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凶灵秘闻录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一章:推理与谎言

第六百四十一章:推理与谎言

        不同于早先被困走廊,这次是实打实被困,实打实被困于绝非假象的钢铁牢笼中,任你想破脑袋也别指望依靠分析推理逃出生天。

        试问全天下有谁能凭借自身力量破开一堵电梯大门?除非是YY小说里异能者,但凡正常人类皆无任何可能。

        就在何飞环视电梯焦躁难安之际,身侧传来声音:

        “你……你是谁?”

        许是十多分钟的沉默让蓝可儿略微清醒了些,渐渐的,女生逐渐从失神慌张中挣脱,本能看向身侧,看向早先曾救过自己的陌生青年,最后鼓起勇气好奇询问。

        确实好奇,对方不单长着一张和自己一样的东方面孔,就连年龄看起来也和自己差不多大,加之对方还曾先后两次救过自己,结合种种一切,女生说不好奇是假的。.

        比如对方到底是谁?为何置身酒店?又为何会不顾一切救下自己?

        可惜,蓝可儿失望了,面对询问,青年既没搭理亦未回答,整个人仍然如最初那样嘴角抽搐眉头紧锁,目光凝视电梯,偶尔试探性按动按钮,不过,随着观察延长,某一细节被蓝可儿察觉。

        视野中,青年额头满是汗珠。

        “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你是谁?”

        见对方半天不理自己,咬了咬牙,蓝可儿加大音量,再次对青年重复提问。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或许是声音加大之故,青年有了反应,宛如一名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之人般猛然回头,目光直直投来。

        被青年突兀一盯,女生有些害怕,好在她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本欲继续说话,对方却抢在她之前不加迟疑直接开口。

        “我叫何飞。”

        ………

        何飞用个人姓名简短回答了蓝可儿问题,后面什么都没说,听此回答,蓝可儿哪肯善罢甘休?好奇驱使下,女生试探性追问:“那么你也是华籍吗?美国华籍?”

        何飞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我来自Z国,一名普通游客,按理说和你一样应该都在念大学。”

        按理说?

        得到这略感意外的回答,似乎从种听出了一丝耐人寻味之意,女生稍稍一滞,不觉欲言又止,非是她不想刨根问底,而是从对方话语中听出一丝无奈,无可奈何,就好像回忆起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般,令人哀叹唏嘘。

        “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早已掉进水箱淹死了。”

        作为一名华籍大学生,良好的教育让蓝可儿有充足水平察觉出对方情绪,见青年摆出一副不似多说的态度,女生倒也识趣,就此不再追问,只是用感激语气朝何飞表示谢意。

        当然以上种种皆非重点,重点是目前处境,目前她和这名叫何飞的青年正双双被困电梯,虽说她从始至终搞不懂前因后果也从头到尾弄不清危机所在,但她却清楚的知道自己早前遭遇过什么经历过什么,比如那似真似假的诡异场景,比如那莫名巧妙的跳水自杀,又比如刚刚的螝头追杀,将以上种种结合在一起,渐渐的,女生茫然中涌现一丝顿悟,在依旧搞不懂事态原因的情况下勉强弄清了自身处境。

        那就是……

        酒店有螝!

        有一只东方传说中流传最广的可怕邪灵,邪灵便是那颗硕大无比的女人脑袋,女螝原想杀死自己,不料关键时刻身前这名叫何飞的东方青年却现身救了自己,用某种她理解不了的奇异方式把自己从死亡深渊中拉回,后来两人亦双双遭到女螝追杀,而此刻,自己和对方仍处于极度危险状态,因为,他俩被困住了,被这台古怪电梯封闭于此。

        面对女生真诚道谢,何飞不以为意,正如早先所描述的那样,急躁不安下,如今的他不可能有心情同对方交谈聊天,指了指封闭电梯,继而对女生出言提醒道:“你都看到了,目前形势非常危急,而我也已没有时间给你解释那么多,挺好,我现在要思考一会,不要打扰,你只需要知道我会尽可能保证你生命安全就可以了,明白吗?”

        聆听言语颇为凝重,又见青年神态焦急,蓝可儿不疑有他,乖乖点了点头。

        何飞则回转脑袋莫不作声,整个人不言不语,唯有眼睛紧盯大门,貌似想回归之前的深层思考状态。

        不过……

        当他再次回头,再次头看向身前这扇紧闭严实电梯铁门时,不知为何,一股突如其来的强烈惧意竟刹那间席卷身体,令他不由打了个哆嗦。

        原因?

