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流血的盛宴

第五百二十三章 流血的盛宴

        晚宴开始之前,罗猎和张长弓夫妇一起先行去探望了海连天。和几年前相比,海连天明显衰老了许多,他现在的状况实际上比海明珠所说的还要严重一些,此前海连天得了一场大病,病愈不到半年,这场病给他留下了后遗症,右腿麻木,走路一瘸一拐。

        罗猎将自己带给他的礼物送上,海连天笑道:“你来就来了,还送什么礼物。”

        罗猎道:“我和张大哥和亲兄弟无意,您是他的岳父,也就是我的长辈,您可跟我不要客气。”

        海连天让女儿将礼物手下,他叹了口气道:“老咯,我这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海明珠道:“您可不老,您是老当益壮。”

        海连天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这个女儿就会说胡话。”他指了指张长弓道:“你不回自己的小家去看看。”

        张长弓知道海连天有话想单独和罗猎说,于是和海明珠一起离开了海连天的房间。

        室内只剩下海连天和罗猎两人,海连天打量着罗猎道:“罗猎,既然你和长弓情同兄弟,我也就不把你当成外人了。”

        罗猎笑道:“自然如此。”

        海连天道:“我这次派邵威前往黄浦,目的就是联系蒋绍雄,希望能够带着海龙帮改邪归正,重回正途。”

        罗猎心中暗忖,就算蒋绍雄答应了海连天的条件,收编海龙帮,可未必那就是正途,历史证明蒋绍雄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军阀,海连天的选择未必明智。

        海连天道:“我本来是打算将海龙帮交给长弓的,可是他是个憨厚的性子,勇武有余,变通不足,我女儿明珠又自小就被我惯坏,也没有统领海龙帮的能力,这些帮众跟随我那么多年出生入死,我老了,归西之日已不久远,总得为这些兄弟想点办法,留条后路。”

        罗猎道:“伯父义薄云天。”

        海连天呵呵笑道:“我可算不上什么义薄云天,这世道也不再崇尚什么义气,所以啊,你们的友情才难能可贵。我这辈子做过不少的坏事,也做过一些好事,外面的有些传言多半都是假的,可能是老了吧,我现在总想着在死前多做点好事,我不瞒你,其实海龙帮在许多势力眼中都是一块肥肉。”

        罗猎点了点头。

        海连天道:“有不少军阀找我,连日本人也找过我,他们都给我开出优厚的条件,可是我这人就算再不济,也不能卖国求荣,日本人我是不屑跟他们合作的,那些军阀自称爱国将领,可背地里多半都是一些发国难财的卖国贼,他们的品性还比不上我这个海盗。”海连天的内心充满了愤懑,江湖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个江湖,这世道比起任何时候都要郁闷。

        罗猎道:“既然如此,您老为何会决定与蒋绍雄合作?”

        海连天道:“一来沪浙一带是他的势力范围,二来他不是汉奸。”海连天的理由非常简单。说完,他自己笑了起来:“都是听我说,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次突然来东山岛的原因。”

        罗猎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这次过来的确有件事情想要麻烦您。”他将此行的缘由说了一遍。

        海连天听完之后,不觉皱起了眉头:“蟒蛟岛?我在东海那么久还从未听说有这样一座岛屿。”

        罗猎道:“我也查过能够找到的资料,并没有在任何资料上发现蟒蛟岛,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一幅岛屿形状的手绘图。”他将那幅手绘地图取出,递给了海连天,海连天接过去仔细看了看,眉头舒展开来:“这好像是卵蛋岛,因为岛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所以得名。”

        罗猎笑了起来,卵蛋岛,这名字也忒粗俗了一点,远不及蟒蛟岛来得大气磅礴。

        海连天再次确认道:“应该没错,距离东山岛不远,七十海里的样子,不过那岛上光秃秃的除了石头没有别的东西,鸟不拉屎的地方。”

        罗猎道:“多谢伯父。”

        海连天道:“等明儿一早我让邵威领你们过去。”

        罗猎心中暗忖,无论怎样这件事总算有了眉目,至于能否在这座岛屿上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也只能到了地方再说。

        海连天道:“别想那么多了,既然来了,就好好感受一下东山岛,今晚我准备了好酒,大家不醉无归!”

        晚宴现场热火朝天,海龙帮对罗猎一行的到来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张长弓身为半个主人,也是到处奔走,他海量惊人,满场敬酒,面不改色,依旧谈笑风生。

        谭子明、罗猎和海连天同桌,海连天毕竟年事已高,喝了几杯就感觉疲惫,提前告辞歇息去了,现场交给张长弓和邵威招待。

        罗猎向一旁看了看,陈昊东就坐在邻座,他落落寡合,和周围人格格不入,谭子明专门派了六个人盯住陈昊东,陈昊东虽然也坐在这里,其实和囚徒无异,他在途中也多次寻找逃离的机会,可是在这么多眼皮底下根本没可能逃走。

        张长弓敬酒敬到了陈昊东那一桌,陈昊东道:“我不会喝酒!”

