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诘问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诘问

        扬.康斯坦丁恼火了,巴尔布.卡塔尔久这是摆明了要坏他的好事,搅黄他们兄弟在普拉霍瓦的大业,这可不光关系到着跟法国的友好关系,还关系着大把的小钱钱!

        若是真的暂停征地,他们兄弟还怎么跑马圈地?搞不好这个混蛋还会撺掇那些普拉霍瓦的地主让他们兄弟把吃进去的肥肉再吐出来,毕竟瓦拉几亚石油公司都不搞了,你征的地还有什么用!

        【太歹毒!太险恶!太混蛋!】

        扬.康斯坦丁一连在心中问候了巴尔布.卡塔尔久八辈祖宗,赶紧开足马力反驳道:“此言差矣!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暂停普拉霍瓦县的征地行动,这是极为不负责任的,这项工程关系着我们同法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怎么能说停就停呢?”

        扬.康斯坦丁甚至“理直气壮”地质问巴尔布.卡塔尔久:“卡塔尔久先生,你这么积极地要求暂停瓦拉几亚石油公司开展业务,究竟是何居心?是不是就是想毁掉我们来之不易地同法国友人的良好关系,就是想赶跑法国友人,做那些俄国佬和亲俄派想做都做不到的事!我看你是居心厄测心怀不轨!”

        巴尔布.卡塔尔久鼻子都气歪了,他认为如果自己算居心厄测心怀不轨的话,那布勒蒂亚努兄弟算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么!

        一着急一生气他就被扬.康斯坦丁带跑偏了,立刻攻击道:“居心厄测的是你!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满嘴都是谎言,无耻之极!”

        扬.康斯坦丁也不客气,立刻回敬道:“那也不如你下流,你这无耻小人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

        巴尔布.卡塔尔久被彻底激怒了,他挽起袖子就准备跟扬.康斯坦丁真人pk,而那边扬.康斯坦丁也不客气,解开衣襟也准备动手。

        眼瞧着党内的两个大佬就要开战,保守派另一个大佬乔治.斯特里布拍桌子了:“都给我冷静一下,这里是会议室,不是街头流氓讲狠斗殴的场所,你们想要打架就滚出去打!”

        说着,他着重地教训了巴尔布.卡塔尔久一番:“你瞧瞧你,这是什么样子!还像个绅士吗?不要像条狗似的,被人踩一下尾巴就要跳起来咬人,你是人,不是狗!给我理智一点!”

        “再说!有的人就是想故意激怒你,就是想给今天的议题搅和黄了,你干嘛要配合他,就事说事么!”

        不得不说乔治.斯特里布比卡塔尔久要高明和看得明白,扬.康斯坦丁就是要故意激怒巴尔布,如果他俩真打起来了,会议自然就没办法继续,也自然没办法讨论终止征地事宜。

        这对谁有利?还不是对姓布勒蒂亚努的有利!

        乔治.斯特里布一眼就看穿了扬.康斯坦丁的鬼伎俩,阻止了巴尔布,然后继续抓住扬.康斯坦丁的软肋一通猛锤:

        “布勒蒂亚努先生,你适才说暂停征地,就会破坏我们同法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就是居心厄测心怀不轨。这太危言耸听了,且不说你所说的法国友人现在自己都对瓦拉几亚没有信心,准备暂停在瓦拉几亚开展业务。”

        “我们都先不说这一条,就说说你所谓的同法国的友好关系。我想问您,您一直鼓吹的友好关系究竟体现在哪里?法国政府有在国际社会公开为我们发声?有公开表示对我们的支持?有吗?”

        扬.康斯坦丁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因为乔治.斯特里布抓住了他的要害,李骁虽然答应了帮忙疏通关系,法国总领事馆那边也好像比以前看他们顺眼了不少,但是实打实的东西公开的支持依然是没有的。

        也就是说,法国政府对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的态度说破老天就是有点暧昧,也就是抛抛媚眼的程度,更多的表示公开示爱撩妹是完全没有的。

        这也就意味着所谓的友好关系并没有落地,李骁所发挥的作用并不显著,这让他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来表功不是。

        所以这就很尴尬了,也是扬.康斯坦丁想借着英国人发话给李骁施加压力的重要原因。问题是,李骁还没有明确表示,反倒是被保守派的混蛋们抓住了痛脚,这就很麻烦了!

        扬.康斯坦丁可以感觉到,当乔治.斯特里布说出这番话之后,党内各派的大佬们几乎都在看他,都想知道他会怎么答复这番质询,因为大家伙真的很关心这个问题!

        扬.康斯坦丁回答得出来吗?肯定答不上来啊!所以他只能打太极:“暂时来看,我们在这方面的进展确实不太大,但是,不能因为进展不太大,我们就半途而废吧?”

        “我们必须要看到,当前要做国际友人的工作是很困难的。就拿英国朋友举例子,以前他们很支持我们的行动,而现在呢?三缄其口了……”

        “这充分说明,国际友人的态度是万分复杂的,很容易受到外部干预的影响。但我们自己不能停止努力啊!”

        扬.康斯坦丁很有些语重心长地煽情道:“诸位都知道,如果光靠瓦拉几亚的力量,是没有办法抵御俄国干涉的,我们会被轻而易举地消灭,然后之前全部的努力和大好的局面都会葬送掉!”

        “所以,在做国际友人工作的时候,我们必须更加有耐心一点,不要那么鼠目寸光和斤斤计较。我们这是在为今后的生存而努力,必须展现出我们最大的诚意,只有这样才能打动国际友人,才能改善我们恶劣的生存环境,才能震慑贼心不死的俄国佬!”

        会场里一阵窃窃私语,有点儿嘈杂,对扬.康斯坦丁刚才的“真情流露”有的若有所思,有的若有所悟,当然也有的毫不在乎,甚至是冷嘲热讽。

        比如巴尔布.卡塔尔久就讥笑道:“说了这么多废话,还不是掩饰你们兄弟俩的无能,还不是一事无成!要我说,这项工作既然如此重要,如此有意义,那就得给真正有能力的人去办,像你们这样进展迟缓,要拖到什么时候?我们可没时间再拖了!”

        说着,他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个人可以向革命委员会保证,如果将这项工作交给我们,我们会用最快的速度将其完成,立刻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