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六迹之大荒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名号(上)

第二十九章 名号(上)

        第二十九章  名号(上)

        虽然这时候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虽然大太阳当空照让人都不想在外头走路,但在这条热闹的南后街上,还是有不少人的。

        而且除了过往的行人外,在两侧连排为数众多的各种商铺中,也有不少人躲在里面,一边躲避烈日,一边购买东西。所以当大街上突然闹出了这么大一个风波后,只过了一小会工夫,就呼啦啦突然钻出了一大堆人,远远的围了一个大圈看起了热闹。

        人群中怒骂声、哀求声、呻吟声还是在此起彼伏,而且隔了老远都能听到那种痛打的声音,显然那边的人下的是重手,是真的发狠要痛揍一顿甚至打死的样子。

        殷河皱了皱眉,叫了赤熊一声,就往那边跑去。

        街管最重要的一项职责就是在这些街道上维持安全秩序,这若是大白天如此多人围观的情况下,当街出了人命什么的,这条街上的街管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连顶头上司朱九石也很可能会吃挂落。

        转眼间就跑到近处,但这时围观的人已经围成了圈,一时间竟是挤不进去。殷河后退了一步,也不犹豫,直接就把赤熊叫了过来,然后往人群里面一指,喝道:“冲进去!”

        赤熊一声怒吼,就往前头冲去,他那魁梧身板本就如同巨人一般,本身又是荒人,力量远胜常人,所以速度刚一起来,顿时就将挡在前面的围观人群撞得东倒西歪,一时间,惊呼、大叫声不绝于耳,人人变色。

        有人回头刚要喝骂的时候,却看到赤熊那张凶神恶煞般的脸,顿时连声音都咽了回去。

        不消一会工夫,殷河面前便出现了一条通道,从外头直接通往里面。

        殷河轻轻松松地跟在赤熊背后穿过了人群,便看到了那边路上果然有三个年轻人正在殴打一个中年男子,拳打脚踢,下手重狠,同时口中还在骂骂咧咧嚷个不停。

        至于被打的那个人,看起来是刚才那间商铺的老板,现在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毫无还手之力地趴在地上,甚至连口中的求饶哀告声都已经渐渐低落下去了。

        殷河一看就知道那中年男子只怕快不行了,再没人阻止的话,看那三个人的手段只怕真要出人命,连忙冲了过去,同时口中大喊一声道:“住手!”

        他这一声呼喊声音极大,响彻街头,倒是把那三个年轻人吓了一跳,手上停了一下,纷纷回头看来。

        而殷河趁着这个机会,赶忙跑上去将那已经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拖了出来,离那三人远一些。

        在这中间,那三人还不愿罢手,叱骂了一句,又要围上来继续动手,但这个时候,赤熊猛地踏上一步,拦在殷河身前,瞪着那三个人,虽未说话,喉咙里却发出了如野兽一般的低吼声,让人有些心寒。

        那三个年轻人脚步一滞,似乎对赤熊这个巨人般的荒人一时间也有些畏惧。

        随后,看起来站在中间为首的那个年轻人对殷河打量了一下,喝道:“想多管闲事,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殷河放下那伤者,随即皱了皱眉,只不过才这么几下拖拉,他身上就沾染了不少血渍,也幸好身上穿的是黑衣卫服,看起来还不算特别显眼。

        听到了那年轻人的喝骂声,殷河走了过来,站在赤熊的身边打量了一下那三个人,同时眼角余光也扫过了那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突然间他目光一凝,似乎看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见殷河走过来没有开口回答,同时神色间有些僵硬似乎还是有些畏惧害怕的样子,那三个年轻人对视一眼,脸上都是顿时露出了果然如此一般的表情,倨傲之色再度出现。其中一人趾高气扬地往前走了一步,指着殷河道:“你们两个区区街管,有眼无珠,也不看看我们是谁?明白了告诉你们,这是圣城长老季家的事,识相的,就给老子滚!”

