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强势

第四十九章 强势

        英国码头。

        首先这并不是一座码头,而是圣彼得堡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这里云集了达官显宦和外国使节,每天都是夜夜笙歌,是圣彼得堡的不夜城,也是圣彼得堡最自由的地方。

        第三部的狗腿子们到了这里也必须注意影响,随便抓人的话很可能第二天他们的丰功伟绩就会在全欧洲的各大报纸头版头条名目刊登。

        尼古拉一世那个死要面子的个性自然不会允许有这种纰漏,所以圣彼得堡的进步青年最喜欢英国码头,这是少有的能让他们放心讲话的地方。

        当然,这里也是流言蜚语的集散地。各种八卦消息,各种绯闻,各种小道消息不断地在英国码头转手并开枝散叶,一夜之间就能传遍全城。

        而今夜话题榜第一位的并不是尼古拉一世皇帝陛下又宠幸了哪位新美人,而是关于748团的劲爆新闻。

        走私、抢劫这样的单词伴随着众人的惊叹不断地重复出现,每个获知这一消息的人都表示出极大的关注。尤其是那些外国友人,不少已经开始掏出小本本快速做着记录,很显然他们都是记者。

        “怎么会这样?”

        阿列克谢.斯佩兰斯基震惊了,原本准备带着一肚子气愤的列昂尼德到英国码头放松放松,谁想到惊天大瓜从天而降,砸了他个晕头转向。

        “谁放出的谣言?”

        列昂尼德却很冷静,冷冰冰地反问道:“你确定是谣言?”

        阿列克谢立刻不说话了,很显然这不是什么谣言,恐怕是真的。但正因为这是真的,才更让他恐惧!

        “这是有人要故意搞事!”

        “居心险恶!”

        列昂尼德也承认这一点,明天国外的报纸绝对会借此大做文章借以攻击俄国和沙皇,他甚至可以想象英国人和法国人会发出何种嘲笑了。

        “去冬宫!立刻,快!”

        列昂尼德立刻的做出了决定,哪怕他最近跟亚历山大的关系十分冷淡,但身为臣子的觉悟他还是有的。这时候不管如何他都必须站在俄国和皇储一边,维护自己的祖国和未来的储君,哪怕错的确实是那位储君!

        其实列昂尼德并不用这么着急,因为亚历山大的消息比他灵通得多。消息传播开来的第一时间他就有知晓,只不过亚历山大最初并不以为意。觉得这种三无消息就像英国码头里的其他小道消息一样很快失去热点然后消失干净。

        不得不说亚历山大的敏感性实在不足,他虽然是历代沙皇中接受教育最好的那一位,但他本人其实缺乏领导人气概,或者说并没有将自己真正当成俄国未来的主人。

        他有点文艺范的小清新和多愁善感,容易感情用事,容易被激情左右,缺乏领导人的坚持和魄力。

        而这也是尼古拉一世最不满意他的地方,反而他的弟弟那位康斯坦丁大公这方面很强势,否则也不会当着亚历山大和尼古拉一世的面说:

        “萨沙(亚历山大皇储)是大公的儿子,而我才是皇帝的儿子(康斯坦丁大公是尼古拉一世登基后出生的)!”

        面对弟弟严重地挑衅,亚历山大皇储竟然没有强势回击,反而说弟弟说得很对,你想想看这位皇储是个什么性格。

        性格决定了眼光,所以还很年轻的亚历山大并没有意识到那条流言的危险,竟然对此不闻不问,任凭它传播,这无疑是致命的错误!

        很快,流言的消息就被尼古拉一世知晓了,和稚嫩的亚历山大不同,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条流言的危险!他立刻就将亚历山大叫到了位于冬宫二楼的办公室。

        “早就知道了?!”

        不出意料,尼古拉一世暴怒了。他狠狠地拍着桌子教训道:“你难道看不到这意味着什么么?难道不去想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传播吗?难道我让你每天处理政务,就是让你对着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签字盖章的么?”

        “你太让我失望了!这是最严重的挑衅,也是最恶意的挑衅!几天后全欧洲的敌对势力都会报道这个……这些谎言,用来攻击你,攻击我,攻击伟大的俄罗斯和我们伟大的政体!”

        “而你竟然就这么放任?!难道你忘记了我教你的一切,要用铁拳掌控一切!”

        尼古拉一世狠狠地捏紧了拳头,伸到了亚历山大的眼前,而后双手一摊继续教训道:“而不是这样什么都不做!”

        亚历山大感受到了老沙皇的气势和压力,不由自主地他感到瑟瑟发抖,然后眼眶红了,泪珠儿在里面不断地打转转,随时都有落下来的可能。

        “哭有什么用!”

        这让尼古拉一世更加生气,微微谢顶的他发际线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一双眼睛散发着夺魄的气势。

        “眼泪如果能摆平一切!还需要什么宪兵,还需要什么刀枪,我们全家去枢密院广场上哭就行了!皇帝不需要眼泪!”

        而这让亚历山大更加难过,他努力地想要遏制住泪水的泛滥,但情绪却不由得他掌控,他直接泣不成声了。

        尼古拉一世愈发地烦躁了,但他了解这个儿子,知道他就是这个脾气,继续教训也没有意义,只会让他更加不自信。他在心中叹了口气:【为什么斯科佳不是长子呢?(康斯坦丁大公)】

        尼古拉一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越过了亚历山大皇储,直接对宫廷事务大臣彼得.沃尔孔斯基下命令:“告诉奥尔多夫,我只给他一天的时间,立刻平息那些无聊的谎言。还有,告诉涅谢尔罗迭(外交大臣)抓紧工作,消除国际影响,我不希望这些谎言在欧洲蔓延!”

        彼得.沃尔孔斯基一边记录命令一边小心地问道:“陛下,那案子怎么处理?”

        尼古拉一世冷笑了一声:“这些不用说就是那个狗杂种搞出来的,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混淆视听安然过关?可笑,没有人可以威胁我和我的家庭!没有人!”

        彼得.沃尔孔斯基赶紧低下头,再也不敢多问一句。在他看来某位大公这回是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