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阴阳异闻录在线阅读 - 第1899章 各有难处

第1899章 各有难处

        “回来了?快进屋,外头冷!”听见我说话,村长从屋里走了出来将我往里迎去!狗子还在吠,却被村长一脚踢到了一边。呜咽了两声,狗子再度趴在地上打起了盹。堂屋的地上,有几张撕碎了的纸。上头还有几枚脚印,看样子是什么书被人撕了,又被踩了几下的样子。村长的儿子埋头坐在长椅上,我进门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有抬。

        “来客人了,老子还没死呢,一个个哭丧着脸做什么?”村长用脚将那几张碎纸扒拉到一旁,然后冲他儿子吼了起来。

        “你坐,我给你泡茶去!前儿我一兄弟,专门给我送了一斤茶叶过来!”村长走到中堂跟前,从长条案上拿了两个玻璃杯,又打开茶叶盒抓了一些茶叶放了进去。

        “这是我们包的一点饺子,想送给你们尝尝。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这种。”我将手里的篮子放到桌上对女主人说道。女主人擦抹了一下眼角,强露出一抹笑意跟我客套了两句。然后提着篮子,就去了厨房!村长的儿子见状,对我点点头,也起身跟了进去。

        “让你见笑了,家里有点琐碎事情,刚吵了一架!你来得正好,正好帮我把气氛给缓和了下来!来尝尝茶叶,要是喜欢回头你都拿走。我喝惯了粗茶,陡然喝点好的,还觉得不太适应!我这人啊,用我媳妇的话说就是个贱骆驼。”等自己老伴和儿子都进了厨房,村长这才压着声对我说道。

        “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我接过他的茶水说。

        “没什么事,就是多年没有联系的亲戚,昨儿忽然上了门。”村长坐到我的身边说道。说完,还掏出烟盒抽了一支烟给我。

        “你倒是轻描淡写不往心里去,他这包茶叶是好喝的?好嘛,20年没来往。以前我们家房子上梁都不来的人,这一来开口就是借钱。一借就是20万!你拿啥借给他?你有20万,孩子当年那门亲事就不会黄!还跟人说想办法,你拿啥去想去?20年没来往,多亲的亲戚也不亲了。他们好意思做得出来,怎么到你这儿就做不出了呢?”厨房里,传来了村长老伴的声音。她说话的声音很大,听这意思是故意让我听到的。村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起身准备朝厨房走,却被我一把给拉了回来。

        “心里有气,不发出来会憋坏的。她说着,你听着,等气消了也就没事了!”我拿出打火机,帮村长把烟点上劝道。

        “都是亲戚里道的,我还得管他妈叫姑呢!能帮就帮一把,就算没有那么多,能凑多少人家总会领咱们的情吧?”村长狠吸了几口烟,然后瓮声说道。

        “你可拉倒吧,我还得管他妈叫声姑呢!你咋不说他还得管你爸叫舅舅呢?有这样现实的姑舅老表?咱们家落魄的时候,跟躲鬼似的躲着。哦,现在刚刚有点起色,入她姥姥的就都找上门来了!”村长的老伴从厨房出来,大声对着他说道。

        “你俩都被急眼,也别说什么气话。到底咋回事,咱们坐下来慢慢说!你们放心,今天的话哪里说哪里完,我绝对不会传出去的!”眼看两人要扭打在一起,我急忙上前把他们分开说道。

        “还是我来说吧,昨天亲戚来借钱。我爸说没有,反而遭了一顿奚落。他们说我爸好歹是一个村长,这些年再怎么廉,百把万还是贪了的!说是借20万救急,不借也得借!”村长的儿子从厨房出来说道。

        “你听听,这像人话么?合着如今借钱的都是牛逼的人物,咱们反倒是得看他们的脸色吃饭了?这样的亲戚,我不认。钱也没有,二回再来,别怪我放狗咬他们!这些年咱家的一砖一瓦,他们伸过手?咱们家有事,他们帮过忙?”听自己儿子这么说,妇人的气就更上头了。

        “咱们百年之后,不还得回祖坟的么...到时候还得他们帮衬着腾个位置不是...”村长小声嘀咕了一句。

        “狗屁,我死之后宁可把骨灰给扬了,也不回你们那祖坟山上去!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活着受他们的气,你想我死了还受他们的气?我可告诉你,你做梦!我早跟儿子说好了,将来真到了那一天,让他去城里给我买一个位置。”妇人朝村长啐了一口说道。

        “你也不想想,当初你都没处落脚了,要不是我爹给你找一容身的地儿。你在老家不得被他们欺负死?你想想,20年没来往,还是亲戚吗?一开口20万,将来他不还,你还有能耐要回来不成?你胆子小,不该你拿的你从来不拿。人家做村长,三年发家。你可好,越做越穷。这些我都不说你,谁让我当初就看中你老实了呢?可是咱们老实,不能当冤大头吧?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这是哪儿?这是咱们的地头,你咋这么怂呢?还让他蹬鼻子上脸了?”妇人看看埋头抽烟的村长,走到他跟前蹲下身子说道。

        “那你说咋办?我,我都答应他了!”村长将烟蒂扔脚下踩灭了说。

        “什么咋办,不借给他,他还敢硬抢不成?你就说如今借钱难,你手里也没钱,本想着帮他想想办法,可也没人愿意借给咱们!这种话你都不会说么?扯个谎话,也就圆过去了不是么?咱们都不年轻了,咱不能把留给儿子的家底,都给那些亲戚霍霍干净了啊!”妇人对村长出着主意,我则是坐在一旁吸着烟一言不发!

        “爹,你就听我妈这回吧!你俩攒的那点钱,总得留着养老。都借出去了,你们以后万一有个三病两痛的怎么办?你救人,人家未必肯救你啊!”村长的儿子也在一旁说道。

        “那,那就不借了,不借了!”村长使劲挠挠头,又点了一支烟说。

        “这就对了,谁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去煮饺子,待会留客人喝一杯啊!”见村长答应不借钱了,妇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好看了许多。她起身朝厨房走去,嘴里还在那说着。

        “不了,家里今天难得团聚,我得回去!改天我再来蹭饭,这就走了啊!”我将烟蒂掐灭,起身跟他们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