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天命赊刀人在线阅读 - 第1788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1788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从机场出来的这一对中年男女上了车之后就径直朝着陇西李家大宅的方向开去。

        一个小时之后,抵达到李家大宅外,两人疾步匆匆的下来后,就朝着院中走了过去。

        听见外面的脚步声,王赞抬起脑袋,清亮的眼神就望了过去,在大马的时候他和王天养跟白景生谈判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他,然后估计旁边的那个女子,应该就是白濮的母亲了。

        王赞站了起来迎上前,白景生盯着他望了两眼后,嗓子有点沙哑的问道:“是你,王赞?”

        “是的,白叔”王赞点头说道。

        白濮的母亲顿时泪奔的问道:“白濮人呢,怎么样了?”

        原本白濮这次从大马来到国内,她的父母其实是不知情的,一直以来都以为她还是去了师傅龙婆喏那里,他们根本不知道白濮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李家大宅这里。

        王赞这个人,白景生是知道的,之前他们双方之间擦出火花的时候,差点都打的要呲呲冒血了,不过才一年左右的时间怎么可能忘了呢,只不过是白景生压根没想到,白濮居然将宝压在了他的身上,因为白景生其实还不清楚两人已经搞上对象了。

        一直到昨天,白景生夫妻想要过去龙婆喏的龙迪寺时才知道,原来白濮居然没有去过那,而是直接飞向了内地一个在他们以前都没有听过的小地方。

        鬼知道陇西是哪里?

        而也就是在这时,白濮的父母才从龙婆喏的嘴中知道白濮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王赞的身上。

        王赞回头看了眼后面的正厅,白景生夫妻下意识的就看了过去,然后迈步就要朝着那边走去。

        “白叔,阿姨……”王赞叫了一声,然后上前两步拦着他俩说道:“我觉得你们还是先不要进去好,白濮是在里面,不过我家人正在尝试着想办法来救她,你们这时候要是闯进去了,结果只能是打扰到他们,而不会有任何的帮衬,说白了,你这么闯过去是很有可能打扰到他们的”

        白濮的母亲忍不住激动地说道:“你是不是欺骗了白濮?将她从大马骗到了国内,明明在她师傅那里还是有点机会的,白濮居然跑到了内地这个什么破地方,你这是要害死她的啊,你信不信我可以告到你倾家荡产生不如死的”

        女人要是不讲理,是完全不分年龄的,也不分身份地位的,说胡搅蛮缠立马就能给你搅风搅雨起来,戏来的非常快。

        王赞也不以为意,说实话,如果他处在对方的角度,面对以前一个从没有听说过的陌生人,说是能够医治的了白濮,他估计也不会相信的。

        王赞十分冷静的看着白景生,缓缓的说道:“就以您的了解来说,白濮是这么容易上当的人么?以她的智商,谁能骗得了她?她能来内地找我信我,那就说明她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她没有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不相信从而担忧和阻拦她,所以白叔,阿姨,你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慢慢的等待,和我一样呆在这里,而不是闯进去打扰到她被救治的过程,否则那就是适得其反了。”

        白濮的母亲刚要开口,白景生一把拉住她,然后看了看王赞,半晌后才问道:“你能救得了她?有什么把握?”

        “能不能,不敢确定,不过我父亲我爷爷还有姑姑都在里面正在全力的着手”王赞语气掷地有声的说道:“但有一点我敢保证的是,白濮的问题你纵观全天下,如果我家里的人都解决不了,你哪怕就是上天入地再也找不到能救她的人了!”

        白景生缓缓的点了下头,然后又看了眼李家大宅正厅的方向,说道:“好,我信你,那就在这里等着好了”

        白濮母亲擦着眼角的泪水,和白静堂说道:“你就这么信了?”

        白景生皱眉说道:“不信又能怎么样?她人都已经在这了,难不成你还鞥去把人硬给拽出来不成?”

        白濮的母亲张了张嘴,没有坑恒。

        王赞从桌子上拿起一罐啤酒起开之后,递给白景生说道:“喝点酒,没什么作用,不过能感觉到烧好一点……”

        白景生接过王赞手里的酒,然后深吸了口气,其实这个时候他的心态已经平稳了不少,毕竟王赞的父亲王惊蛰他先前从郑先生那里打听的时候,人家是言之凿凿的信任此人的,白景生自然不会觉得郑家那边是在跟他扯谎。

        “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白景生说道。

        王赞点头说道:“是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另外一头,从白濮脖子上去下的那枚天珠,正在被王惊蛰等人端详着。

        原本这颗天珠是很圆润光泽的,通体平整,光滑,但此时这颗天珠却明显跟最初的样子有着很大的区别了,不但光色上显得暗淡了很多,并且上面还布满了不少细微的裂痕,拿在手里的时候还能感觉到阵阵阴寒的气息。

        以王惊蛰他们的经验和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天珠这个样子绝对不是人为所导致的,到好像是自然演变过来的一样,实在是令人费解的很。

        虽然是一眼就看出来问题在哪了,但是啥原因却一时间也没有得出结论,主要是从来没谁听过会发生这种事。

        良久之后,唐大忽然干咳了一声,说道:“肯定是跟白濮有关,天珠的作用就是祈福,逢凶化吉,这天珠在她身上也戴了不短的时间,搞不好两者间已经产生了什么共鸣或者联系,所以此时白濮有恙,随即可能是天珠起了什么效果”

        王冬至点头说道:“是的,我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很有可能是天珠帮她挡下了什么,这就跟挡煞,替身的效果几乎是差不多的”

        在道家或者佛家,都有挡煞的说法,有点类似替身的作用,就像佛牌似的,可以为人挡下一劫让人免遭磨难,但没听说过天珠会有这个效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