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司礼监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天要变了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天要变了

        张诚?

        梁栋三人不约而同皱起眉头,谁也没有说话,因为事情很棘手。

        张诚可不是下面哪个监的,而是跟他们一样担任秉笔之职。

        莫说梁栋不敢自作主张,马堂和萧玉也不能,想动一个秉笔,世上只有皇爷能办到。

        可现在皇爷病着,这件事怎么办?

        请张诚过来问问?

        马堂刚有这个念头,又下意识的自我否定了。

        张诚是什么人,他就算知道什么,也不可能告诉他马公公。

        当年马堂晋秉笔争东厂太监那会,张诚可是帮着金忠一块对付过他的。

        事实上包括眼前的梁栋,萧玉都是他马公公的仇人,这两个人跟前任掌印陈矩是一伙的。

        之所以二人能站在这和马堂说话,无外乎他们遇到了一个新竞争对手———魏良臣!

        这同当年司礼监一帮老家伙合起来阻止马堂进京如出一辙。

        而马堂也是想上东宫那辆马车,要不然皇爷驾崩,他马公公得罪了那么多人,小爷能让他还在司礼监?

        互相利用,各取所需而矣。

        “老萧,你进宫年头不比张诚少,你怎么说?你去问问?”

        宫里也是论辈的,三人中萧玉进宫最早,马堂希望他能出面找张诚问问。

        “这件事不好由我们出面,须孙公公出面。”

        萧玉认为这事必须报给掌印,由孙公公决定是否继续查下去。

        梁栋却道:“就算孙公公出面,张诚也未必会将实情说出来,并且容易打草惊蛇,叫魏良臣有了警惕。”

        “那怎么办?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马堂闷声道。

        金良辅和刘时敏有些不安,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出魏良臣的不对出来,要是司礼监不查下去,他们岂不白忙活了。

        梁栋哼了一声:“当然要查,这么大的事岂能不查个水落石出来!”

        “不报上去怎么查?”马堂叫梁栋弄糊涂了。

        “小刘,过来。”

        梁栋示意刘时敏近前来。刘时敏忙上前几步,低声道:“梁公公有何吩咐?”

        梁栋缓缓说道:“咱问你,要是魏良臣在你面前,你能认出他是否是当年那个被你带进宫的少年?”

        听了这话,其余三人都是眼前一亮。

        “老梁这法子好!妙!”马堂忍不住赞了一声。

        “只要小刘能把人认出来,就算他净过身,闯东宫伤人这事也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萧玉也佩服梁栋的法子,“不过魏良臣在关外,小刘怎么见他?”

        “建奴平了,亲军是内廷的兵马,宫里是不是派个人去犒劳将士们?”

        梁栋一指刘时敏,“就叫小刘去!”

        “小刘可有把握?”萧玉担心时隔九年,小刘未必还能记得那少年模样。

        “萧公公放心,那人就是化成灰,奴婢也记得他模样!”

        那少年和“八千女鬼”可是刘时敏最大困惑,他如何会记不住!

        “那就这么办,明日我同孙公公说,给小刘个名头让他出关!”

        …………

        “公主,驸马回来了。”

        寿宁府,婆子过来告诉正带孩子的朱轩媁,驸马爷冉兴让喝得醉熏熏回来了。

        “他不是在外面有宅子么,回来做什么?”

        朱轩媁不想见冉兴让,想让婆子把人撵走,但终是夫妻,虽然两人一年多没同房,心下还是有点情份的。

        并且朱轩媁也觉对不住冉兴让,便叫婆子把人领进来。

        冉兴让一进屋就是一胶酒味扑鼻而来,脸上似乎还有不知哪个女人的胭脂粉,朱轩媁看着就气,微哼一声:“怎么想起回来了?”

        一边刚会说话的冉士奇躲在母亲身后,有点害怕的望着眼前的陌生人。

        “我是驸马爷,这里是我家,我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就不回!”

        一向懦弱的冉兴让竟然用很不客气的语气同公主说话,并且声音很大。

        “你吃疯药了?小点声,别吓着奇儿。”

        朱轩媁真生气了,“你给我出去!”

        “我是驸马,是你丈夫,你凭什么让我出去!...再说这个野种关我什么事!”

        冉兴让一直压抑的内心爆发了,他双目通红的盯着寿宁身后的士奇看。

        “你想干什么!”

        朱轩媁又急又怒,“我们不是给你钱了嘛!这事当初是我不好,但我们弥补你了。”

        “给银子就让我当王八吗!”

        冉兴让指着寿宁的鼻子就骂,“当初我是怕你,现在我可不怕了!...皇后娘娘可是把你母亲赶出乾清宫了,你以为郑家还是从前的郑家吗!”

        冉兴让“哈哈”的狂笑起来,“贱女人,你家快完了,你那个奸夫也快完了!”

        “你胡说什么!”

        寿宁也被冉兴让的痴狂样子吓着了,什么母妃被皇后娘娘撵,什么奸夫快完了,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说太子一旦登基,你们郑家还有你们郑家养的狗都别想好!...到时候你把这野种给我弄走!否则我就向太子告发你的丑事!”

        冉兴让恢复些,看着寿宁一脸冷笑。

        朱轩媁脸一下发白,面前的冉兴让太让她陌生了。

        “大哥就是登基也是我长兄,他不会对我如何,你莫要痴心妄想!”

        “你母亲害死了太子生母,还想夺你大哥太子之位,你难道真以为你大哥不记恨你母亲!”

        朱轩媁愣住了,她喃喃道:“大哥还欠我很多钱,大不了我不要他还就是。”

        “世上可有天子欠人钱的?”冉兴让一脸阴侧侧,“你敢跟皇帝要债?”

        “我...”

        朱轩媁心乱如麻,是啊,大哥真当皇帝了,她这个债主敢开口要么。

        “你不要想你那个奸夫假太监了,你大哥不会放过他的。敢放债给太子,他是自寻死路!”

        冉兴让语气突然变得柔和,“不过你我夫妻一场,我也不会真的不顾情份,只要你把债券所有事统统交给我,从前的事我都可以不介意,以后我们好好的,甚至我也会把奇儿当亲生的看待,轩媁,你说如何?”

        冉兴让轻轻上前,牵住寿宁的双手,一脸的浓情。

        寿宁是聪明人,她知道如何选择。

        天,马上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