        没有原因,仅仅来自于自觉,来自于人类潜意识直觉,一种长期受外部信息影响而本能冒出孤独紧张感。

        望着两侧墙体,盯着上下封顶,环视周遭,感受着狭小封闭坏境,何飞不自觉联想起许多画面,想到曾在各类恐怖电影中所看过的电梯画面,按照民间说法,电梯不是啥个好地方,直观来讲就是一副铁棺材,恐怖程度丝毫不弱于厕所,很多被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恐怖故事也往往发生在电梯,对于民间传说可信与否,何飞虽不予评价,可他仍没料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当真被困在一幅铁棺材里。

        好在何飞没有幽闭恐惧症,以上想法也仅仅来自于直觉感悟,害怕归害怕,至少还达不到干扰思绪影响分析的程度,蓝可儿情况类似,亦同样达不到坐立不安只顾害怕的地步,这从刚刚女生能快速从恐惧中恢复便是最佳证明,理由很好解释,女生虽为华籍,但她却是在国外出生长大,对东方文化了解较浅,其实严格来说蓝可儿和目前身处5楼的黑人史密斯没多大区别,两者皆对灵异文化一无所知,从而长久处于懵懂茫然状态,这种状态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面对无法理解的事情时他们不会像东方人那样第一时间往螝上面想,本身会冷静许多,坏处则仍然来自于缺乏了解,正因对灵异文化缺乏了解之故,一旦突遭灵体攻击,往往不知所措乃至无法应对,结局可想而知。

        话归正题,暂且不谈电梯现状如何也暂时不说螝物本身如何,凝视着封闭电梯,摆脱了胡思乱想,何飞思绪逐渐集中,逐渐驶入正轨。

        (上天无路,下地无比,空间又窄又小,看来一时半会是出不去了,嗯,通过一整天观察遭遇,那女螝着实神通广大,既能凭空制造人型黑影还能施放幻觉操控人类,但我印象深刻的却是对方的封禁能力,其原理杂亦是至今为止我所碰到的所有灵异封禁中最为复杂的一个,不搞清逻辑原理就无法挣脱,除此以外女螝还具备空间能力,甚至能在人类全无察觉情况下将其瞬间转移,我承认这种能力绝对逆天,不过,如单从实际结果来看其空间能力应该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或许也正如我早先猜测的那样女螝整体实力被某种似有若无的规则限制才仅能发挥出一半实力,实力发挥一半,空间能力亦自然衰减一半,否则螝早就毫不犹豫凭借空间能力将执行者全部快速杀死了,也犯不着故意把众人分开矮个击杀了,如我所料不错,受限制影响,这场任务里女螝应该办不到直接用空间能力杀人。)

        (既然如此,综合以上线索,那么我便能大体推断出女螝攻击方式,主要袭杀方式为物理……不,应该是物理攻击搭配结界封闭对人类进行组合杀戮,应该是这样了,咦?可这样一来那螝又为何非要一层层往上杀呢?陈逍遥不会骗我,我个人对他也算有所了解,对方虽平时满嘴跑火车,然正事面前却往往靠得住,他的话绝对真实,但,问题是……按照陈逍遥所言,女螝既然当真在一层一层往上推进,那么最初又是谁操控的蓝可儿?还有之前在11楼走廊追击我俩的巨大螝头又是怎么回事?根据描叙,目前正在下方一层层杀戮的螝其模样便是一颗硕大头颅,至于出现在11楼的那个螝同样为一颗巨大头颅,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思绪快速深入,大脑高速运转。

        此时此刻,在一台完全封闭的电梯中,何飞正靠坐墙角低头不语,身边坐着蓝可儿,由于之前青年曾吩咐不要打扰,所以饶是寂静,饶是惶恐不安,女生仍维持着沉默,保持着基本镇定,待在一旁默不作声,偶尔用警惕目光扫视电梯环境。

        这一刻寂静成为主体,死寂成为主导。

        可惜,无论如何安静如何沉寂,以上种种仅为表象,仅仅只是表面现象,事实上何飞平静外表下所掩藏着的却是波涛汹涌,众多数不胜数的谜团和疑点在此刻涌入脑海充斥思维,几乎塞满大脑,当然,严格来说这些信息倒是难不住他,真正可怕的是信息不完整,或干脆可以理解为目前所搜集线索皆有残缺,无数残破信息汇聚脑海,继而最终导致分析暂停,思路拥堵,甚至让何飞脑袋愈发疼痛。

        琢磨至此,面容逐渐复杂,表情逐渐纠结。

        “呜……”

        忽然,何飞忍不住低吼一声,伸手捂向额头。

        这一动作令蓝可儿顿觉惊愕,搞不懂青年到底怎么了?

