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设套(下)

第二百三十六章 设套(下)

        可能对扬.康斯坦丁来说栽赃给俄国和瓦拉几亚亲俄派是最好的也是最简单的选择。但李骁并不这么看,首先嘛他毕竟是个俄国人,虽然跟尼古拉一世关系紧张,但总不能吃俄国的饭砸俄国的锅吧?

        更何况栽赃俄国显得太刻意,正常人都知道之前爱德华斯爵士的事就已经把俄国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一波都没有完全摆平,俄国和亲俄派吃多了撑的继续给自己拉仇恨啊!

        没有这么搞事的,也没有这么傻的人。更何况要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就得似真似假,真的里头有假的,假的里头掺着真的,混在一起让科洪烧脑去,这样才管用。

        所以李骁交代道:“栽赃给奥地利和我们法国,但是这些证据做得假一点,最好能让人看出是有意栽赃的,然后留下一点尾巴指向土耳其!”

        扬.康斯坦丁都愣了,不光是因为李骁狠起来连自己的祖国都栽赃,更因为指向土耳其是什么鬼?这有什么用?

        作为一个瓦拉几亚人,扬.康斯坦丁是看不起宗主国土耳其的,视之为近东病夫之国。如果不是因为列强需要在巴尔干地区维持平衡,防止一家独大,奥斯曼土耳其早就不存在了。

        所以栽赃土耳其有什么用?在瓦拉几亚问题上一直在划水的土耳其就算被卷进来,又有什么用?

        李骁笑道:“土耳其的用处大了。俄国、奥地利、法国、英国好像才能决定瓦拉几亚的命运,甚至普鲁士看着都比土耳其人有发言权。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瓦拉几亚主权在土耳其!”

        “土耳其人不管表面上装得再不在乎瓦拉几亚,再淡定,实际上他们都是不愿意看着瓦拉几亚就此独立的,甚至土耳其民间一直有呼声,希望回复帝国往日的荣耀,希望重新控制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等附属公国!”

        这一点扬.康斯坦丁倒是不否认,不管是谁都不希望看着自家土地被一群外来的强盗不讲道理的合伙瓜分。土耳其人虽然废柴了一点,但脸还是要的,尤其是那些被教义弄得很极端的土耳其,那真心是很疯狂的。

        不过扬.康斯坦丁还是不明白,栽赃土耳其人意义何在。

        李骁哈哈一笑道:“你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不甘于失去瓦拉几亚的极端土耳其势力,为了继续奴役和控制瓦拉几亚,故意在暗中制造事端,挑起英法俄奥等国的争端和冲突,让各国互相厮杀一边坐收渔翁之利……”

        扬.康斯坦丁傻眼了,某人的这一套理论听着还真像那么回事,如果操作得当,那还真可以唬人的。毕竟对于英法俄奥等国来说,内部撕逼归撕逼,但是欺负土耳其这个事儿上基本还是一致的。谁让土耳其好欺负以及是异教徒呢!

        而土耳其民间对西方的仇恨也一点儿都不少,也真有一大批仇视西方想要恢复往日荣耀的“梦里人”。栽赃给他们,确实是最合适的!

        想到这儿,扬.康斯坦丁不禁愈发地佩服李骁的高明。土耳其来背锅确实最合适,既能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还能隐隐约约对爱德华斯爵士的案子有交代,至少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还能提出另一种可能,那就是疯狂反对西方的土耳其狂信徒的干的,所有的一切都能解释得通。

        这让扬.康斯坦丁不禁有点跃跃欲试了,操作得当既打击了科洪拿到了关键证据,还能甩锅,这叫一个漂亮。甚至他还能隐约猜出李骁刚才的话还话里有话,恐怕深意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局恐怕比想象中要大得多!只不过他智慧有限,还没有完全猜透某人的用心。

        不过扬.康斯坦丁也不着急,他完全可以走一步看一步,随着抽丝剥茧某人的目的不可避免的要暴露的,而作为执行者,他必然能提前一步知道,可以早做准备嘛!

        扬.康斯坦丁有点小兴奋和心满意足的走了,他猜得确实没有错,李骁确实是锅中有锅,只不过最后这一口锅其实是给瓦拉几亚准备的。如果最后曝光的事实是瓦拉几亚人在幕后策划和实施了这一切阴谋,那列强会怎么看待瓦拉几亚呢?

        不过这口巨锅一时半会儿,甚至十年八年都不会被扔出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李骁掌控扬.康斯坦丁的手段,只要捏住了这个把柄,就不怎么害怕这货翻天了!

        可以说李骁这一次是将所有人都给算计进去了,只要进了这个局,谁也别想置身事外。而对他比较有利的是,就算最后扬.康斯坦丁把他供出来了,他这个身份是假的,可以推得干干净净,顺带着也给法国人带一口黑锅不是。

        送用完了扬.康斯坦丁,李骁就开始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怎么样才能给科洪致命一击。毕竟就算有账本不代表就一定能搞垮那货,以英国官僚的尿性,撒谎推卸责任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想要一击致命还得周密地策划一番……

        另一边,科洪并不知道李骁已经对他伸出了黑手,还在那里按部就班的捞钱,除此之外,就是向帕默斯顿寻求支持和输送利益,毕竟没有这位顶头上司罩着,他这边也没办法愉快的捞钱不是。

        吃独食是肯定不行的,不孝敬好了帕默斯顿,人家凭什么罩着你,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脱开利益谈感情那都是耍流氓啊!

        “亲爱的老朋友,随着瓦拉几亚事态逐渐恶化,这个国家陷入了整体的骚动之中,胆小如鼠的瓦拉几亚贵人们集体出逃,他们所携带的财富是惊人的,何如更好的利用这些巨额财富就是当前我们最重要的问题……”

        “既然无法避免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覆灭,那至少要让这个覆灭的国家为大英帝国做出最后的贡献……我急需您加大支持力度,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愚蠢的瓦拉几亚人相信,我们才是他们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