        张长弓道:“怎么?不给我面子?”

        陈昊东慌忙道:“不是这个意思,我病……病还没好……”

        张长弓笑了一声,也没有继续勉强他,和其他人喝了杯酒,来到罗猎身边坐下,张长弓向谭子明道:“真是搞不懂你们督军,为何要把这个累赘给送来。”

        谭子明笑道:“督军也是好意,知道罗猎和他有宿仇,所以才送了一个顺水人情。”

        张长弓道:“督军为何不将好事做到底?”

        谭子明笑了笑没有说话。

        罗猎心知肚明,蒋绍雄并不想亲手除掉陈昊东的原因还是他的女儿,如果能够将蒋云袖顺利救出,那么如果有一天女儿知道陈昊东死在他的手里,必然会生出裂隙,所以蒋绍雄将这个包袱丢给了罗猎。

        其实对罗猎而言也算不上什么难题,在解救蒋云袖的过程中肯定充满风险,就算陈昊东死了,也可以说是他为了营救蒋云袖而死。

        陈昊东望着周围的热闹场面心中越发感觉到寂寥,想起自己的命运更是如坐针毡,他起身准备离去,他身边的两人冷哼一声,马上摁住他的肩膀,逼他重新坐下。

        陈昊东无奈道:“我……我身体不舒服……”

        一人道:“那也不必急于一时,晚宴马上就要结束了。”

        陈昊东身不由己,只能老老实实继续呆着。

        谭子明留意到了这边的状况,让人先陪陈昊东回去,不过悄悄盯住手下,只要离开宴会现场就给陈昊东戴上手铐,回到船上之后,要将这厮送入船舱严加看管起来。

        陈昊东心中充满郁闷,他这次重返黄浦,本以为可以重振盗门,子承父业,可是现实却将他碰得头破血流,从杨超被抓,到蒋云袖被劫,他在原本还占有一定优势的状况下被一步步逼入绝境,将大好局面完全葬送,陈昊东已经心灰意冷,一个人在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的前提下哪还顾得上其他的事情?他现在心中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脱身。

        想归想,可是在目前被严防死守的状况下想要脱身很难,陈昊东被六人押回了舰艇,内心中的郁闷进而变成了一种焦躁的情绪,抬起头看到一轮明月悬挂于海面之上,月光如霜,照耀在海面上如同洒下万千碎银。

        此情此境原本可以让人心旷神怡,然而陈昊东望着那轮圆月却感觉到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

        一名卫兵用力推了他一把,喝道:“快进去!”

        陈昊东反倒停下了脚步,几名卫兵也知道陈昊东如今的处境,谁也不把他当成督军的未来女婿看待,纷纷笑了起来:“够犟啊!”

        “有性格!”

        “真把自个儿当成了姑爷?”几个人笑得越发猖狂。

        陈昊东缓缓转过头去,双目恶狠狠盯住那几名嘲笑他的士兵。

        刚才推他的那名士兵道:“看什么看?赶紧进去!”

        陈昊东双拳紧握,牙关咬得嘎嘎作响,内心一团熊熊火焰燃烧了起来,那名士兵看到他的样子冷笑道:“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他扬起枪托照着陈昊东的后腰捣了一下,陈昊东的愤怒彻底被这一击点燃了,他猛地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将那名士兵扑到在甲板上。

        其余几名士兵看到这突发的状况一个个慌忙冲过去帮忙,拳打脚踢想要将陈昊东从同伴身上脱开,陈昊东喉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突然他张开嘴巴,满口整齐的牙齿在月光下闪烁着白森森的光芒,他竟然一口咬住身下士兵的面部。

        士兵发出一声惨呼,惨叫声吸引来了更多的士兵,众人合力将陈昊东拽了起来,那名被陈昊东压在身下的士兵面部血糊糊一片,好不瘆人。

        陈昊东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肉,他感觉一股空前强大的力量正在自己的身体内部产生,虽然周围士兵在不停的攻击他,可是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的力量在对方的攻击中不断上升,陈昊东双手拧动,只听到喀嚓一声,原本铐住他的手铐竟然被他硬生生拗断。

        周围士兵目瞪口呆,一名士兵扬起枪托重击在陈昊东的枕后,他离得很近,所以第一个意识到形势的危险,所以想要尽快将陈昊东击倒。

        可是陈昊东出手的速度更加惊人,左手将枪托抓住,右手闪电般抓住士兵的咽喉,原本白皙修长的手指如今变成了青灰色,指甲短时间内增长不少,犹如尖刀,他轻易就抓破了那士兵的咽喉,右手向外一带,将对方的喉头软骨整个抓了出来。

        那士兵的咽喉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血洞,原本围拢在陈昊东周围的士兵看到眼前一幕,都被吓傻了,他们慌忙向后退去,端起步枪拉开保险准备射击,陈昊东的身体如同鬼魅般向前穿行,灵活躲避着子弹。

        与此同时,最早被他咬住面门的那名士兵也从地上爬起,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突然抱住他的一名同伴,嘴巴极其夸张地张大,一口咬住那同伴的颈部。

        舰艇之上阵阵惨呼传出,枪声接连响起。

        罗猎听到了枪声,他放下酒杯道:“有枪声!”

