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涅利多娃

第九十四章 涅利多娃

        瓦尔瓦拉.涅利多娃斜着身子歪坐在沙发上,黑色的长发瀑布一般摊开在她雪白的肩膀上,这让她本来就十分高耸的胸部变得更加挺拔,让对面的男人情不自禁地想去把握她那堪堪一握的细腰。

        缅什科夫暗自咽了口吐沫,他最怕的就是涅利多娃的这一面了。这个女人仿佛天生就有两幅面孔,平时展现给公众看到的是她落落大方举止优雅的一面,而私底下则展示出魅魔一般诱惑力的另一面。

        几乎没有人能抵抗涅利多娃的魅魔一面,她只需要招招手,大多数男人就会立刻拜倒在他石榴裙下。这个大多数包括尼古拉一世也包括老太监缅什科夫。

        反正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老太监就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血液向两头涌去,他感到自己脑袋充血得厉害,渴望立刻将涅利多娃生吞活剥。

        似乎发现了缅什科夫的情绪变化,涅利多娃一只手托着下巴,眨巴着那双美丽的黑眼睛,故意问道:“亲王阁下,您不舒服吗?”

        缅什科夫努力地想要控制自己的眼睛,尽量不要往美人突出的身体看,他半低着头,眼眸向上瞟着略显紧张地回答道:

        “没……没有,感谢……感谢您的关心……嗯,我很好!真的很好!”

        缅什科夫越是努力控制就越是不自觉地想要去偷看,这种“不诚实”的反应让涅利多娃娇笑不已,她咯咯地笑道:

        “那您为什么都不敢抬头看我呢?难道我很丑?”

        缅什科夫的骨头都要酥了,几乎要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了。好在老头也不是真的情场初哥,也是吃过见过的,他强自定了定心神,麻利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涅利多娃面前的茶几上。

        涅利多夫似乎对此很熟悉,很自然地拿起支票瞟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又放了回去。依然用她那甜得能够齁死人的嗓音娇滴滴地问道:

        “亲王阁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缅什科夫总算乘着这个当口让热血上扬的头脑冷静了一点,他陪着笑意回答道:“女士,我想请您帮个忙!”

        涅利多娃稍稍坐正了一点,看上去像是准备谈正事了。只不过她的声音依然像涂了蜜糖:“只是帮个忙么?”

        “十万卢布,好大的手笔啊!”

        “亲王阁下的这个忙恐怕不太好帮吧?”

        缅什科夫顿时不做声了,老太监早就知道涅利多娃不好打交道,这个女人看似娇滴滴的,但却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不然尼古拉一世的情妇都可以从冬宫排到夏宫,然而她始终屹立不倒。甚至这位跟皇后跟奥尔加公主关系还非常要好,简直就是闺中密友,你说这手段和眼力能低得了?

        涅利多娃很爱钱,作为保罗一世沙皇情妇叶卡捷琳娜.涅利多娃的侄女,作为一个可怜的孤女,她自然是希望越有钱越好。因为他的姑姑一直告诉她男人都是靠不住,都是一群骗子,唯一能靠得住的只有钱,有了钱才能无忧无虑的生活!

        涅利多娃也很会捞钱,靠着出卖冬宫的内幕消息,她捞取了数十万卢布,给自己置办了豪宅、庄园,买下了上千名农奴。

        但是涅利多娃也懂得适可而止的重要性,她所出卖的仅限于那些能够流传的冬宫秘闻,至于那些尼古拉一世不愿意泄露的,她哪怕知道了看见了也会立刻忘掉,更别提向外传播了。

        正是因为涅利多娃掌握好了分寸,所以她才能一直屹立不倒,这是她除了取悦尼古拉一世之外最大的倚仗,也是她的信条。而现在缅什科夫的要求显然是越界了。

        涅利多娃会吹枕头风吗?自然是会的,她也曾很隐蔽地帮自己和她的朋友谋求过一些东西,但帮缅什科夫吹枕头风就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很爱钱的涅利多娃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支票放了回去,这种钱她不沾也不敢沾。

        缅什科夫咬了咬牙道:“这是先付的一半订金,事成之后还有另外一半!”

        二十万卢布!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差不多合两万多英镑,这笔钱哪怕是给个败家子儿也得挥霍个好几年。涅利多娃在宫中摸爬滚打了十年,差不多也就挣了两个二十万卢布,缅什科夫竟然一口气给出了她一半的财富,她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涅利多娃没有再卖弄风情的心思了,她正坐在沙发上,一双美目死死地盯着茶几上的支票,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连茶几另一头的缅什科夫也能感受得到。

        缅什科夫觉得应该能说服对方,毕竟他给出的筹码太大,大得让人无法拒绝。所以这会儿老太监倒是抖起来了,他色眯眯贪婪地扫视着涅利多娃的每一寸肌肤,完全是副老色胚样!

        “多谢亲王阁下您的好意,但这个忙我帮不了!”

        就在缅什科夫几乎沉醉于涅利多娃的美色之中时,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浇了他个透心凉。

        “为什么?女士,您还嫌少么?”缅什科夫蹭的站了起来,略带薄怒质问道:“您不觉得自己太贪心了么?”

        涅利多娃又重新恢复到了她原本的姿态,之前那些渴望和贪欲消失得干干净净,她眼睛清澈得像一汪清泉,显得那么无暇。

        “不,亲王阁下。我不是嫌少,而是怕烫手。这种钱我不挣!”

        缅什科夫所有的质问所有的疑惑都被这句话堵了回去,人家不挣这份钱他能怎么办?跪求吗?

        摇了摇头,缅什科夫将茶几上的支票收了回去,忽然道:“女士,以前我以为您挺有气魄的,可现在看来,啧……”

        不过这种程度的激将法对涅利多娃毫无用处,这个妖娆美女咯咯笑着很自然地回答道:“亲王阁下,您说笑了,我一介女子能有什么魄力,咯咯咯咯……”

        涅利多娃的油盐不进让缅什科夫毫无办法,按照老太监原本的计划,不管是用钱砸还是用激将法,总能让涅利多娃就范。可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还要难缠,根本就不上当,为今之计也只能用那条下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