        “喂,你没事吧?不是说你正在想办法吗?你这是……”

        聆听着关切询问,何飞仍未抬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女生不要慌张,旋即再次陷入沉思。

        (何飞啊何飞……你要冷静,你要得沉住气,这场任务非比寻常,内中螝物则更是一只强悍如斯的地缚灵,对抗女螝绝无可能,所以为今之计也只能把重点锁定在生路寻找上,一旦找不出生路,队伍结局必然是团灭下场,何飞你行的!不要放弃,分析推理是你的强项,你只要能静下心来慢慢整理,相信就一定会找到价值线索乃至重要关键!嗯,好……那么现在开始吧,队目前获知的信息情进进行报逐个分析……)

        (目前已知女螝能力较多,但主要还是依靠结界封闭搭配物理攻击杀人,期间又以一定空间能力作为辅助,针对这三种能力,毫无疑问,物理攻击为最终杀人手段,其余两种能力则属于限制猎物活动范围,至于幻觉操控……女螝只对蓝可儿使用过,并不排除对执行者使用的可能性,而目前最大疑点便是女螝本身,或者说女螝本体到底是谁,通过任务信息,首先可以确定女螝百分之百不会亲自出手,毕竟任务信息亦曾明确指出女螝本体处于伪装状态,而一旦伪装的话螝就绝无可能亲自出手,否则在‘她’出手的瞬间执行者便可根据任务要求当场指认出螝物身份,而这样一来任务必然会成功完成直接结束,难怪,难怪啊,难怪这场灵异任务里的螝明明实力极强,明明是一只实力接近贞子的可怕地缚灵但诅咒仍将其定位为中上级,原来螝当真被限制了,被诅咒规则死死限制,既限制了女螝一半实力还在一定程度上迫使女螝无法显露真身,无法对执行者直接出手!)

        不错,随着分析逐步发展,当发展到一定层度后,何飞获得了证实,将早先的个人猜测完全转化为实际真相。

        真相是什么,真相恰恰为诅咒规则限制!.

        其实这点理解起来并不算难,正如以往曾多次阐述的那样,即,诅咒绝不会发布必死无解任务!

        不管是何种任务等级也不管是何种任务情况,任务里总会存在生路,有时是一条生路有时则为多条生路,只不过生路往往隐藏极深,极难被执行者发现,还有一点值得提及,诚然执行者在灵异任务中往往会受到规则约束,比如区域限制又比如时间限制等等一切规则往往可以把执行者逼入死地,可事实上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执行者受到约束并不代表螝物就能毫无限制了,某些情况下,为了给执行者一线生机,诅咒有时也会对螝物进行限制,道理很简单,毕竟和身为普通人类的执行者不同,螝是强大的,往往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螝物一旦毫无限制,那么诅咒空间就绝对不会存在哪怕一个活人,而早就变成进来一个死一个的屠宰场了!

        然遗憾的是……

        表面道理如此,实际情况却往往不尽人意,大多令人心寒,实际情况是什么?实际情况是,多数灵异任务中诅咒对螝的限制相较于执行者要小得多,一般也只会将其限制在仅留给执行者微弱生机框架内,属于仅有一丝生存希望的那种,同时这也是灵异任务中执行者死亡率为何如此之高的根本原因所在。

        (既然女螝本体受规则限制而无法亲自出手,那岂不是说目前正在酒店屠戮住客击杀执行者的巨大螝头并非女螝本体?嗯,如不是本体,那么螝头又是什么东西?)

