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沦为废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 沦为废人

        方才送早膳的那位婢女已经回到了阁楼上,恭敬的立在刘语然的面前,而一旁还安安静静的站着一名身穿斗篷,面色虚弱的少女。

        “确定她吃了?”刘语然显得有些焦急,眼前的婢女笃定的点着头,“奴婢收拾食盘的时候,核桃酥确实少了一块。”

        一道轻笑当即传来,刘语然略显得意的望向自己身边的夏香,“香儿不是说永乐县主为人狡猾?看来她倒是认定了我家小妹是个单纯的,不会加害于她。”

        听及此处,夏香却是轻轻咳嗽了几声,眼神中似有几分质疑,“语然姐如何肯定那核桃酥是被我三姐吃了?”

        正因为了解夏浅薇这人小心谨慎的性格,所以她们才没有让那婢女留在屋内,生怕露出马脚引来怀疑。

        为了以防万一,夏香甚至还让刘语然留了一手。

        “我小妹幼时食用了一次核桃便浑身起疹子,大夫特地交代过,此类糕点她碰也不能碰。”

        所以少了的那块去了谁的肚子,可想而知。

        刘语然原本悬着的心渐渐放下,随后感激的拉住了夏香冰凉的小手,“眼下就无需那壶茶水了,多亏了妹妹的主意,事成之后,姐姐要好好谢你。”

        夏香笑得乖巧无比,不枉费她拖着这具摇摇欲坠的身子过来,就是为了看夏浅薇沦为人尽可夫的娼妇这一大快人心的一幕!

        此时刘沁儿已经疲惫的沉沉睡下,夏浅薇安静的退了出去,关上房门的那瞬间身后却是撞上了一人,只听哗啦一声,对方手里的水桶一倒,污水瞬间溅湿了夏浅薇的衣裙。

        只见眼前的婢女脸色一变,慌张无比的跪了下来。

        “永乐县主饶命!饶命啊!”

        一名经过的老嬷嬷当即迎上前来,狠狠的给了地上的婢女一巴掌,“混账东西!走路不长眼吗?竟敢脏了永乐县主的衣裳,来人,把这贱婢拖下去打二十板子!”

        然而夏浅薇却是伸出手去拦住了她,“嬷嬷无需动怒,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了她,起来吧,可有受伤?”

        地上的婢女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旁边的老嬷嬷当即谄媚的笑道,“永乐县主真是人美心善,大人有大量,这浣衣房的婢女笨手笨脚的,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退下去!”

        然而夏浅薇的目光却是落在那婢女白皙光滑的双手之上,她的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而身边的老嬷嬷不断的赔着罪,“还请永乐县主换身干净的衣裳,否则让二小姐知道了,非得打断奴婢的腿不可。”

        只见这绝美的少女似是没有听见她的话语,那嬷嬷仔细的盯着夏浅薇的脸,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县主可是身子不适?”

        “……突然有些乏力。”夏浅薇缓缓抬起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她分明看见这嬷嬷的眼中浮上了几分努力掩饰的欣喜。

        “老奴这就带县主去客房里休息!”

        夏浅薇配合的由她扶着,心中却是开始回忆着方才这一路而来自己疏忽的异样,当她被领进了一间厢房,夏浅薇便在那嬷嬷的眼中翻身倒在了榻上,轻闭上了眼。

        “县主先休息片刻,老奴一会儿便送新衣过来。”这刘府的嬷嬷别有深意的看着榻上唯美的背影,才含着一抹阴险的笑退了出去。

        暗处,夏香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没有人能发现此刻她的眼中跳跃着尖锐无比的火焰,原本那种无辜柔美的气质瞬间荡然无存,如同撕开了羊皮的恶狼,危险又阴暗。

        可下一秒,一道陌生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那男子的脸上带着迫不及待的笑容,左右张望了片刻便推门跨了进去。

        这人好像是……御史府的四少爷江筵?为何是他?

        夏香的心中带着几分疑惑,但随后却又冷笑了一声,原本是打算让夏浅薇与江笙苟且之时由刘语然捉奸在榻,如此一来正好解了她与御史家的婚约,也罢,她自己办事不利也怪不了别人,只要能让夏浅薇身败名裂,奸夫是谁都可以!

        此时刘语然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她的身后跟着数名家丁与侍卫,很快便围在了这间厢房之外。

        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皆是这般煎熬,正打算让屋里的人生米煮成熟饭她们再冲进去,却不想屋内一道凄厉的尖叫响彻云霄,众人的脸色当即一变,这声音……

        “还愣着做什么?进去!”刘语然的心中暗道不妙,焦急的大喊一声,然而当他们冲进去的时候,眼前血腥无比的画面让众人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只见江筵苍白着一张脸衣衫不整的倒在地上,一抹触目惊心的血迹从他的裆部延伸到了地上,开出了一朵朵妖冶而诡异的红花,而窗边的少女一脸冷色的立在那儿。

        夏浅薇的身上散开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威慑力,她手中的匕首还往下滴着血,那锋利的刀尖突然指向为首的刘语然,语气森然无比,“刘二小姐这是何意?我可是太后娘娘钦封的永乐县主,你们竟敢这般怠慢?”

        众人的心中咯噔一声,竟纷纷心虚的避开了她的目光。

        眼前的少女浑身皆是一种杀伐决然的气息,刘语然看着她身上衣衫整齐的模样,心一点点的往下沉。

        “天啊,江少爷的……”人群中的一名嬷嬷惊恐无比的指着角落里那一件东西,而江筵早已昏死了过去,刘语然的双腿有些发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夏浅薇下手竟这般的狠。

        如今江筵没有得逞,还在刘府落得这样的下场,她完全不敢想象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怎样的狂风暴雨。

        再看向夏浅薇此刻神色如常的样子,刘语然的脑中忽然轰的一声,颤抖的问了句,“你……你没有吃那核桃酥?那是……”

        就在这时,方才在刘沁儿屋内伺候的婢女慌张无比的冲了进来,“不好了,江大少爷,江大少爷他——”

        夏浅薇敏锐的捕捉到刘语然方才话中的信息,核桃酥?

        糟了,沁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