        这番话才说出口,周围围观的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人人脸上露出惊讶敬畏之色,甚至就连围观的圈子都一下子向后退了数尺。

        圣城长老指的当然就是人族中权势最大的长老会,一共也只有三人,而他们又说的季家,那不用多想了,自然就是如今正是如日中天权势煊赫之极的季氏一族了。

        这可是当今第一等的豪门大族,权势之大,无可匹敌,除了其他两位长老家族外,几乎人人都要仰视的存在。这样豪门的事,谁敢多管?

        这种豪门的权势,谁能不怕?

        殷河站在原地,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皱起了眉头。

        至于赤熊,他一向头脑简单,不会去多想那么多事,反正公子爷就在身边,一切都听他的就好了。

        见殷河与赤熊都没回口,也没抗争,那边三人彼此看了一下,其中有两个人面有怒色,但那个为首的年轻人似乎还是见识多了一点,拦住了其他两个想要动手的同伴,对着殷河冷冷地道:“虽然你只是一个街管,但身上穿的还是玄武卫的衣服。不怕跟你说一句,你们那位老卫长黑龟,与我们季氏家主交情还是不错的,所以我们今日就当是给那位黑龟一个面子,你趁早躲开,我们就当没看到你。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殷河目光闪动,似乎正在想着什么,片刻后,他忽然又抬眼往那辆马车上看了一眼,似乎在那辆马车上有什么令他困惑的事,一直没搞明白。

        在犹豫了片刻后,他摇了摇头,却还是没有走开或退缩的意思,而是指了一下那个被打的中年男子,对那三个打人的年轻人道:“你们是什么纠纷,为何要把人打成这样?”

        他这句话问了出来,周围的人群顿时又是一阵哗然,惊诧之声此起彼伏。

        要知道,殷河这个态度,几乎等于是明说自己不给季氏面子了,这件事他就要管了。

        那三个年轻男子勃然大怒,纷纷变色,他们本就是骄横惯了的,平日里又从来看不起这种只能在街头处理鸡毛蒜皮小事的街管,哪里受得了这个,一声怒喝,便冲上前来挥舞拳头要对殷河大打出手。

        看他们几个愤怒的样子,此刻对素昧平生的殷河却好像有了刻骨仇恨,大抵是被觉得被顶撞了面子下不来台,就干脆把这人打死算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硕大的拳头突然从旁边飞了过来,然后毫无花俏地重重打在了冲在最前头那个年轻男子的脸上。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似乎中间还伴随着几声骨裂的声音,在周围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那个年轻人原本气势汹汹冲来的身子陡然间倒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直接撞到了那辆马车车厢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然后骨碌碌又滚到了地上,趴在那里半晌都没动静了。

        周围一片寂静,人人目瞪口呆,然后纷纷转头看去,只见站在殷河身边的那个高大魁梧的荒人,慢慢地收回了自己的拳头,然后对殷河憨憨地笑了一下。

        殷河对他点点头,道:“打得不错。”顿了一下后,又道:“把这两个家伙也收拾了。”

        刚刚被之前那可怕的一幕吓到的另外两个年轻人,此刻脸上的骄横早已被惊愕和害怕所取代,当他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脸都白了,一起向后退去,同时口中大声喊道:“你、你不要乱来,我告诉你,我是季家的人!你敢动我,就是公然挑衅季氏一族,小心有灭门之祸……”

        “住口!”殷河忽然大喝一声,打断了那年轻人的话,然后阴沉着脸走了过去,站在了那年轻人的面前,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的双眼。

        那年轻男子气势被殷河震住,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道:“你、你想干什么?”

        “废物!”突然间,殷河好像低声骂了一句。《爱你一生》她曾爱他上瘾,如愿嫁进豪门的她却心如死灰,逃离去了美国。  “陪我一夜,我就答应离婚。”三年后再见面时,他却提出了屈辱的卖身要求……  当真相渐渐露出水面,幡然醒悟的他这才发现原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jingpinshu  (精品书)  搜拼音汉字都可以,关注后回复3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