        谭子明侧耳听了听道:“不错,好像是从码头方向传来的。”

        邵威笑道:“很正常,在这里,他我们喝多之后通常会举枪向天空射击,以此来宣泄。”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

        罗猎却道:“我还是回去看看。”

        谭子明道:“你留下来继续喝,还是我去。”

        麻雀打了个哈欠道:“我也困了,反正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罗猎点了点头道:“是啊,也该回去休息了。”

        此时外面枪声已经停歇了,邵威道:“好像停下来了。”

        张长弓道:“成,今儿就喝到这里,毕竟明天一早还要出发。”他既然这么说,邵威也就不再继续勉强,按照他们的意思本想送罗猎回去,可罗猎在宴会厅门外说什么都不让几人再送。

        一群人向码头走去,谭子明道:“海龙帮方面还真是热情。”

        罗猎笑道:“江湖中人大都是热血性子,其实如果不是世道艰难,谁会选择做海盗?”

        谭子明点了点头,他向罗猎道:“我和海帮主谈过,合作之事我会尽量促成。”

        罗猎道:“有劳谭大哥了。”

        谭子明道:“朋友之间又何必如此客气。”

        麻雀道:“明天几点出发?”

        谭子明对此早有打算:“明天八点咱们出发,如果一切顺利,正午时分就能够抵达蟒蛟岛。”

        罗猎道:“按照这艘船的行进速度,估计会大大提前。”

        谭子明道:“希望那卵蛋岛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麻雀红着脸道:“蟒蛟岛多好听,这名字不知谁给起的,实在是太粗鄙了一些。”

        罗猎和谭子明对望了一眼,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麻雀红着脸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

        罗猎和谭子明仍在笑。

        麻雀道:“小心乐极生悲……”她的话音未落,只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从码头传来,这声爆炸让整个东山岛为之一震,如同天崩地裂,岛上众人纷纷向爆炸发生的方向望去,只见码头上升腾起一团冲天的红色烟雾。

        谭子明看到眼前情景,内心瞬间坠入谷底,他第一时间就判断出发生爆炸的地方应该就是他们舰船停靠的地方,要知道这是他们执行任务的唯一舰船,如果舰船被毁就意味着他们的任务刚刚开始就已经失败。

        谭子明顾不上多想,大步向码头奔去,罗猎和麻雀也跟在他的身后。

        码头上已经乱成一团,借着熊熊火光,看到那炮艇已经淹没在火海中,有人不断从炮艇上跳下,一个个火人慌不择路直接就跳入大海中,岸上的人向码头靠近,他们解开小舢板,划着舢板尽量靠近炮艇,准备去救人,可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人意想不到。

        刚刚从海水中救起的伤者,发狂般扑向施救者,张开嘴巴撕咬着对方,码头上惨呼声不断,一个接着一个宛如行尸走肉般的幸存者从海中爬到了岸上。

        谭子明从他们身上的军服看出这些人多半都是自己的手下,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惨状,一名爬上码头浑身鲜血淋漓的士兵看到了他,稍稍愣了一下,然后甩开两条腿向谭子明飞奔而来。

        谭子明大声道:“陈臺!”此人正是他的一位亲信。

        对方并没有因为他的呼喊而清醒,就在此时一旁响起了枪声,却是罗猎举枪一枪将对方的头颅射穿,鲜血和脑浆四处飞溅,那被轰烂脑袋的家伙扑倒在了地上,双手仍然在用力支撑着地面,想要从地上爬起。

        谭子明看到眼前让人惊恐的一幕,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罗猎冷静道:“瞄准他们的头部开枪!丧尸病毒,这些士兵中了丧尸病毒,记住,千万不要被他们咬住或抓伤,一旦被这些感染者伤及,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疯狂且失去理智,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在目前来说……”

        罗猎举枪又射穿了一名丧尸的头颅,然后用沉重的语气说出接下来的话:“无药可救!”他想起了林格妮,只有林格妮的血清才能够克制住丧尸病毒,不过林格妮在当今的时代尚未出世。

