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六迹之大荒祭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乱起(上)

第四十九章 乱起(上)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尽管能够成为荒盗的荒人几乎都是凶猛野蛮个人实力彪悍的,尽管大荒原上的荒盗几乎从未组成过如此人数众多的一次突袭,然而在成建制的人族四象军面前,在装备精良且战力同样强大的人族战士面前,在不但被偷袭而且敌军人数还远多于自己的情况下,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输,那么荒盗的败局就已经早早注定了。

        甚至可以说,这其实不是一场战争或是战斗,这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人族在大荒原上压倒了人数更多的荒族,占据了统治地位,靠的可不是那些钱财宝物,而是铁血的刀兵。

        青天白日之下,这场战斗开始没多久后就差不多结束了,荒盗们的抵抗在人族强大的骑兵冲击下,以及他们背后那些人族步兵的缠斗中,迅速地就崩溃了,剩下的就是一面倒的屠杀,以及去捕捉四散而逃的荒盗。

        人族的士兵们在战斗中拥有着铁血般的意志和冷酷的心肠,他们大都是见过血的精锐,所以下手起来毫不手软,很快的,这片草原就被鲜血所染红。

        在一片凄厉悲惨的嘶喊声求饶声吼叫声中,人族阵营的后方,季候和归未迟还有其他几个将领勒马在原地,看着远处的那一场屠杀。

        而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大概是因为报信有功,殷河得到了这几位大佬的信任,也跟亲兵一样站在他们的附近。

        除此之外,距离这些人更后面一点,被许多重甲精兵包围的地方,则是站着一排身穿白袍服饰、奢华耀眼的荒人。不用说,这些人就是之前从那些豪华马车中消失的白马部落的首领们。

        此刻,这些过惯了舒服日子,奢侈豪富更胜人族贵族的荒人首领们,一个个看起来面上带了惊恐之色,同时也有愤恨恼怒,似乎既对人族强大无比的军力感到畏惧,但是更气愤更憎恨的,却似乎反而是他们的同族人。

        毕竟,人族这里只是令人惊惧,并没有伤害他们,还跟他们做生意,给了他们诸多钱财;反而是那些同为荒人的荒盗,不但觊觎他们的财富,还要他们的命,是想要抢走他们的一切!

        “杀!杀!杀!”

        “都杀死,这群卑贱的畜生!”

        “对,全部杀光,全部杀光,一个人都不能留!”

        ……

        类似的诅咒和带着恨意的话语在白马部落的人群中此起彼伏,大家站在安全无碍的地方,尽情地抒发着自己的愤怒和后怕,以及对这些肮脏卑贱的泥腿子竟然敢窥视自己富裕舒适生活的鄙视与厌憎。

        与此同时,这些白马部落的首领们并没有放低自己的声音,他们的话语声轻而易举地飘到了前方,落在了季候等将领的耳中。

        大家都没有回头,只是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点笑容,有的只是好笑,有的带点不可思议,有的有些无奈,有的还有鄙视。只是那些首领们故意如此说话,或许也有几分摆明心意的意思吧。

        殷河也听到了这些话语,与前面那些大人们不同,他回头看了一眼,便看到了那些荒人首领们脸上真真切切的恨意,那种切齿痛恨的怒火,大抵是装不出来的。

        所以,什么才是一个人心中最憎恨最厌恶的东西呢?

        那真的是很难说。

        ※※※

        战场上所有的战斗结束是在大约一个时辰后了,当士兵们离开战场,露出的是一片狼藉和血腥的场面。大部分的荒盗都被当场斩杀了,死无全尸的比比皆是,鲜血汇聚成一道道小河,在原本青绿的草园上肆无忌惮地流淌着。

        还活着的荒盗只有不到二百人,其中有一部分是身份比较重要的荒盗头领,剩下的除了四散逃命时被抓回来的,就是被吓破了胆,跪地求饶投降的。

        是的,就算野蛮凶狠,似乎全身都充满了热血,在荒族人中一向自视为继承了最多先祖荣耀的荒盗,同样也有人怕死。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审讯。

        人族强大无比的军队在季候、归未迟等将领的带领下,直接开拔进入了白马部落的地盘,紧挨着白马部落营地驻扎下来。

        兵锋剑甲,如山雨欲来一般,沉重地压在白马部落所有荒人的心上。

        整个白马部落几乎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那些荒盗的俘虏很快被提上来审讯拷问,在种种毫不容情的酷烈刑罚下,关于这次事情的真相被一点一点地扒开,展露在大家的面前。

