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御前会议(八)

第三百七十九章 御前会议(八)

        围观的群臣大部分心里头就跟明镜似的,就看着乌瓦罗夫在那里表演,既不拆穿也不附和,就跟看戏似的。

        为什么大家伙的反应如此冷淡呢?原因很简单,拆穿的话会得罪死乌瓦罗夫,而这个混蛋别看职务不是多么紧要,但是在尼古拉一世心中的地位还是没得说的,开罪他不合算。

        至于附和他,一起组团刷一波?对不起,咱们没兴趣当你的跟屁虫。因为风头都被乌瓦罗夫出光了,跟随者附和刷不到什么好处,只会便宜了乌瓦罗夫让尼古拉一世以为这货的话深入人心人人响应。

        自然地,没有人愿意当陪衬和绿叶。既然你乌瓦罗夫想出风头那你就一个人单刷呗。至于日后会不会被尼古拉一世和亚历山大皇储看穿,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只不过在此时,不管是尼古拉一世还是亚历山大皇储对乌瓦罗夫的印象那是别提有多好了。尤其是亚历山大皇储,多少年了,他一直都是单独面对老头子的羞辱,今天终于有人帮他说话了,他那个感动啊!

        反正现在在亚历山大心中第一号忠臣就是乌瓦罗夫,第二号忠臣是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今天这两人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让他觉得只有像这两人一样平时沉默寡言关键时刻仗义持言的臣子才是最忠诚的好臣子。

        至于什么缅什科夫,什么老阿德勒贝格,这些家伙通通靠不住,一道关键时刻就变成了软脚虾,屁用都没有。

        反正返回住所之后,亚历山大皇储很是感叹地对好朋友巴里亚京斯基公爵感叹道:“今天我才知道真正的忠臣是什么样子的!”

        巴里亚京斯基公爵对今天国务会议上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知道自家主子今天是受了多大的屈辱,只不过他对亚历山大皇储口中的两位忠臣看法却不是那么好。

        在巴里亚京斯基公爵看来,整个宫廷当中最危险的两个人就是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和乌瓦罗夫伯爵,这两位伯爵都是那种让人看不出深浅看不出情绪的存在。

        他们的所有感情和情绪都被一层厚厚的浓雾所笼罩,你永远也不知道他究竟是高兴还是痛苦,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忠诚。

        在巴里亚京斯基公爵看来,只有那种最危险的人才需要如此深沉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其他的正常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都会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而通过解读这些表现出来的情绪才能分辨此人的真实情绪。

        一切看不出深浅的人都是老狐狸,都是不可靠的,至少是算不得忠诚的。反正巴里亚京斯基公爵不愿意跟那两位打交道,他宁愿去亲吻土耳其人或者波斯人也不愿意同那两位握手,因为他们实在太可怕了!

        只不过么,看着在兴头上的亚历山大皇储,巴里亚京斯基公爵也不好多说什么,而且那两位毕竟在关键的时刻拉了亚历山大皇储一把,这时候在皇储面前说他们的坏话,等于是自讨没趣。

        当然,作为朋友巴里亚京斯基公爵也不会什么都不说,只不过他讲得很隐晦:“殿下,那两位伯爵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我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如此果断地为您说话,以前看他们的表现我还以为他们城府很深呢!”

        其实巴里亚京斯基公爵话的重点是城府很深,其实就是在提醒亚历山大皇储多长点儿心,别被一时的假象蒙蔽了。

        只不过么,亚历山大皇储没有听出来,他还以为巴里亚京斯基公爵跟他的感触一样,都觉得以前误会了那两位呢!

        “是啊!今天若不是他们仗义持言,恐怕我这个皇储就做到头了!”亚历山大皇储很是感叹地说道,“后来我专门去向他们两位道歉,邀请他们一起共进晚餐,您猜他们是怎么回答的?”

        巴里亚京斯基公爵苦笑不已,他还真没想到亚历山大皇储这么猴急,竟然已经去找过那两位了,不过听皇储的话这两位似乎是拒绝了?

        “是的,他们都是一口拒绝了!”亚历山大皇储越说越兴奋了,“乌瓦罗夫伯爵说今天他不过是做了臣子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他的职分不需要表彰;而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则说他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这两位跟其他人果然不一样,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迫不及待地表功了,但他们却根本不觉得自己有功劳,这种品格实在是太值得敬佩了!”

        巴里亚京斯基公爵愈发的觉得事情大条了,看样子亚历山大皇储对那两位印象已经好得不得了了,果然不愧是深藏不露的老狐狸,知道这时候假装清高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只不过有一点巴里亚京斯基公爵想不明白,虽然提前给皇储留下好印象非常重要,但是有必要下这么大的本钱么?你看看乌瓦罗夫,这回简直是豁出去了下本,他就不怕血本无归?

        更何况现在尼古拉一世还是春秋鼎盛之时,身体健壮精神头好得不得了,一天骑几个妞都不带喘息的。就算要拍亚历山大皇储的马屁,这也太早了吧?怎么也得等到尼古拉一世精力衰退命不久矣的时候再下本啊!

        这就是巴里亚京斯基公爵比乌瓦罗夫和罗斯托夫采夫差的地方了。或者说这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亚历山大皇储的侍从武官,几乎天天都在刷亚历山大皇储的好感,所以看不到刷好感的重要性。

        对乌瓦罗夫和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来说,他们本来就是尼古拉一世的心腹,不能跟亚历山大皇储太过于亲近,否则那就是取死之道。所以好不容易有了光明正大刷亚历山大皇储好感的机会怎么能够错过?

        当然啦,乌瓦罗夫和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刷好感的出发点还是有所不同的。前者那是为了继续兜售他“东正教、专制制度、人民性”三原则给亚历山大皇储,那才下血本去刷。而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不过是未雨绸缪闲时落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