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天路客栈在线阅读 - 第一八七章 不打算干了?

第一八七章 不打算干了?

        屋里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那个中年男子脸色难看喝问道:“你这是要干嘛?威吓我们吗?”

        老刘“嗤”的冷笑了一声,斜睨着这个中年男子,“这里好像是我的地方吧?我在这里砸桌子管你屁事?”

        这话一出口,包括最老实的张招娣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至于格桑拉珍和王玉这一对性格最火爆的女汉子,差点就吹起流氓哨来。

        刚才老板拍桌子,这帮人就知道好戏要来了。

        和刘墨昂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们还能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个啥脾气的?

        别看老板平时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型,可一旦认真起来那可是莽的很。最关键的是老板从来不乱莽,但一旦莽起来,那必然是老板找到了反击的办法。

        果然,刘墨昂这一句话喷过去之后,直接就把那个中年男子给喷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是啊,他们再是联合执法队来检查,可这里是人家的地方,别说拍桌子了,人家就算是把这个店砸了,他们也管不着。

        他们又不是公安局……

        “你、你……你这是目无法纪!”朱科长指着老刘要发飙。

        “谁目无法纪了?啊?我怎么就目无法纪了?啊?还有,你们是干嘛的啊?穿了这么一身皮就想过来冒充国家执法人员啊?特么的屎壳郎站在马路中间还想充当美国小吉普呢,你们咋不也站在草场上充当牦牛?”

        “你、你怎么侮辱人啊?”那中年男子有点傻眼。

        “我侮辱你们了吗?”老刘不屑的瞥了这家伙一眼,“你说你们是联合执法队的执法人员你们就是啊?你们是怎么执法的?执法程序懂不懂?不懂的话要不要我给你们市场监督管理局还有物价局的纪检委打个电话帮你们问问?要是还不行的话,我直接给日光城纪检委打电话行不行?特么的你们连个证件都不让我看,就想进我的后厨,就想拿我的账本,你们特么的以为自己是谁啊?”

        “我……这……你不认识我们穿的衣服吗?”那中年男子结巴了两声,竟然迸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这话一出口,那位朱科长捂着脸扭头了,大狗他们立刻发出了一声哄笑。

        “看见我这身衣服了吗?美利坚的那位特不普靠谱也穿这样的衣服,我说我是特不靠谱你们信不?”

        顿了顿,老刘指着挂在屋角的监控探头说道:“别说我对你们没礼貌,看到没有,你们进来之后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全都被录下来了。你们是不是执法的我不管,但要想在我的客栈中执法,你们就应该按照程序来。人家民警同志在路上查酒驾还会敬个礼出示证件呢,你们是怎么做的?连个证件都不出示就想执法,我的人没有把你们揍出去就算你们幸运。我告诉你们,就凭你们这种错误的执法程序,等今天这事结束之后,我说什么也要投诉你们去。县里不受理我就去日光城,日光城不受理我就去区里!我就不相信了,首长们一再强调要依法执法,要文明执法,你们竟然还敢这么做?    你们这脑袋可真够铁的啊。别说了?    现在请出去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们有证件!”

        “有证件也不行?    鉴于之前你们的所作所为?    我现在怀疑你们的证件都是伪造的。如果你们想证明你们是真正的执法人员,请把你们的领导叫来吧!现在?    请你们出去!”

        眼看着这八个执法人员不动,老刘扭头对格桑拉珍说道:“你们几个把他们请出去吧?    记住?    别动手啊!”

        格桑拉珍还有王玉相互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下一刻,只见十个女服务员齐刷刷的向前走去。她们真的没动手,但却把胸脯挺得老高……

        这下子不仅那些执法人员傻眼了?    就连老刘也傻眼了。

        卧槽?    哥们真的是没有让你们用这种方法清人啊……

        emmmm……貌似这种方法很有效呢……

        十个女服务员中有七个是身穿藏族传统服饰的女性,而这八个执法人员之中除了那个朱科长是一名女性之外,其他七个都是大糙老爷们。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敢碰这十个女服务员一指头?

        只要敢碰,那就是耍硫氓!

        几乎没费什么力气?    八个执法人员就被十个女服务员给堵了出去,站在门口外干瞪眼。

        大狗皱着眉头问刘墨昂:“昂哥?    这么做不会有什么事吧?尽管他们没有按照程序来检查执法,可人家毕竟是真正的管理人员啊。咱们就这么把人家赶出去?    今天没事了,明天呢?后天呢?以后呢?”

