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战前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战前

        野地里,一群黑影端着枪缓缓地向寂静的村庄慢慢靠近。他们的动作很是轻柔,生怕发出太大的噪音,蹑手蹑脚就跟小毛贼似的。

        虽然他们小心翼翼,看上去似乎像那么回事,但效果真心不能说有多好,因为他们的队形实在太密集了,几百人分成了三队密密麻麻地团体运动,目标实在是太大。

        不用说,这就是弗拉斯的人马了。一连二连打头,达尼尔的三连吊在尾巴上,三大团人马人挤人地向村庄接近,根本就谈不到什么隐蔽性,除非鲍里斯他们是瞎子,否则不可能看不到。

        为什么不分散开来,呈一条散兵线向村庄接近呢?倒不是弗拉斯外行,而是因为武器的限制决定的。作为仍然在使用前膛装填滑膛枪的部队,想要保持火力密度,想要攻坚,那就必须结成密集队形。

        因为滑膛枪的精度实在是太操蛋了,基本上百十米开外就只能靠运气,不排成密集枪毙队形真心是只能听响的。而要立刻投入战斗,还要保持火力密度,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人扎成一团,包括行军的时候都要排成紧密的队形,以便在听到号令的时候快速结队变换队形投入战斗。

        而弗拉斯要面临的对手是正规军,自然的他不敢大意,必须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所以也只能以密集队形向村庄接近。

        当然,这也几乎是排队枪毙队形的绝响了,很快在克里米亚战争中,装备老旧的俄军就被使用后膛装填线膛步枪的英法军队狠狠地教做人了。

        因为使用新式后膛装填线膛步枪的关系,英法军队的精度以及射击频率远远高过俄军,在密集队形对射中,自然是俄军吃了大亏,被疯狂的割草送人头。

        当然,英法军队其实表现也不咋地,虽然使用的武器比较先进,但也未能完全摆脱排队枪毙的传统,所以你能看到这些猪头指挥官不断地让士兵扎堆送死,还不知悔改,直到一战中机枪以空前的效率让他们彻底地醒悟,那才将密集队形扔到垃圾堆里。

        而鲍里斯这边则不一样,虽然安德烈-列昂尼德步枪性能也不咋地,但精度和射速还是远远比俄军中装备的老式滑膛枪强。而且又有李骁这个穿越者帮着作弊,对于密集队形实在是没啥热衷的。

        虽然平时训练中依然有队列队形的操练,但那真心只是用来应付阅兵和上级检查的,真正在战斗中,按照李骁的要求,748团用得更多的是较为疏松的散兵阵型。

        尤其是在房屋密集的街道上,748团更是要求避免扎堆,更多的是依靠坚固的工事和完备的防御设施,比如街垒、战壕来抵御敌人的进攻。

        而弗拉斯的人马就完全没有这个意识了,他们几乎是以阅兵队形密集地冲入了狭窄的乡村小道,然后结成一团乱糟糟地向二连的驻地接近,不客气地说,这简直就是自杀行为!

        不过鲍里斯并不着急,哪怕他真心很渴望战斗,也知道关门打狗的重要性,放手让弗拉斯的人马深入村庄接近他的驻地,耐心地等待最恰当的时机。

        另一边弗拉斯也随着殿后部队进入了村庄,倒不是他胆子小,而是为了盯住作为预备队的三连,对这个连他实在是难以放心,而且最后解决达尼尔的时候,他唯一能信得过的也只有自己的警卫。

        这种大事必须得用最可靠的人马,否则一旦失手那真心是后患无穷!

        只不过当弗拉斯进入村子的时候,忽然就停了下来,他敏锐的第六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感觉一走进这个小村子就莫名有种心悸的感觉。

        对于一个从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老兵,弗拉斯立刻就定住了身形,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村庄,一双阴郁的三角眼闪烁着让人捉摸不定的光彩。

        “营长,怎么了?”

        面对部下的提问,弗拉斯却不言语,而是更加仔细地打量着目所能及的一切,每一幢房屋,每一棵树木,每一个街角,只要他能看得清的部分统统是过筛子一样的仔细观察。

        半晌,他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对劲?”

        他的一众心腹可没有那么敏锐的第六感,自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学着弗拉斯的样子也装模作样地观察了一阵子,然后带着一丝不确定地回答道:

        “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啊!营长,你这是看到什么了?”

        弗拉斯皱了皱眉头,不耐烦道:“老子要是真看见了什么,还用得着问你们!”

        这让他的一干部下更是不知所措,既然什么都没看到,那这一惊一乍地是干啥?逗我们玩儿么?

        所以他们只能回答道:“营长,三连可是走远了,不跟上去的话,达尼尔那小子要是溜了就不好了。”

        弗拉斯啧了一声,摇了摇头,好像是要将那种莫名其妙的心悸感扔出去一样,只见他深吸了口气,吩咐道:“继续前进,看紧了那个小杂种!”

        弗拉斯带着警卫队继续前进,但是哪怕他嘴上说要看牢达尼尔可速度却明显地慢了下来,有种在悬崖边小心试探的感觉。

        “怎么回事?这些家伙怎么这么谨慎了?是不是村口潜伏的人暴露了?”

        鲍里斯有些不高兴了,他眼神好,晚上眼睛亮得跟喵星人一般,所以别人看不到的场景他还是能看清楚的。而弗拉斯明显地减速,这肯定不正常!

        “不会啊,我们布置的伏击位很隐蔽,哪怕白天仔细观察都不容易发现,夜间就更隐蔽了,不可能就这么暴露!”

        “而且敌人如果真发现了村口的兄弟,他们就不应该继续前进,应该是有其他状况!副连长,要不要派人去观察一下?”

        鲍里斯却没有同意这个建议,而是果断地命令道:“观察个屁啊!敌人都进村了,再派人去观察不是直接暴露么!通知各战位做好战斗准备,一旦敌人有逃跑的趋势,就不用等我的命令直接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