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能看到准确率在线阅读 - 978章 号令天域

978章 号令天域

        一个阮凝思,一个阮青雯,都是人妇。

        这陈靖莫非有什么特殊嗜好?

        有些人暗中猜测着,但终究没人敢说什么。

        老一辈的人只能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

        而年轻一辈的人,今日所受的打击,乃是生平最强的一次。

        眼看着同一辈的秦枭,如今在天域登顶了,连赵天鸿和瑶池老母都要看他脸色。再看他们自己,仍旧只能活在长辈的护佑之下。人比人,终究是气死了人。

        瑶池一脉的瑶池老母这会儿是开心的,因为无论是阮青雯还是阮凝思,都是从瑶池出来的。

        阮青雯是钟舒阳的妻子,阮凝思是白诚基的妻子,不管她们身份如何,终究是瑶池的人。

        既然陈靖与她们俩都有特别关系,那凭借这一份关系,瑶池今后应该是不用太过担心什么的。

        “族叔,你还好吧?”陈靖吩咐完了事,扭头询问秦天海的情况。

        秦天海很欣慰,看陈靖的目光,越来越满意:“我并无大碍,你今日的表现,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你以区区金丹期的修为,何以能达到如此强横的地步?可否与我一说?”

        陈靖扫了其他人一眼,也不吝啬,直接大声说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得到了蛇人族的一些好处而已。”

        “原来如此,可否是蛇人族的功法?”秦天海露出恍然之色,然后又隐隐期待着。

        他卡在金丹巅峰已经很多年了,要说不想突破那肯定是假的。一方面他很想,一方面也很怕。毕竟元婴劫,不是开玩笑的。

        在他问出这句话后,其他人也都露出了期待之色。

        他们都很想知道陈靖这一身的力量到底是从何而来。

        假若他们以后也都能复制的话,到时候回归天域,必定能和陈靖争锋一把。

        “并不是功法,而是蛇人族的新鲜血肉,我机缘巧合之下吃了,然后就有了这一身的能力。”陈靖很(坦诚)地说道。

        “蛇人族的血肉?”

        “没错,蛇人族很难对付,我也只是巧合咬下了蛇人一口血肉,然后我就有了这般力量。相信你们也都知道伏羲和女娲这两个大神,以蛇人族的强横,他们浑身都是宝,若是能多吃他们几口,必能实力逆天。可惜,蛇人族也很强,轻易也打不过。”陈靖说道。

        真实的原因,他当然不能告诉任何人的。这事关隐秘,便是连丝雨她们也不能轻易透露。

        至于蛇人族血肉这事,其实也是半真半假。

        因为真正的蛇人族,体魄确实有特殊效果,你多吃一点,多多少少也会受到他们的体魄影响而强壮己身。

        “而且在月星上面,蛇人族可遇而不可求,我曾也找过他们,但真的很难找。”

        这句话陈靖是说给秦天海听的,用意是隐晦地告诉他不要想着去找蛇人族。

        至于其他人,想去就去吧,去一个死一个,也好品尝一下月星上的厉害。

        “事实上,人类的修行一道已是很玄妙了,以族叔的天赋和底蕴,假以时日晋升元婴也未必不可。月星危险重重,族叔若想去冒险,我的建议还是不要去。”

        秦天海听了一笑:“我也就问问而已,我对月星敬畏非常,既然年轻的时候不曾去,如今便更不想去了。”

        说完这话,他又笑了一声,对陈靖说道:“有一个事情,我本打算一直隐瞒着,但如今你的成长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我也觉得应该把真相告诉你了。”

        陈靖听他这语气以及那一脸欣慰的笑容,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其实你母亲当年一开始是跟我的,这事,你应该知道吧?”秦天海说道,这话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

        之所以有此举,也算是彻底坦诚,要公然认亲了。

        ‘你母亲才跟我的呢。’陈靖心里骂了一句,表面上却不露声色。

        只一摆手,打断了秦天海的话:“族叔,该知道的,其实我都知道。我能这么优秀,无疑是继承了良好的基因。这事大家也必定看得出来。所以有的东西,心照不宣即可。叫了你这么多年的族叔,我也不习惯改口,以后一切照旧,你说如何?”

        “好,就一切照旧。”秦天海满意地点点头。

        其实陈靖的话,是把自己父亲夸了一顿,但这模棱两可的说法,也让秦天海听来是认为在夸他,所以他自然是很开心。

        “从今往后,这天域就由族叔你来号令吧,你掌舵,我放心。”

        “我掌舵?”

        “对,我实力虽强,可论到管理,却不及族叔十分之一。而且族叔本就是日轮峰峰主,再加上你我的关系,你来掌舵,也不会有人不服。”

        陈靖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当天域之王,这个摊子打烂了之后,也总的有个人来收拾。秦天海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好。”秦天海迟疑了一下,也开心的答应了。

        这在他看来,是儿子孝敬的方式,他当然得接受。

        “对了,你当初夺舍,是否是兼并了另外一份记忆?”秦天海忽然也问出了心中之疑。

        陈靖听他这么说,索性也承认:“没错,两份记忆揉杂在一起,曾让我有一段时间分不清自己是谁。但如今已没问题了,两份记忆对我帮助都很大,相当于可以让我以两份视角去看待同一个事情,我能有今日成就,另外一份记忆也是功不可没。

        因此,与另外一份记忆有所牵绊之人,我亦重视之。以后,哪怕是我不在天域了,也望族叔帮我关照一二。”

        “夺舍果然风险极大。”秦天海点点头,得知陈靖能有现在这成就,原来第二份记忆也立了功,顿时也不说什么了,“你放心,一切与陈靖这个身份有关之人,我都会替你关照一二,绝对不会有人去骚扰他们。”

        得到这个承诺,陈靖也放心了。

        这现场交给秦天海打理之后,他就带着瞿静婷他们5个返回了曼陀峰,要替他们疗伤。

        伤得较重者,就让丫鬟专门照看。反正服用了昆仑玉虚丹后,他们的性命是无碍了,只要时间发散药性,就定能恢复正常。

        安排妥当后,陈靖也想起了阮凝霜之事,便准备亲自上一次瑶池地牢,将她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