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硬怼(中)

第五百五十六章 硬怼(中)

        包贾尼自然不能让塞切尼这么一走了之,那意味着联合革命政府的倒台,意味着在这个最危险的当头匈牙利革命者内部的大分裂,这时候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内部撕逼啊!

        但是塞切尼的态度又是十分明确的,那就是包贾尼如果继续和稀泥,那他就断然不玩了。所以解决的办法就是包贾尼不能和稀泥,必须找科苏特讨要一个说法!

        看了看满脸愤懑的塞切尼,然后又瞧了瞧像是一本正经的科苏特,包贾尼陷入了天人交战,沉思了良久他终于做出了选择:

        “科苏特先生,塞切尼伯爵的话非常有道理!我们已经受够了你的胡搅蛮缠,谈工作您就老老实实的谈方法或者措施,不要老是张口闭口都是阴谋论!没有人要逼你下台,我们要的只是解决问题。如果您不能解决实际问题,那不需要任何阴谋,作为总理我只能请您离开!”

        关键时刻包贾尼最后还是选择了塞切尼,毕竟塞切尼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左膀右臂,离开了塞切尼他什么都做不了,而科苏特也确实让人恼火,总是在扯淡不解决实际问题!讲心里话他也有点受够了!

        更何况,包贾尼还是有点政治眼光的,他看得出塞切尼是个实心眼,他刚才所言的不是威胁也不是以退为进,那是真会撂挑子的。而科苏特则不一样,看似一本正经看似满口威胁论,但他真的舍得财政部长的宝座,真的舍得让内阁垮台吗?

        很显然科苏特是舍不得的,所以怎么选择就很简单了,敲打一下这个不老实的家伙也没坏处。

        果不其然,科苏特傻眼了,只能说他是玩火自焚。没有人能在政坛总是一味地耍流氓,流氓手段刷多了,人家也是会免疫的。

        所以现在他就很被动了,要么老实满足塞切尼和包贾尼的要求,做一点事实,要么就会被包贾尼辞退,从而引发一系列的充满了不确定的政治走向。

        那么科苏特会怎么选呢?

        其实看看形势就知道,他只可能退让。毕竟现在他是国防委员会主席,大局走势还是在他的掌控中,包贾尼和塞切尼的要求并没有对他的政治地位产生实质性的威胁。

        讲直白一点,就算通过了发行新债券的议案,科苏特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失,包贾尼和塞切尼也没有政治上的得分,这个事儿其实并不大。

        科苏特之所以开始不想做,那就是以为可以继续施压给保守派,保持对保守派的高压压迫,让他们无法翻身。而且他本人也有点腻味李骁,就是拖着不办想给法国人一个警告。

        但现在包贾尼和塞切尼选择了直接掀桌子,那科苏特肯定必须得让步,否则一旦内阁倒台,重新选举,重新组阁,意味着一切都要重头开始,也意味着他把控的大局暂时会被颠覆。

        可能重新大选之后他依然可以掌权,但问题是那需要时间,而现在他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啊!

        所以维持现行体制,保持当前的状态其实对科苏特来说更重要也更有利,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肯定不想做出改变。如此一来包贾尼说不准备继续这么玩下去了,他肯干那就怪了!

        但科苏特之前又把狠话放得太满,让他把自己说的话咽回去,首先是觉得没面子,其实是担心被包贾尼和塞切尼看穿了虚实,若是以后这两人动不动就以此相威胁,那他还怎么混啊!

        讲真,科苏特有点左右为难了,继续保持强硬吧,包贾尼已经炸刺了,在强硬就玩不下去了。服软吧,又丢面子容易被看穿虚实。真心是难啊!

        不过再难科苏特也必须做出选择,谁让他玩过火的,更何况对于他这样的优秀政客来说最基本的操作也就是鸡蛋上跳舞军火库里玩火,没有这点金刚钻还混个屁啊!

        科苏特皱起了眉头,似乎对包贾尼的要求十万为难,又好似在考虑方方面面的得失,良久他才装模作样地长叹一声:“先生们,如果依着我个人的脾气,对你们的无理要求我是坚决说不的!但是,在这个危急的时刻,匈牙利更需要团结,匈牙利需要我不计较个人得失求团结,所以哪怕你们的要求十分过分,也十分不合理,我也只能勉强答应!”

        说着,他万分忧虑地又叹了口气:“性,我同意发行新债券,虽然这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但为了团结,我同意了。不过我要最后提醒你们一句,这是我第一次接受要挟,也是最后一次接受要挟,没有下一次了!”

        看上去科苏特好像是做了多大的让步,好像是忧国忧民的圣人,但这真的只是装出来的,他不过是个善于伪装和演戏的伪君子而已。

        不过科苏特是不是伪装是不是演习以及他是不是伪君子都并不重要,至少对包贾尼和塞切尼来说一点儿都不重要。对他们尤其是对包贾尼来说,达成了目的就是最大的欢喜。

        “太好了,可以发行新的债券,我们的努力奏效了!”

        包贾尼是欢欣鼓舞,塞切尼也不妨多让,只不过这两人的欢喜有那么一点点不太一样。

        包贾尼是真的为能够发行新债券而欢喜。而塞切尼其实对是不是能够发行新债券感觉并不强烈,他欢喜的原因是终于第一次让包贾尼对科苏特说不,让包贾尼通过强硬的手段维护了自身的合法权益。

        这对塞切尼来说是个良好的开端,他认为有了第一次,那第二次就容易了。今后再遇上科苏特或者其他人耍流氓玩无赖,那包贾尼就不会一味地退让,会用自己的强硬来解决问题了!

        这可比什么发行新债券有意义得多,这次的成功对塞切尼来说不亚于久旱逢甘霖的及时雨,一扫之前全部的郁闷和阴霾,让他重新对包贾尼对未来又有信心了。

        所以塞切尼由衷地对包贾尼赞叹道:“老朋友,你干得太漂亮了!今后就这么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