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三百章 找错人(上)

第三百章 找错人(上)

        对科洪来说有了目标那事情就好办了。想办法试探一下法国人和俄国人,看看他们的反应不就一清二楚了。

        想做就做,科洪直接对弗罗林.普罗佩利塔说道:“普罗佩利塔先生,对于您的工作我是相当的不满意,过去了这么多天,我国公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而您竟然一点儿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找到。”

        “更可气的是,您现在竟然还告诉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您需要多久?一个星期还是一个月?还是说一年,要不要我给你十年,不,我想一百年才是您确切需要的时间吧!”

        如果是别人被这么当众嘲讽奚落那绝对是抬不起头来无颜见人,但弗罗林不是别人,作为已经投靠卖身俄国的瓦奸,他并没有把英国人当一回事,英国人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反正等临时共和国垮台之后,老子的主人一来,那时候看你还能拿老子咋地。

        【你丫的就珍惜这最后的嘚瑟时光吧!】

        当然,弗罗林也没有傻到把自己的真实情绪表现出来,他就是那么唯唯诺诺低眉顺眼,就好像一团面似的。

        科洪对此到也没有意外,因为瓦拉几亚人一直都这样,一个个在他面前都跟鹌鹑似的,一点儿气性都没有,随便教训也不用担心他们反抗。

        所以此时科洪并没有意识到弗罗林其实是个亲俄派,因为他潜意识里认为这货的本家伊戈尔是亲英派,这货不说也亲英,至少不会是亲俄派,最起码也得是向着瓦拉几亚临时共和国的吧!

        因为这个认知错误,导致了他选择弗罗林传递对法国的试探其实是个错误的选择。

        科洪教训了弗罗林一顿之后,看似随意但实则是蓄谋已久地话锋一转道:“对您的能力我已经不抱任何指望了,因为您和您的警察唯一靠得住的就是你们根本靠不住!所以这段时间我也没有闲着,指派了得力干将前往搜寻和查证,根据我们的调查,这次的失踪事件跟法俄两国脱不了干系!”

        弗罗林顿时吃了一惊,因为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他之前既没有听说过英国人有自己去调查过,也没有发现英国人失踪和法俄有什么关系。突然地科洪就抛出这么个惊天消息,这是闹哪样?

        弗罗林震惊了,所以微微张开嘴,目瞪口呆地望着科洪,完全就是一副傻鸟的样子。

        对科洪来说,他就很满意弗罗林的表情了,他就喜欢看着瓦拉几亚变成傻鸟,傻鸟才好对付么!

        “您很惊讶?”

        弗罗林傻乎乎地点头道:“是的,总领事阁下,我很惊讶!因为……”

        科洪慢条斯理地问道:“因为什么?”

        弗罗林嘟囔了半天才磕磕巴巴地回答道:“因为……因为我们完全没有发现这方面的线索……”

        科洪打断道:“那很正常,我早就说过了,您和您的部下都是废物,什么也指望不上!我们发现的线索是很确切的,有充分证据的,是完全可信的!”

        科洪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弗罗林的表情,看着这个不甚聪明的家伙一脑门子都是问号,这让他很是满意也很是得意,他相信这个傻瓜出了英国总领事馆之后,就会将这个劲爆的消息传播开来,到时候法国人和俄国人绝对会有反应的!

        那弗罗林此时此刻心里头都在想什么呢?他确实有点在意科洪的话,但他也不是特别着急,因为他很清楚阿列克谢肯定没有参与英国人失踪案,至少他是没听说俄国人搞了这个事儿,所以他怀疑这事儿应该是法国人干的。

        而既然是法国人干的,那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他又不是扬.康斯坦丁拜在了法国门下需要为法国主子操心。他只需要看法国人的笑话就好了!

        所以愣了半天之后,弗罗林问道:“那您是否可以将相关证据或者线索移交给我国,以方便我国政府进行追查呢?”

        科洪有毛线的证据,他这就是全凭一张嘴好不好,所以他断然拒绝了弗罗林的要求:“抱歉,我表示拒绝!”

        弗罗林很不配合地问道:“为什么呢?您既表示有怀疑的对象,但又拒绝出示证据或者线索,如此一来,就算此案真的涉及其他国家,我国政府无凭无据也无法追查啊!”

        科洪到没有不高兴,如果弗罗林什么都不问那才叫不正常,那样他反倒要怀疑弗罗林是不是有问题了。

        “因为相关线索和证据涉及到了一些敏感人物,为了确保查明真相,我方不得不秘密侦查,所以暂时无法向贵国移交!”

        弗罗林一听,还乐得高兴,因为这个皮球他知道该怎么踢了,所以他很委屈也很歉意地回答道:“既然如此,那尊敬的总领事阁下,我不得不很遗憾地告之您,如果您无法出示线索和证据,那么我国政府无法配合贵方进行调查,也无法确认贵方之前的调查结果是真实可信的。我国政府对此只能不予置评!”

        科洪也知道弗罗林会这么说,但本来他的目的就是打草惊蛇,就是要让弗罗林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而已。这样的话,只要他盯紧了法国人和俄国人,只要这两家有问题,就无法逃过他的眼睛。

        什么,你问科洪为什么不通过正式渠道表态,比如开个时髦的新闻发布会什么的?怎么可能那么干!因为科洪根本就是猜测,手里头一点儿证据都没有,他如果贸然公开表态,那必然引起轩然大波,法俄两国肯定要找他要说法,那时候他拿什么交差?

        要知道罗素那边还憋着要搞他,他要是这么搞,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所以这些话只能通过第三者的嘴巴传出去,而弗罗林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当然表面上该做的戏他还是要做圈套的,所以他立刻勃然大怒,狠狠地痛斥了弗罗林一顿:

        “什么叫贵国只能不予置评?我国公民在贵国无端失踪,贵国竟然只能不予置评,这就是贵国政府的态度么?我看贵国根本无意查明真想,甚至不排除贵方也参与到了这件骇人听闻的案件之中!我很怀疑贵方也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