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六迹之大荒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变故(下)

第五十二章 变故(下)

        两边见礼后,文云便笑着问殷河来此有何贵干,季红莲怕殷河尴尬,便抢着说是我请他来的,我爹说了要见他。文云闻言颔首点头,笑着道这倒是真的,我也曾听长老说过此事,要不然干脆我带你上去吧,长老他现在正好在高楼书房中。

        殷河答应下来,对这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子,他从来都不敢小看也不愿得罪,不过在临走的时候,季红莲却是过来将他拉到一旁,然后小声地对他说道:“殷河啊,如果待会我爹想帮你,或者启用你的话,你别耍性子,一定要答应下来啊。我以后可能没什么太多机会过来见你了,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了。”

        殷河怔了一下,道:“你这是怎么了?是要出远门,还是要去哪儿吗?”

        季红莲摇摇头,道:“这倒不是,你知道我师父是大祭司吧,最近神教中事情突然多了起来,师父他老人家身体又不是特别好,所以以后可能会有很多事逐渐交接到我手上,比如祭祀天神、主持仪式这些比较重大的事情,我都需要很多时间去准备完成,所以以后大概会很忙吧。”

        殷河肃然起敬,道:“这都是大事啊,而且按你这般说法,也许大祭司很可能是想将神教衣钵传给你的,将来你就是下一任大祭司了吗?”

        “喂,别乱说!”季红莲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有更多分辩什么,只是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心里对做大祭司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向往吧,不过师父他老人家对我师恩深重,我爹呢,他也对我寄望甚深。而且听他们说,天神在我小的时候也有过征兆,觉得我有资格去侍奉神明,所以才会看上我的吧。”

        殷河本来是十分替季红莲高兴的,要知道,大祭司一职在圣城中崇高无比,象征着距离神明最近的人,是整座圣城的精神领袖。甚至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大祭司比权势滔天的长老会都更强大一些。

        不过在看到季红莲的态度之后,殷河很快就想到了另一方面的事,顿时也有些说不出话来。

        侍奉神明自然是需要全心全意,要做大祭司,便要终生禁欲,更不用说嫁娶之类的事了,这一生就要全部奉献给神明,而且如果没有重大事情发生的话,大祭司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走出大金字塔上方的神庙。

        换句话说,那也许会是一个外表光鲜无比,地位崇高为万民敬仰崇拜的终生囚徒。

        想到这里,殷河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眼前的季红莲甚至还不到二十岁,正是如鲜花怒放般的青春岁月,如此美丽的少女,难道就要进入那冰冷的大殿终生在青灯古佛前枯坐,就这样度过一生?

        殷河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去劝慰她。在所有圣城子民的心中,大祭司是无上光荣的一个职位,但是对于一个花季少女来说,却又带着另一番严酷气息。

        到了最后,他也只能涩声道:“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或许可以问问你爹,说不定他……”

        季红莲道:“他是很想让我去的。他说我天分极高,又有神灵眷顾,不去太可惜了。”

        殷河默然无语。

        季红莲凝视着他,半晌后轻声问道:“殷河,我问你,你想不想我去呢?”

        “我?”殷河欲言又止,脸色复杂,似乎有什么话刚刚差点脱口而出,但最后还是苦笑道,“大祭司是何等崇高地位,像我这样的人甚至都没有机会去拜见。你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不知道,嗯,不过,我觉得,呃,也许不应该放弃吧。”

        季红莲微微低头,眼神中似有一丝黯然掠过,不过很快地,她又重新露出笑容,对他点了点头,微笑道:“好的,我知道啦。不过我师父道行高深,一定会长命百岁,所以这件事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哈哈。行了,你先去见我爹吧。”

        “嗯,好的。”殷河答应一声,对她点点头,走回到文云身边,两人便向高楼书房那边走去了。

        一路上,文云并没有说话,只是似乎不经意地看了身后仍然站在原地没有走开的少女身影一眼,又瞄了一眼走在身边的殷河,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但终究也还是没说什么。

        他抬起头,那座高楼巍巍耸立,一个人影站在窗口,他的千秋功业面前,什么都不能挡路。

        ※※※

        敲门声砰砰作响,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文云推门而入,带着殷河走了进去。

        名震圣城的季候长老最近看过去身上气势更盛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柄即将离匣而出的利剑般,隐隐有几分扑面的锐气涌来,让人下意识地要避其锋锐,不然就会有种刺痛受伤的感觉。

        不过,殷河与文云行礼过后,站在窗边正负手远眺的季候长老转过身来,展露笑容对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后,那和蔼笑容顿时让他身上的气势温和了下来,没有了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反而看起来更像是礼贤下士的王者。

        他招呼着殷河坐下,然后自己也回到书桌后的座位上,笑着问道:“最近过得怎么样?前些日子你不声不响的自己就从玄武卫中退了出来,我本来还想让人挽留你一下的,结果后来听说是你自己态度坚决地要退走,我想了想,就不要做这个恶人了。”

        殷河微微垂首,道:“确实是如此,前一阵子发生了许多事,我也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在玄武卫中呆着了,所以就擅做决定退出军职,若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请季长老责罚。”

        “哎,哪里哪里,好好的说什么责罚。”季候笑着道,“你立下了不少功劳,无论是在内环之地,还是回来以后,所作所为,可圈可点,我是很喜欢也很看重的。”

        殷河心中微微一动,但脸上并无异色,站起来抱拳道:“多谢长老。”

        “嗯,嗯,坐下说话。”季候含笑着说道,“今天叫你过来,其实也是有一件大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你人才难得,过去这段日子又证明了是忠心之人,再加上这件事和你也有几分关系,所以想问问你,能不能过来帮我?”

        殷河怔了一下,道:“请问季长老,是什么大事?”

        季候不答反问,道:“你是从内环之地中回来的,之前在那边做了几年?”

        殷河道:“三年。”

        季候点了点头,道:“那想来你对内环之地里的情况,基本是十分熟悉了?”

        殷河犹豫了一下,随即还是点头道:“不敢欺瞒长老,在目前所探明的道路范围,从第一青玉所一直到十四青玉所这里,我可以说基本都有把握的。不过再往里走的话,内环之地中多有诡异事物,我也不敢对长老你做出什么保证。”

        季候“嗯”了一声,道:“确实如此,前些日子你遇到的黑魔螳就是一个意外吧,死了很多人。”

        殷河面上掠过一丝黯然之色,道:“是啊。”

        季候看他神色,沉吟片刻后,道:“现在我这里有一件秘密大事,需要一个主持之人,想来想去后,我觉得你或许才是最合适的。”

        殷河吃了一惊,道:“什么事?”

        季候缓缓站了起来,手扶桌面,身子前倾,看着殷河缓缓说道:“我要将一千个荒人带进内环之地,然后让这些身子强健之人,为我们人族去修建通天之路!”

        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喝醉了酒,醒来一看,自己身边睡着漂亮的她……更多精彩内容阅读《绝色女领导》关注微信公众号:jingpinshu  (精品书)  搜拼音汉字都可以,关注后回复2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