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无缘和有缘

第四百七十三章 无缘和有缘

        科苏特和李骁还真是没缘分,一开始李骁就想联系他,可惜苦于没有关系,好容易说动了珀斯,结果这家伙又跑出去浪了,就在此时,事情的发展又出了新的变化,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回到了佩斯!

        那么李骁是怎么知道他回来了呢?原因很简单,之前他曾经拿着扬.康斯坦丁的“介绍信”去拜访过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给这货留了口信。所以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回到佩斯之后,很快就写了回信,欢迎李骁和勒伯夫去找他。

        “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勒伯夫坐在马车上很是郁闷的吐糟道,“你晚两天走或者早两天回来会死啊!”

        勒伯夫的郁闷是有原因的,因为托人办事最怕的就是眼前这种情况,同时求到了两个不太对付的人头上,万一让他们知道李骁这是脚踩两只船,那可就精彩了。

        李骁也有点郁闷,觉得自己还是太急切了些,应该多等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几天的,现在虽然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和科苏特关系似乎还没有像历史上那么糟糕,但谁能说得准这两人真实关系是什么样子?

        万一这两人关系早就破裂了,他们的做法就很不妥当了。

        李骁叹了一声:“走一步看一步吧,先谈谈他的口风再说!”

        勒伯夫也点点头,也只能这么做了,只不过他对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突然返回佩斯有点奇怪,这家伙不是去维也纳了吗?怎么半路又跑回来了?

        李骁对此也颇为疑惑,因为按照历史进程,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应该整军杀到了维也纳,一直到十月份左右奈何不了温迪施格雷茨和耶拉契奇救不了维也纳的起义者才被迫撤退。

        眼下这个时间点他不应该在佩斯,而且正好是科苏特离开佩斯的时候他跑了回来,这个信息量有点丰富啊!

        不过李骁也没做太多无端的臆测,因为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并不是像拿破仑那样偷偷摸摸的从埃及跑回巴黎,而是光明正大的回来,至少他没有躲躲藏藏,很难说这里面是不是有正经原因。没有发现关键的证据之前最好不要随便臆测,因为这会干扰判断,搞不好会坏事的。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看上去仪表堂堂威风凛凛,个子高大而且一张脸棱角分明,连鬓络腮胡子和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让他看着就觉得鼓劲。反正李骁这个小矮人跟他站一块,感觉更想矮矬穷。

        “先生们,原谅我时间紧迫,只能在办公室里接待你们!”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语速很快,但吐字清晰利落,听声音就知道是个爽快人。只不过他法语一般般,很匈牙利化。由此可见他的出身并不是特别好,毕竟法语是欧洲贵族的传统技能,不能说一口地道的巴黎腔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贵族。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一边说话一边快速地在文件上签字,这里面又能看出他的性格特点。有点不拘小节的意思,而且李骁看他那签阅文件的速度,着实有点过于快了,不少文件都是匆匆一目十行的扫过,然后就是刷刷的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解决问题。

        不过李骁依然不准备就给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贴一个粗枝大叶的标签,因为天知道这些文件究竟是些啥,而且你敢保证这不是格尔盖伊.阿尔图尔故意展示给你看的东西吗?

        政治人物都会掩藏自己的情绪,有的人擅长戴面具,可以像前面人一样活灵活现。还有的则像铁面人或者阴郁的僵尸完全没有任何情绪,比如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当然还有人很善于演戏,他们展现给你看的都是他们故意装出来的人设。

        李骁不觉得一个今后掌控兵权而且成为匈牙利实际最高领导人的枭雄会是个粗枝大叶的丘八。除非他是故意让你以为他是个丘八,然后借此牟利。

        所以他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不,是我们贸然来访干扰了您的正常工作,实在是抱歉!”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李骁,依然看不出他究竟是什么情绪,但很显然李骁知道他已经关注到自己了,因为一开始做介绍的时候,这位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勒伯夫那头,毕竟法国外交官的身份更加敏感。

        “感谢你们的谅解,”格尔盖伊.阿尔图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要处理的琐事实在太多了,与其跟这些该死的文件打交道,我宁愿操起刺刀跟奥地利人拼命!”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似乎故意在为自己打造豪爽直接的人设,但他越是大大咧咧李骁就越是小心,他笑着回答道:“您太客气,再次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见我们,希望我们没有干扰您的正常工作。”

        格尔盖伊.阿尔图尔不动声色地又扫了一眼李骁,他也有点看不透眼前的小矮人,其实看到扬.康斯坦丁的信时,他是有点奇怪的,因为他跟扬.康斯坦丁其实不过是点头之交,双方的接触并不多。

        也就是在瓦拉几亚革命取得暂时胜利的时候,他写了一封祝贺信,毕竟瓦拉几亚和匈牙利就是隔壁邻居,大家又有相似的敌人,报团取暖也是正常。

        但后来随着匈牙利革命蓬勃发展以及瓦拉几亚形势一天不如一天,双方的联系几乎也就中断了,这次扬.康斯坦丁突然给他写信,还特别介绍了两个法国友人,并摆脱他照拂一二,他是既奇怪又莫名其妙。

        因为他想不通自己能照拂法国人什么,而且瓦拉几亚都危在旦夕了扬.康斯坦丁还有心思关照法国友人,这不是莫名其妙吗?

        当然格尔盖伊.阿尔图尔最想知道的是这两个突如其来的法国友人究竟想做什么。他可不是三岁的孩子,不相信法国人突然造访是不带目的或者功利性质的。

        “感谢你们的慷慨和理解!”格尔盖伊.阿尔图尔决定试探一下:“那我们就长话短说,两位到佩斯来是准备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