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快穿之养老攻略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三百三十五章:家破人亡聚宝盆(11)

第两千三百三十五章:家破人亡聚宝盆(11)

        嫡次子秦王失踪的时候,宣武帝还能用只是失踪,可能也许还活着来安慰自己,但桂王的死,就是真的死了,尸体都已经运送过来了。

        这一点是真的真实不虚。

        无人造假。

        他就算想骗自己也骗不了。

        如此,宣武帝哪还能想不到自己的嫡次子必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哪还不知道对方在狩猎皇室。

        这不仅是在杀他的子孙后代。

        更是在挑衅他。

        在贬低皇族的声誉威望。

        如果他不能阻止,并且将对方绳之以法,挫骨扬灰的话,那么以后他们皇族哪还有什么威望可言。

        跟人人宰杀的猪狗有何区别?

        以后哪个皇族还能睡得安稳?

        正因如此,宣武帝当天紧急召开了大朝会,命令百官勋贵放下手里的一切事务,一切都以追查沈家余孽为主,以保护在外亲王为主。

        为此他甚至还开始威胁百官。

        威胁他们再有皇子遇害。

        一定拿他们是问。

        甚至让他们给皇子殉葬。

        一时间那是朝堂动荡。

        然而,在他发布命令后的第二天,就又有一位亲王遇害了,而宣武帝则是在两天之后才收到消息。

        这还是因为死的亲王距离金陵不算太远,要是一南一北的话,估计想要在七天内收到消息都够悬。

        这一次宣武帝他除了继续愤怒之外,其实也没其他辙,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乔木是怎么走那么快的。

        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厉害。

        他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

        动手的人是沈荣之子。

        没错,他连乔木是男是女。

        暂时都还不知情。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乔木和李红岩几乎可以说是走一路杀一路,即便遇到那些实权亲王,手里有数千乃至于数万士兵的亲王,也都无一能够抵挡乔木他们而活命。

        最后,被乔木和李红岩手下留情留下来的,只有两位沐姓亲王。

        一位是魏阳王沐怀英,他身上非但没有任何业力,甚至还颇有功德,因为他从小学医,目前正在编撰一本药典,偶尔还会伪装成医师外出,替他领地内百姓问诊施药。

        算是皇族很难得的善人。

        这样的人,即便他姓沐,乔木和李红岩也觉得不应该对他动手。

        还有一位是靖王沐隶。

        他不是什么仁善之人,手上人命甚至数以千计,但他一直在边疆抵御外敌,手上人命也基本都是外寇的命,虽然说他死了,边军也不一定会乱或者打不过外敌,但是乔木和李红岩不敢赌,所以没动手。

        不过他们两个没动手。

        却是让宣武帝不由开始有些怀疑起了他那两个儿子,怀疑这事是不是与他那两个儿子有关,甚至于是不是他那两个儿子中的某一个。

        特别是镇守边疆的那个。

        在暗地帮忙配合之类的。

        所以,宣武帝非但没有安抚如今除了京城当中的太子之外,仅存的两个外藩亲王儿子,反倒略有怀疑的,诏令他们两个立刻进金陵。

        同时还调遣了锦衣卫,调遣锦衣卫去两个儿子的封地详细调查。

        ……

        金陵城外,幺鸡断头崖边。

        乔木从这出发,几乎逛了一圈之后,又再次回来了,这一路上她杀的皇族嫡系加起来,还不够一百七十三口之数,总数是够了,但是有沐氏血脉的数量,是确实不够。

        所以金陵这自然不能放过。

        不去金陵城里走一圈,不去皇宫里面走一圈,怕是宣武帝还不知道害怕,还以为他们怕了这皇宫。

        不敢闯进去杀人呢。

        “刑主,我们真的要进皇宫吗?

        可是皇宫守卫森严,绝对不是先前那些亲王府所能相提并论的。”

        虽然李红岩已经跟着乔木杀了一路过来,但是皇宫在他心目中依旧有那么些神圣不可动摇,对皇宫的畏惧感也远超过普通的亲王府。

        所以有些担心很正常。

        至于说刑主这个称呼。

        乔木先前不是说要成立天谴组织吗,这一个月下来已经初见雏形了,只是其他人并没有被乔木改造过,能力都相对较弱,被他们扔在一边自我提升呢,而这个天谴组织目前只有两个领导,一个是刑主。

        还有一个是罚主。

        刑主不用说,是乔木。

        罚主当然就是李红岩了。

        李红岩觉得,彼此互相称呼名字实在是有些不妥,所以就坚持以刑主称呼乔木,算是一个代号吧。

        “当然要进皇宫。

        宣武帝这个狗皇帝才是我沈家族灭的罪魁祸首,反正他现在年纪也大了,皇太子更是都已经抱孙子了,完全不存在幼帝登基,皇朝不稳的可能,杀了他,又有何不可?

        至于说危险,这不存在。

        我们从天而降,谁又能挡?

        等杀了狗皇帝,我们就继续巡视天下,到时候可以先拿孔家和张家开刀,据我所知,他们这两个千年世家明面风光无比,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龌龊,又害了多少人命。

        曲阜的孔家几乎就是土皇帝。

        张家也差不了多少。

        清算过他们之后,这大宣朝还有的是逼死人的地方豪绅和世家。”

        按原计划,乔木其实是应该在替原身报完仇之后就偃旗息鼓的。

        但是乔木逛了这一圈下来,她能够明显看出,这天下为非作歹的可不仅仅是只有皇族,但凡是家世庞大,历史悠久,又没有人敢管的家族,哪家没出过作恶多端之人。

        哪家又没有些龌龊之事。

        那些个豪门世家的土地可不是别人白送给他们的,那是他们兼并而来,至于兼并当中死了多少人。

        又有谁在意呢?

        看到这些情况后,乔木便决定索性一件事做到底,一件事做一辈子,把行侠仗义之事一直做下去。

        甚至做到有组织,有纪律,有监督,能够一直延续下去的程度。

        于是这才有了天谴组织。

        才有了她接下来的计划。

        “那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去。

        今天晚上还是选个日子?”

        李红岩咬了咬下嘴唇,最终还是点头,并且询问具体下手时间。

        “就今天晚上吧……”

        这次乔木话音未落,便突然听到金陵城里传来一声钟鸣,几乎响彻了整个金陵城的钟鸣声,接踵而来的,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

        直到第二十七声响完。

        钟声这才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