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陷阱(下)

第五百六十八章 陷阱(下)

        塞切尼傻眼了,他完全没有料到科苏特会倒打一耙,反而诬陷他是间谍走狗,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下意识的他认为这是科苏特耍花样搞手段玩名堂,登时怒道:

        “鬼扯!这都是你伪造出来的,我认识这些位先生,他们都是一心为国公正无私的绅士……科苏特先生,为了推卸罪责,您竟然已经无耻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科苏特却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是否是臆造的得由在场的先生们审视过我提供的证据才能决定。但是我对调查的结论非常有信心,名单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罪有应得罪无可恕……到是您,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都这个时候了还在为这些奥地利走狗辩护,我看你恐怕跟他们脱不了关系,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一党!”

        说着,不等塞切尼辩解,科苏特就立刻对着众多议员提议道:“先生们,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鉴于塞切尼伯爵跟此案牵连甚深,我建议暂时停止他的一切职务,立刻接受审查!只有这样才能将危险降低到最小!”

        塞切尼这回是七窍生烟了,他不断地为自己辩解以及疯狂地攻击科苏特栽赃陷害。但是吧,这些辩解是那么的苍白,因为科苏特提供的证据实在太充分了,什么偷税漏税走私舞弊一笔笔是清清楚楚,至于那些间谍行为,更是一桩桩有据可查。

        这如何让在座的议员相信塞切尼找来的这些证人是无辜的,相反这只能让塞切尼看起来也非常可疑。如果塞切尼是无辜的,为什么要如此针对科苏特,又要如此为这些贼人出头呢?怎么看他都是有牵连好不好。

        如果不是看在包贾尼的面子上,这个事情议会根本不会继续查证什么了,如此充分的证据足以说明问题,先把塞切尼抓起来好好审讯就是了。

        但塞切尼毕竟是包贾尼的心腹爱将也是保守党的二号人物,就这么把他抓了,事情就没办法收场。更何况多少要给包贾尼一点面子,而且议会也不希望看到转天报纸上出现惊悚的头条新闻,说什么内阁部长是奥地利间谍。

        这让他们如何向群众交代,更何况塞切尼还是革命爆发之初的领袖人物,如果连革命领袖都是奥地利走狗,那本届议会和内阁之中天知道还有多少奥地利走狗啊!

        反正这影响太恶劣了,必须先捂盖子,哪怕塞切尼真是奥地利走狗,那也得先淡化影响,等风声过去了再隐蔽的处理,这个时候不适合将事情弄得太大。

        兴致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的塞切尼失魂落魄的被国民自卫军押出了议会,接下来他将接受议会的专门委员会的审查,暂时被停止了一切职务并且限制人身自由。

        这对他的打击极其巨大,因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明明是他占据上风,明明是科苏特横征暴敛惹是生非好不好,怎么到了最后反倒是他接受审查被议罪呢?

        包贾尼也长叹了口气,自责道:“都是我没能劝住你,我早就应该想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科苏特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很显然这就是一个圈套,他是故意的!”

        塞切尼脑瓜嗡嗡的,他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以及百口莫辩,但暂时已经乱了方寸,想任何事情都集中不了精神,一眨眼就会陷入不断地自我纠结中不可自拔。

        他抓着头发懊恼地问道:“陷阱?我的朋友,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什么都想不明白,这怎么就是陷阱呢?难道那些富商和士绅跟科苏特是一伙的,他们联手陷害我吗?”

        包贾尼摇了摇头,怜悯地看着塞切尼,他了解塞切尼,知道这个朋友思维敏锐,这么浅显的道理不可能想不明白。而现在他竟然脑子里一团浆糊,可见这个事儿对他的打击和影响有多么大。

        他解释道:“不,那些混蛋并没有和科苏特联手。而是科苏特利用了他们……这些混蛋对我们撒谎了,他们确实有偷税漏税走私的行为,甚至他们也确实跟奥地利人眉来眼去勾勾搭搭……”

        “很显然科苏特早就发现了这些苗头,但是故意不说穿,而是故意给他们施压,迫使他们向我们求助……再然后只要您为他们说话,他就可以借题发挥大做文章了!”

        塞切尼傻眼了,他稍微想了想就知道包贾尼分析得很有道理,事情的真相已经是八九不离十,这确实是个针对他的陷阱。或者说这是一个针对保守党的陷阱,不管是他还是包贾尼或者其他保守党议员,只要在议会上就此发难,那就落入了他的陷阱!

        “这个混蛋!”塞切尼骂娘了,他狠狠地锤了一下墙面,暴怒道:“难怪之前我们去找他他就一直避而不见,根本就是故意的!”

        包贾尼也叹了口气,现在回想起来科苏特的陷阱其实并不算高明,之前的种种不寻常的迹象已经说明了问题。只不过他们太天真,根本没往那个方向去想。

        包贾尼自责不已,觉得自己这个党魁做得真的不合格,如果他能够更机灵和谨慎一点,塞切尼也不会身陷囫囵了。

        塞切尼到没有怨恨包贾尼的意思,他更多的是自责,毕竟包贾尼之前一直在劝他谨慎从事,但是他并没有听,现在掉陷阱里完全是咎由自取。

        除了自责之外,塞切尼更多的是怨恨,目标自然是科苏特。因为他对科苏特卑鄙的做法十分不齿,这哪里还像个正人君子了?更何况科苏特既然早就知道那些商人和士绅有问题,那为什么不早点去查呢?

        他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这些家伙从事危害国家利益的罪行,就这么看着国家利益受损,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顿时塞切尼是怒发冲冠破口大骂起来,可他那满腔的愤怒在这囫囵之中显得那么可笑和无助,对于解决实际问题一点儿帮助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