        (幻觉?不,从彭虎、姚付江连同陈逍遥三人那我已获知螝头可以杀人,杀人手段更是骇人听闻的生吞活剥,一旦被螝头抓住,别说死了,就连尸体都无法残留。)

        (既然女螝头颅并非幻觉,答案便基本可以确定,要么是螝物分身要么就螝物某种能力,分身理论上应该弱于本体,面对螝物分身,这样一来执行者被秒杀可能性亦会有所下降,至少有一定逃跑希望,就比如当初身在11楼时自己和蓝可儿便恰恰是在螝头追击下侥幸逃生,不过,真正疑点仍非此处,而是……)

        (假如女螝当真拥有分身能力,那么‘她’为何不干脆多分出几个脑袋?最好每一楼层都分出许多然后把所有活人快速屠光岂不是更好?对方毕竟是实力变态的地缚灵,就算达不到贞子那种无限分身程度,可分出个几十上百乃至成百上千也应该问题不大。)

        (不,不对,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女螝会分身估计也无法分出太多,规则亦绝不允许女螝毫无限制为所欲为,要真是这样的话灵异任务便不再是任务,而是一场毫无生路的单纯屠杀,执行者也不用逃生挣扎了,干脆集体抹脖子自杀吧,嗯……受规则限制,女螝应该分不出海量分身,仅能制造出较少分身,加之规则限制,目前正在低楼层按顺序一层层向上杀戮的便无疑为女螝分身,道理看似通顺,逻辑貌似合理,但,事实上仍有一点无法理解,那就是……既然女螝分身受规则限制只能一层层往上推进,那个能在高楼层随意出没的女螝脑袋又该作何解释?)

        矛盾!

        实打实前后矛盾,实打实逻辑不通!.

        对啊,化身为巨大脑袋的女螝分身受规则限制只能一层层往上杀,可为何还有一颗脑袋也就是女螝的第二个分身会无视规则能够在所有楼层自由移动自由屠戮呢?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逻辑解释不通啊?这他吗……)

        (嗯?等一下!难,难道说……)

        宛如惊雷炸响,类似电流穿身,在那越想越乱的复杂思绪下,不知为何,受某股念头促使,何飞面色微变,大脑起伏翻涌。

        电梯内。

        忽然,青年抬起脑袋,一直低头沉思的何飞毫无征兆猛然抬头。

        由于动作突兀,身侧,蓝可儿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一时愣住,然愣住归愣住,和被螝追杀相比这种惊吓还在其接受范围内,果不其然,度过最初慌乱,又见何飞抬头所露出的古怪表情,咽了口唾沫,蓝可儿不由言语紧张本能询问道:“何飞你怎么了?”

        顺着女生视野,首先看到的是青年动作,没有回答,没有回复,手撑地面快速站起,接着径直低头,径直将双眼盯向左手,看向戒指,看向那枚代表其队长身份的蓝宝石戒指。

        ………

        塞西尔酒店,5楼。

        呲啦。

        随着电梯大门自行打开,很快,一男一女走出电梯,暂且不谈女人是谁,至少程樱已瞬间认出青年身份。

        “你……何飞!”

        “是队长!”

        不出所料,隔着七八米距离,待看清来人居然是何飞后,思绪激动下,程樱和史密斯双双叫出青年姓名。

        见队长抵达,除史密斯顿时大喜外,程樱维持已久的警惕亦刹那间消失无踪。

        原因无他,严格来讲可理解为程樱一直在担心,担心何飞安危,如今亲眼看到对方没事,女生悬着心才算彻底放下。

        (他没事,他平安无事,太好了!)

        当然,高兴归高兴,安心归安心,随着叫出何飞姓名,随着定睛打量对方,事实上程樱却没有立刻迎上,反而在某一疑思绪使下暂停步伐,面露疑惑,目光径直扫向青年身侧,转向那名自打出现起就一直面容呆滞的年轻女性,顿了顿,最后用疑惑口吻询问道:“何飞?你身旁这位是?”

        听罢程樱问题,前方,目前已走出电梯步入走廊的何飞则依旧保持微笑,点了点头回答道:“这位是蓝可儿,不久前我刚在11楼救了她一命。”

        蓝可儿!

        听罢何飞回答,程樱本能一惊,没想到这就是那大名鼎鼎的蓝可儿本人,要知道当年蓝可儿事件可谓轰动一时,传言甚广,当初还在干职业杀手的她亦曾对此件事有所耳闻,还别说,仔细一看,女人装扮连同样貌也确实和视频里极为类似,既如此,那岂不是说对面女人当真是蓝可儿本人了?只是……

        为何对方会一言不发表情呆滞呢?

        许是从女生那逐渐显露的疑惑表情中猜出对方所想,不等对方发问,何飞便已微微耸肩抢先解释道:“她只是一名普通女大学生,早先曾遭受过度惊吓,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逐渐恢复,哦,对了,事情是这样的……”

        说话间,何飞开始移动,迈动双腿朝前走去,一边解释着早先经历一边朝程樱和史密斯缓缓靠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