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夺路狂奔(上)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夺路狂奔(上)

        弗拉斯的头很疼,炸裂的那种疼,就像被人用斧子将脑壳劈开了一样疼。除了头疼之外,他脑袋里更是胀,耳朵还里嗡嗡的响个不停。

        弗拉斯有点儿迷糊,他努力地想要抬起手,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手就是不听使唤,不管是左手还是右手仿佛都不是他的了。

        他觉得浑身不得劲,除了头痛之外好像说不出哪里不舒服但又总觉得哪里都不舒服,反正就是别扭难受。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让弗拉斯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动脑子,甚至他觉得自己头脑里一片空白,根本就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

        弗拉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只知道这种状态很不正常很不对劲,很危险!如果不赶紧摆脱这种状态,恐怕立刻就会交代了账。

        弗拉斯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被疼痛和莫名的别扭感所干扰,毕竟尽快恢复理智重新思考。

        这种暗示好像有点作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弗拉斯心头的烦闷和躁动开始消退了,虽然脑壳依然是裂开似的的疼痛,但他总算可以思考了。

        【我在那里?】

        【我这是怎么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

        弗拉斯在心底发出了灵魂三问,只不过答案却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好半晌他才慢慢想起事情的原委:好像他前往投靠卢卡夫,和对方达成了一致,然后就在卢卡夫的庄园里安顿了下来。

        再然后就是无聊的等待,然后就是吃吃喝喝,好像卢卡夫又招揽了他一次,然后他还是拒绝了,再接着吃饭喝酒……

        回想到喝酒的时候,弗拉斯的脑壳莫名地更加疼痛了起来,那种要裂开的感觉简直让人抓狂。

        【是的,喝酒,我好像喝了不少酒,然后就回房休息,再然后……】

        再然后弗拉斯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难道是他喝多了,这是喝断片了?

        只不过这个可能性立刻就被弗拉斯排除了,因为他是个很自律的人,不说滴酒不沾,但绝对不会喝醉,而且以他的酒量就昨天那点儿酒根本不可能断片!

        【我艹!】

        弗拉斯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昨天的酒肯定有问题,他绝对是被卢卡夫给阴了!

        这个觉悟立刻让弗拉斯汗毛倒竖,因为如果这一切都是卢卡夫的手笔话,那他绝对是凶多吉少了。可弗拉斯又有点想不明白,卢卡夫为啥要这么着急除掉自己呢?

        弗拉斯觉得自己跟卢卡夫聊得还是不错的,从卢卡夫的反应可以知道他很满意自己出的主意,既然如此,那既往的恩怨不说一笔勾销,至少也不会这么着急跟他算账吧?

        更何况现在米赫耶维奇还没有倒台,他何必这么急急忙忙地除掉自己呢?

        弗拉斯想不通,而且就是这一会会儿的思考就让他脑壳更疼了,就像有人用钢刀在他脑浆里搅和一样。顿时他不由得哼了出来。

        “呦呵,这家伙还活着?能放翻一头北极熊的药量都没弄死他,这货够可以啊!”

        “好像是个当兵的狠人吧,可惜了,醒过来干啥,睡得迷迷糊糊上路还舒服点!”

        这两个声音让弗拉斯立刻是出了一身冷汗,很显然,他虽然还没死,但也离死不远了。按照这两个声音的说法卢卡夫显然是铁了心要除掉他,这如何是好!

        弗拉斯心里头倒是没有悔意,因为从他决定去见卢卡夫的时候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因为反正留在藏身处也是死路一条,他是不搏也得搏啊!

        弗拉斯现在只恨自己警惕性还是太低了,竟然被卢卡夫这只老狐狸给耍了,想他精明了一世,竟然在这里翻了船,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只不过么,弗拉斯确确实实是个狠人,别人这个时候估计是万念俱灰万分沮丧,但是他没有,他想的确实怎么最后搏一把!

        没有再理会那两个小声交头接耳的声音,弗拉斯全副心思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努力地试图唤醒自己的手脚,试图恢复一点儿挣扎的力量。

        这种努力并不是徒劳的,因为过了一会儿,弗拉斯虽然没能恢复行动力,但他的感知又恢复了一点。他发现自己被套了一个头套被绑得结结实实的,而且此时应该是在一辆马车上,看样子卢卡夫是准备在庄园之外解决他。

        这个发现让弗拉斯又稍微恢复了一点希望,虽然被捆得很结实,但这一路上应该还有时间,只要他能渐渐恢复行动力,就有可能脱困。

        顿时弗拉斯让自己更加冷静了下来,努力地感受着依然毫无知觉的手脚,一次、两次、三次……他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尝试了多长时间,随着车轮碾过一个深坑,咚的一撞让他背后一疼,再接着他终于感受到了肩膀,借着是针扎一样麻木的手臂最后是手指。

        弗拉斯心头一喜,能恢复知觉就好,只不过他发现自己的双臂那个叫麻啊!那种针扎一样的感觉直冲脑门,差点让他“酸爽”得叫出来。

        好一会儿,随着这种针扎似的麻木渐渐消退,弗拉斯终于能活动活动手指了。只不过这很艰难,因为他被捆得实在太紧了,拇指粗的绳子缠了一圈又一圈,每一条都紧紧地嵌入了他的肉中,稍微一动就感觉摩擦得火辣辣的疼。

        弗拉斯知道这么挣扎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捆得实在太紧了,根本不是现在这个状态的他能挣脱的,所以他开始尝试活动腿脚,这比恢复手指头的感觉容易了不少,很快他就感觉自己的脚又回来了。

        而更让弗拉斯欣喜的是,腿脚并没有被捆住,大概是对方觉得下药加捆了上半身就足够保险了。殊不知,像弗拉斯这样的狠人绝对不能让他有一丝一毫的空子可钻,否则必然是要后悔的。

        不过弗拉斯并没有贸动,因为他很清楚,就算他能跑能跳,但对方毕竟人多,说不定手里头有刀有枪,而他逃跑的机会只有一次,失败了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弗拉斯重新安静了下来,不过他并不是傻等,而是努力地积攒力量以及恢复神智,静待逃跑的时机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