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第九特区在线阅读 - 第一五五七章 跳槽吧

第一五五七章 跳槽吧

        顾言很意外地看着林骁,立马竖起大拇指说道:“性情,兄弟!晚上喝完酒,咱俩找个机会就闷他。”

        秦禹一听这个人说话,脑瓜壳都疼:“大哥,你说两句有用的行吗?你闷他干啥?我手里一大把的牌,想出气,咱管他要钱不行吗?”

        “没有你的事儿,我也早都想揍他。”林骁插手冲着秦禹说道:“这个王八蛋,之前是管后勤的,你知道吗?”

        秦禹点头:“我知道啊,他上任师长之前,不是一战区后勤部部长嘛。”

        “是。”林骁松着领口骂道:“我在九区驻防的时候,这个王八蛋没少跟上面说,我们林系兵团是养不住的,早晚有一天会走,所以这些年暗中扣了我们旅不少军费,都偷着给他家嫡系部队拨了。”

        “还有这事儿呢?”顾言也感觉有点意外:“你们在九区,不是香饽饽吗?”

        “香个屁,表面上都和和气气的,背地里也较着劲呢。”林骁皱眉说道:“因为林家是外来的,我爸也不让站队,所以跟哪头都不太近。不过我气的就是,我们虽然不站队,但却实打实的为九区军事防御力量提供了这么多年的“服务”,那你该给的车马费能少吗?这就是气量问题,你懂吗?”

        顾言笑了一下回道:“九区的军部总政长官也快退了,沈万洲对这个位置,也是有很大兴趣的。你不站队,那就不是一伙的,他肯定把好处先给自己人啊。”

        “我们在九区一共才多少人啊?”林骁摆了摆手:“你就是再给自己人好处,也不会差我们这一点啊。我跟你说,你可能对九区情况不太了解,沈万洲能当一战区司令,那肯定是有格局的,主要是他这个儿子,自作主张的把我们划到了对面的阵营里,所以我才恶心他。他妈的,我没开玩笑,好长时间以前,我就想揍他来着。”

        “我也烦他们。”顾言咬牙说道:“沙中伟去通河,最开始百分百是要支持唐张二人的。妈的,趁我爸出事儿的时候要捅刀,这确实欠揍!”

        陈锋一看话题有点偏了,立马往回拽了拽:“干沈寅是小事儿,圆桌会议是大事儿,咱们抓紧研究研究,条件该怎么提合适。”

        “对对,先不提这个傻b。”顾言也立马把天聊了回来,抬头冲着秦禹问道:“兄弟,开会的时候,你准备怎么谈啊?”

        秦禹点了根烟:“四个镇,都充满了故事和血泪,我他妈是一个都不会让出去的。”

        “这不废话吗?要让出去的话,我们还来干啥啊。”顾言坐在沙发上:“我爸让你回来,就是要握死川府的。”

        陈锋思考了一下说道:“你不让的话,对面也很难答应。我个人推测对面的底线就是,重都可以不拿,但小禹这边要让出去至少一个镇,还有一定的驻防空间。如果不让,沈系很有可能会打这一仗,客观的讲,顾司令刚刚拿了八区,是需要一定时间维稳的,现在开火……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件损耗很大的事儿,一方面要防着八区内部分裂份子死灰复燃,一方面还要跟沈系,以及西北线的五区开火……长时间搞下去,日子是不好过的。”

        陈锋这话说的相当客观,其实现在对于顾系来说,最缺的就是时间,他们需要快稳定八区内部,而不是穷兵黩武的继续开火,这样对经济,对军备消耗,以及对民众产生的厌战情绪,都会往极为不好的方向发展。

        别的不说,八区内战打了不到十天,几个兵团,二十多万人参战,光顾系一天的军费消耗,至少就要十几个亿,飞机大炮走一轮,砸下去的不是炮弹,而是多年积攒下来的经济储备和资源,这场仗打的太急了,开局就是白热化,没有预热,没有拉锯站,所以不管输家还是赢家,都是很伤的。

        顾言沉吟半晌,话语简洁的说道:“我们不想打,九区军部总政更不想,不然也不会搞什么圆桌会议,这东西就是个心理博弈,谁怂谁就要吃亏!我可以很明确的说,只要沈万洲敢开第一枪,我们顾系肯定奉陪。八区的事儿没落地之前,川府都没丢,这事情已经结束了,还能让他们给唬住了?!底线很简单,川府之内的重镇一个都不能交,最多可以给他们一定的驻防空间,割让一部分经济利益,他们要插旗,就让他插,秦禹兵力不够遏制他们,司令部会调滕叔的师过来!”

        秦禹闻声心里有底了,林骁也喝了口茶水说道:“还有一个很关键的条件,那就是混成旅的编制问题。小禹手下一万八千多人,还只拿一个旅的补给和军费,这太扯淡了,这次要谈,就要把待遇弄好!军衔,编制要提上去。”

        “这个不好弄。”秦禹摇头:“重都的问题搞成这样,军部总政看我就跟死孩子一样,恨不得挖个坑埋了,怎么可能还提我军衔,给混成旅提编制?我现在都不想这个了,真的……!”

        “要我说,这次谈判直接就把你谈过来算了!”顾言看着秦禹,眉头轻皱的说道:“军部总政都看不上你了,你说你还在九区混什么?有鸡毛前途啊?你来这边,分分钟就少将衔了,军费,编制,补给,那还是问题吗?兄弟!”

        “唉。”

        秦禹搓了搓脸蛋子:“我不能走!”

        “为啥啊?我就不明白,你非得守着九区这些个烂蒜干啥?天天勾心斗角的有意思?”林骁也不太明白:“你老丈人是战区司令,你有毛病啊,你非得在这儿受气。”

        “我现在走了,那就把周司令坑了,也把我大迪哥坑了。”秦禹话语简洁的回道:“你想啊,吴家培养我是为啥啊?迪哥在川府投钱是为啥啊?周司令几次帮我说话,又是为啥啊?那是因为我在川府起来了,二战区的话语权就会在总政那里变得强硬,也会在这边得到一定收益,可我要走了,等于是明里暗里都把川府带走了!人家帮完咱,咱长大了,吃干抹净,直接溜了,这是不是有点不是人啊?吴家手里是没有兵的,最开始他们让我接受收编,就是想在部队里培养起自己人,这一点我和迪哥,还有吴叔虽然没有挑明,但彼此心里是有数的。”

        众人闻声沉默。

        “还有周司令,我几次抗命,擅自调动部队,全都是他帮忙挡住的,现在我跑了,那军部总政不得借着这个事儿,往死弄二战区啊!你们来之前,二战区司令部的刘秘书长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好好谈,唉,这我要在谈判桌上提出想去八区的条件,那得多孙子啊。”秦禹叹息一声说道:“这么干不地道的。”

        “也是。”顾言听完后,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

        川府外,沈系兵团的防区内,沈寅等人也坐在营长内商议了起来。

        “时间定了吗?”一名面孔很生的男子,抬头冲沈寅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