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所谓的秘密

第二百三十二章 所谓的秘密

        伊兹梅尔这一头是一地鸡毛,布加勒斯特这边也是不妨多让。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存在完全不透风的墙,瓦拉几亚人本身就不算团结保守不住秘密,各种消息不可避免地就会泄露。

        比如俄军已经准备就绪大兵压境,土耳其也逐渐倾向于和俄国一起干涉瓦拉几亚革命的致命消息就走了风!

        革命委员会是全员知晓时日不多,连带着跟革命委员会大佬们有关系有交往的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们也一并收到了风声。一时间布加勒斯特陷入了大地震大动荡。

        有携家带口直接出逃国外的,还有求爹爹拜奶奶哀求外国友人庇护安全的。一时间奥地利总领事馆、英国总领事馆、法国总领事馆的门槛都要被踩断。那真叫客似云来啊!

        连带着让联合调查小组都没有什么愿意关注了。因为大家伙都明白关注也没啥子鸟用,临时共和国都要倒台了,就算联合调查小组的结论一边倒的对临时共和国不利又如何?就算科洪能逼迫临时共和国签订卖身条约又如何?

        不能兑现变钱的条约比擦屁股纸都不如!

        要说起来,科洪恐怕是其中最傻眼的,他是准备狠狠地敲诈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一笔,为英国谋求在瓦拉几亚的特殊利益的。但是如果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在兑现之前就完蛋了,那又有什么意义?

        因为一旦俄国佬回来了,完全是不会认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的账,临时共和国签字的条约一概是不承认的,那不是白费劲了!

        所以科洪也有点焦头烂额,不得不改变策略,一边急吼吼地逼迫临时共和国就范,一边也做另外一手准备。

        可能有人要问了,你不是刚说临时共和国的签字一文不值吗?怎么科洪还要逼他们签字呢?

        原因很简单,能不能兑现也是看人看脸的,如果是一般的国家和个人拿着临时共和国的签字画押,那俄国肯定是不认账的。但英国这种老流氓情况又有所不同,关键的东西俄国肯定还是不认,但一般性的不涉及核心利益的东西俄国人还是会给英国人一点面子,不会把事情做绝。

        所以科洪的想法就非常简单了,那就是有枣没枣打三竿子,能打个枣儿就是一个呗,总比什么都没有强不是!

        而且他这边逼着临时共和国签字,也是一份政绩,虽然没办法兑现,但是忽悠国内的上下两院议员忽悠国内的那些沙雕也是个说法,至少能证明他科洪没有看白戏什么都没做,而是积极努力的工作为大英帝国的利益积极奔走嘛!

        反正科洪是比以前更卖力了,而李骁自然不能让这厮如愿以偿,瓦拉几亚的事情就是这个王八蛋给弄坏的,不找他麻烦狠狠地收拾他是大英帝国不好惹,但不代表不给他添堵不是。

        反正坏他的好事就对了,而且李骁这手里头还真有牌可以打,你什么问什么牌?还记得科索伊男爵夫妇吗?

        这对夫妇不是掌握了一项很重要的秘密吗?这项秘密就跟英国人或者说跟科洪有密切的关系。

        众所周知,瓦拉几亚的革命就是科洪一手怂恿起来的,在这场针对俄国的革命或者政变中科洪肩负着关键角色。瓦拉几亚的这批革命者几乎可以说都是科洪一手拉扯起来的,他不光积极地拉拢扶植布勒蒂亚努兄弟以及国家党这样的上层巨头,还暗中资助了不少瓦拉几亚媒体人和学者,积极地赞助他们完善革命理论寻找革命依据。

        这么说吧,科洪为这些新闻人士和学者提供了大量的经费支持,资助他们生活、讲学以及出版。这里头涉及到了大量的经费,可以说为瓦拉几亚革命者提供了一个温暖舒适的摇篮。

        从这个角度说科洪对瓦拉几亚革命的贡献真的是善莫大焉,但是政治这东西所流淌的血液里每一滴都是罪恶,科洪自然也不是什么圣人。他在积极赞助瓦拉几亚革命的同时也捞了不少的好处!

        英国外交部划拨给科洪的活动经费中,相当一部分以各种形式返回了科洪的腰包,比如说最直接的回扣。另外还有一部分是以委托顾问和咨询的费用形式支付给了科洪以及跟科洪有直接关系的人或者机构。

        这么说吧,科洪之所以积极地为瓦拉几亚革命者造势,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势头越大越反俄和亲英,英国外交部划拨过来的经费也就越多。继而科洪捞钱的机会也是更多。可以说是互惠互利。

        而科索伊男爵就掌握了这方面的证据,不光可以证明科洪直接资助了当今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中一部分大佬,还可以证明科洪和这批大佬打着革命的旗号中饱私囊的暗箱交易。

        如果这曝光了出去,就有一大批亲英道貌盎然的革命大佬要跌下神坛!

        这杀伤力自然是不可小觑,尤其是对科洪来说,他的这些所作所为若是传回了英国,让上下两院的老爷们知道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你们确定这些情况完全属实?”李骁严厉地质问道。

        科索伊男爵忙不迭地保证道:“绝对属实,不敢欺瞒您!若是有一句假话,您就再把我关回去!”

        李骁又问道:“这些来往交易的账目除了科洪和克里斯丁.泰尔知道,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科索伊男爵想了想回答道:“应该还有尼古拉.伯尔切斯库和扬.吉卡知道,只不过他们掌握得并不全面而已!”

        李骁再次问道:“那这些账目现在在谁手里?”

        “克里斯丁.泰尔!”

        这个名字让李骁有点为难,因为据他所知,这个家伙现在并不在布加勒斯特,而是早早地就躲到了伊斯坦布尔,估计相关账目也被他一起带走了。

        沉吟片刻之后,他果断地有了决断,对安东吩咐道:“你立刻走一趟伊斯坦布尔,去找大卫.勒伯夫先生,请求他协助你去搞到这些账目,因为它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