        其他几个人脸上也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虽说对方不讲规矩?    可人家毕竟是正儿八经的执法人员。最关键的是?    天路客栈可是在人家的管辖范围内?    今天或许拿你没办法,可你就这么直接掀桌子,以后人家要是不给你小鞋穿那才叫怪。

        老刘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今天这事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估计这是有人想搞事。”

        大狗想起了前几天来找茬的那几个路边饭店的老板,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说今天这事和前几天来找茬的那几个饭店老板有关?叫什么来着?”

        关上门走回来的德协麦朵说道:“叫王老大,是乡驻地北边一家蓉城饭店的老板。还有那个叫冯彪子的,也在乡驻地北边开了一家巴蜀饭店,他们两家饭店靠着。,”

        “你怎么知道?”老刘问道。

        德协麦朵是这些服务员中岁数最大的,已经是两个娃儿的妈了,平时她和她的表妹在后面客房那边服务,今天这不是吃早饭吗,正好赶上这事。

        “王叔叔和这两个家伙认识,我们乡里也有些好赌的人经常去他们的饭店吃饭。不过这俩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因为职责的关系,王叔叔也不愿意和他俩来往。他俩在那边开饭店已经六七年的时间了,我当然认识他们。以前乡驻地那边有四家饭店,不过另外两家饭店早就关门了。王叔叔说就是那个王老大和冯彪子使得坏招给弄的。”

        老刘点了点头。德协麦朵的父亲和王朝阳的关系相当好,她和她的表妹多吉本玛来客栈当服务员还是王朝阳给联系的。

        今天这事儿到处都透露着不对劲,虽说109国道边上的这些路边饭店客栈都归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可平时人家根本就不会下来检查的。更别说这次还联合了物价局的稽查人员一块联合执法,一来就冲着账本和后厨去,这其中要是没有猫腻才怪。

        想了想,老刘掏出手机正要给王朝阳打电话,刚睡醒的楚倩下了楼。

        看到大堂这幅状况,楚倩也吓了一跳,连忙询问发生了什么。

        刘墨昂没有管她,给王朝阳拨打了电话,那边王玉拉着楚倩给她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

        电话很快接通,老刘快速的把这边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出乎意料的是,王朝阳那边给出的答案不算乐观。

        “小昂啊,你今天这么做可是有些过分了。不管他们的执法程序对不对,你都不应该把他们赶出去的。而且这件事你也没有证据说人家是受到王老大还有冯彪子的蛊惑去查你们的。人家毕竟是国家机关,岂是两个小小的个体饭店老板能够蛊惑的了的?或许他们之中的领导可能和王老大或者是冯彪子私人关系不错,然后借着这个机会查你们一下,但你这么做真的是有些过头了。”

        “王叔,现在说那些都晚了,人已经赶出去了,您说我该怎么办?”

        王朝阳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这种事你最好找一下相关领导说一下,毕竟你也算是咱们中宁乡的投资商了。在投资商没有犯法的情况下,保护投资商的利益以及建立公平的投资环境,这是领导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王朝阳这么一说,老刘的脑海中立刻蹦出了一个人,“王叔,您说我要是找一找赵乡长怎么样?”

        “嘿嘿,赵乡长要是能给你出面的话,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挂了电话,老刘略一沉吟,并没有拨打中宁乡乡长赵岳的电话,而是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碓灵村得村高官兼村长的洛桑多吉那里。

        “哎呀,刘老板啊,怎么这么早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那边洛桑多吉很热情。

        “洛桑书记啊,我今天可是遇到难事了。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恐怕我以后就没办法再从您这边投资做生意了,就算是我的天路客栈,恐怕也开不下去了……”

        “啊?怎么回事?”洛桑多吉犹如被迎头浇了一盆冰水。

        这还了得?这小刘老板可是村子里不折不扣的财神爷呢。前段时间人家和俄八措搞的那个住宿观星旅游,效益很不错呢,整整二十套星空屋几乎每天都是爆满。光是这个,一天就能给俄八措村带来好几千块钱的纯收益!

        俄八措归他这个碓灵村的村长管,俄八措的村民致富,那也是他洛桑多吉的政绩!

        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小刘老板不打算干了,这不是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