        事情其实也不算特别复杂,果然是有内鬼奸细通风报信,至于内鬼是谁,人族士兵们直接冲进了白马部落的营地帐篷,从里面揪出了五六个人,其中有一个居然还是白马部落首领们中的一员,而且地位很高,大概是在排位第三左右的大头目。

        白马部落的首领和副首领又惊又怒,气得差点吐血,在人族军营中指着这个内鬼破口大骂,同时质问他为何这么干,得到的答案就是这么多钱财宝物都被你们两个老鬼享受了,我才分了一点点,心不甘情不愿,我也要做老大,我也要更多更好的钱财。

        说完这些话以后,这位排行老三的荒人内鬼首领转头就对另一边的季候、归未迟等人族将领跪下了,然后痛哭流涕,痛陈心意,说我比这两个没用的老头更有用,从头到尾,我也不敢伤及任何人族和诸位大人的利益。只要诸位大人肯扶我上位,我保证死心塌地跟着人族混,大人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就算是最重要的战马,我也可以做主直接降价一半卖给圣城!

        只要杀了这两个老头,让我做白马部落之主!

        这一番话说出来,满座皆惊,寂静无声,人族这边皆是面面相觑;而白马部落那里的人暴跳如雷,同时心中震恐,早已多年不执刀兵享受生活的两位大首领,竟是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拔出利刃,吼叫着冲向那人挥刀砍下,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了一个有些冷峻的声音,来自季候:“拦下了!”

        “当当当……”

        几声清脆声音,数个人族兵士挡在了那个面无人色的内鬼之前,拦住了那两个看起来怒不可遏的白马部落首领,与此同时,在一旁的其他白马部落荒人同时站了起来。

        气氛瞬间像是要凝固一样,僵冷无比。

        大首领是个身躯肥胖的老头,看起来此刻面色惨白、气急败坏,隔着那些兵士对季候那边喊道:“季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候缓缓站起,随即在他身后的一大群人族将领甲兵哗啦啦响的同时站了起来,一股摄人心魄的锐利气势,似乎瞬间笼罩过来,让几个白马部落的首领身子颤抖了一下,连着向后退了几步。

        季候走上前来,看了一眼面色有些灰败的大首领,那大首领似乎心中畏惧,转开视线竟是不敢与他对视。

        季候淡淡一笑,眼中有一抹嘲讽之意,随即说道:“这事没有这么简单,此人也还需仔细审问,不能这么早就杀死。”说罢,他回头道:“押下去,稍后带回圣城,再仔细审讯。”

        几个士兵走上来拖住那内鬼就走,那人却是长松了一口气,似乎为自己暂时保住了性命而高兴,同时在离开这里的时候,兀自恶狠狠地瞪了剩下的那些白马部落首领一眼,那眼中恨意真是无穷无尽,相比之下,反而对人族,他似乎并无太大恶意。

        剩下的白马部落的荒人们如坐针毡,看起来坐立不安,过了片刻后,眼看季候等人就准备离开这里了,白马部落的大首领忽然跑了过来,大声道:“季长老,季长老,我有话想跟你说。”

        季候停下脚步,面色平静,不显喜怒,道:“请说。”

        大首领一咬牙,好像是刚刚从自己身上挖了一大块肉般痛苦不堪,忽地伏地喊道:“我等也对圣城中心耿耿,绝无背叛之意,为表忠诚之心,我们愿意将卖给圣城的马匹价格,减价一半!”

        人族众将都笑了起来,季候也是露出一丝微笑,俯身将这老荒人扶了起来,面上露出亲切笑容,手抚其肩,温和笑道:“大首领忠心慷慨,实在令我等敬佩,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以后谁敢反对阁下,那便是与季氏和我们圣城人族为敌,我绝不容他!”

        大首领连连点头,泪眼婆娑,老泪纵横,看起来是吓得狠了。

        季候又亲切安慰了他一阵,这才将白马部落的其他人劝走,带那些人离开这里,帐篷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狂笑声,众人摇头嗤笑,笑容畅快。

        哪怕是久经人世的季候与归未迟,此刻也是相对莞尔。

        而在旁边的角落里,目睹了这一切的殷河也是感慨地摇了摇头,又像是若有所思,沉默不语。而在人群中的季候则是漫不经心向他这边扫过了一眼,将他的神情看在眼中。

        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喝醉了酒,醒来一看,自己身边睡着漂亮的她……更多精彩内容阅读《绝色女领导》关注微信公众号:jingpinshu  (精品书)  搜拼音汉字都可以,关注后回复2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