        眼前这些感染的丧尸很可能是和他在甘边宁夏所遇的相同。

        谭子明此时回过神来,他瞄准其中一名丧尸的头部开枪,这些丧尸都是昔日他忠诚的手下,谭子明开枪之时内心中格外煎熬,可很快他的理智就战胜了感情,如果不能做到当机立断,那么现场局面将变得不可收拾。

        麻雀双手举枪站在罗猎身边连续射击,为他清除左侧奔来的丧尸。

        让罗猎感到恐惧的是,那些被射穿头部的丧尸并未如他们所愿般彻底死亡,在倒地后不久,竟然又从地上爬了起来,罗猎能够断定,他们和在甘边所遇的丧尸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码头上丧尸越来越多,这是一场此消彼长的战斗,他们的子弹虽然无法给这些丧尸造成根本性的伤害,而这些丧尸惊人的速度和攻击力让他们不断将谭子明阵营的正常士兵击倒咬伤,而这些受伤的士兵很快就感染了丧尸病毒成为丧尸军团中的一员。

        罗猎和麻雀对望了一眼,他们周围并肩战斗的同伴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他们就会陷入丧尸的团团包围之中。罗猎和麻雀虽然都拥有地玄晶武器,可是在敌众我寡的状况下,他们无法保证一定能够冲出重围,其中的关键还在于罗猎现在并未恢复巅峰状态。

        密集的枪声响起,却是海龙帮总部听到这边的爆炸声集合赶来,为首一人就是张长弓,张长弓和罗猎一样经历过天庙之战,多次和丧尸正面对决,他大吼道:“撤退,大家撤回去!”

        援军的加入让他们的火力暂时压制住了丧尸群的逼近,丧尸在密集的火力网下纷纷倒了下去,不过他们倒地之后又很快爬了起来,带着一身的污血,一身的残肢碎肉继续顽强前进。

        参予战斗的人多半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罗猎大声道:“尽快撤回去!”在码头广阔而没有遮拦的地形下展开战斗,他们没有任何的屏障可以守,这些丧尸会顶着枪林弹雨冲过来,这会儿功夫又有十多人被扑倒。

        张长弓和罗猎负责断后,费劲辛苦,众人方才退到了东山岛的内寨,内寨,是东山岛的核心,周围用圆木筑起围墙,高达两丈,每隔二十米还有一座高塔负责瞭望。

        罗猎和张长弓最后冲进大门,众人在关门之时,听到后方惨呼道:“谭大哥……等等我……”

        谭子明举目望去,却见后方一人浑身浴血正在亡命向大门处逃来,那人是他的好友彭山响,彭山响身上多处受伤,一瘸一拐地奔跑着,在他身后则有近百名丧尸穷追不舍。

        谭子明和彭山响近二十年的交情,看到老友如此目呲欲裂,他想要冲出去相迎,却被张长弓一把抓住,大吼道:“你不要命了?”

        谭子明道:“我的朋友,我的部下,他们全都在外面……”说到这里,他喉头哽咽再也说不下去,坚强如他也不禁流下两行热泪。

        邵威指挥手下关门,抢在丧尸进入内寨之前将大门关闭。

        众人爬上高塔,却见彭山响也已经逃到了大门前,他双手大力拍击着大门,哀嚎道:“放我进去!放我进去……”在他的周围百余名丧尸已经将他团团包围。

        彭山响转过身,望着身后的丧尸,他咬牙切齿地笑道:“王八蛋,你们这帮王八蛋!给我一枪!”他的声音在夜风中回荡。

        彭山响大吼道:“谭子明,给我一枪!”

        谭子明颤抖的手举起了枪,罗猎抓住他的手腕,从他手中拿起那把枪,瞄准彭山响的头颅,谭子明痛苦地闭上了双目,他知道罗猎是好意,罗猎是不想自己的后半生都活在亲手杀死挚友的内疚中。

        枪声响起,两行热泪从谭子明的脸上无可抑制的流下。

        罗猎的这一枪却并未打中彭山响,子弹射中了一名扑向彭山响的丧尸,那丧尸的头颅被射出一个血洞,不过丧尸只是身躯摇晃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彭山响扑去。

        罗猎的第二枪射中了他的胸口,丧尸一个踉跄,仍然顽强地想要攻击。

        彭山响扬起砍刀猛然将眼前丧尸劈成了两半,大吼道:“王八犊子,去死吧!”他周身染血仍然屹立不倒。

        谭子明听到彭山响的声音方知他仍未死,睁开双目向下望去,彭山响大声道:“老谭,我没有怪你!咱俩换个位置,我也会像你一样!”他扬起大砍刀向丧尸群冲了过去。

        罗猎和张长弓同时举枪射击为彭山响做出掩护。

        彭山响冲了几步,高大的身躯湮没在丧尸群中,丧尸宛如潮水般将他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