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三张 隐情(下)

第六百一十三张 隐情(下)

        拉扎列夫语重心长地对叶尔莫洛夫说道:“我的老朋友,就算如此您也不至于如此对待那位大公,迁怒于他吧?”

        叶尔莫洛夫撇了撇嘴道:“我哪里有迁怒?难道您不明白吗?我是上了陛下黑名单的人,那位大公如果跟我相交过密,对他不是什么好事啊!”

        拉扎列夫顿时默然,因为叶尔莫洛夫说得很对,对于小心眼的尼古拉一世来说,任何他不喜欢的人都办法翻身的,比如叶尔莫洛夫比如沃龙佐夫公爵。

        这两位能力如何?那都是没得说的,尤其是后者那是能文能武,比什么帕斯科维奇、缅什科夫强出一个维度好不好。但为什么他们都得不到尼古拉一世的重用呢?

        很简单,跟尼古拉一世相性不合。沃龙佐夫和叶尔莫洛夫都不喜欢尼古拉一世搞的一套禁锢人心的东西,对尼古拉一世来说这两个就是刺头和不稳定因素,所以能力再强也不用,还必须狠狠打压

        所以这些年只要是跟沃龙佐夫和叶尔莫洛夫关系好的军官或者朋友都谈不上什么前途,一概都在尼古拉一世的黑名单上,这货不蹬腿就没有翻身的机会。

        自然地作为爱惜人才的叶尔莫洛夫,哪怕十分欣赏李骁也不愿意跟李骁来往过于密切,否则让尼古拉一世知道了能有李骁的好果子吃?

        这也算是老一辈对年轻一辈的爱护吧!

        听明白了叶尔莫洛夫的理由之后拉扎列夫只能长叹了一声,不知道是哀叹俄国这个让人无语的沙皇还是哀叹叶尔莫洛夫一心为国却明月照沟渠的结局。

        不过若是让李骁知道了这一切,估计也就是耸耸肩和撇撇嘴,虽然感激叶尔莫洛夫的爱护,但他只想说:“你们太小看了那个老阴逼了!”

        确实,尼古拉一世治国不怎么样,但是玩弄帝王心术和权术却很有一套。就算叶尔莫洛夫故意装出不喜欢李骁的样子,恐怕也躲不过他那双狗眼。

        更何况李骁是自家事自家知道,他早就上了尼古拉一世的黑名单,而且排名绝对比沃龙佐夫和叶尔莫洛夫高,所以就算他跟叶尔莫洛夫来往密切那也是虱子多了不怕咬。

        当然这一切李骁是不知道的,当然就算这次会面不是那么开心,李骁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对他来说觉得叶尔莫洛夫的失礼很可能是老将军的怪癖,可能他平时生活中就是这么豪放不拘小节,更何况人家年龄都能给他当爹的,被调侃两句也无所谓啦!

        再说啦,李骁他忙啊!哪有那个小肚鸡肠的时间,辞别了拉扎列夫和叶尔莫洛夫之后,他还要赶去跟阿列克谢、列昂尼德等好朋友碰头,还有一屁股事情等着他去解决呢!

        尤其是阿列克谢,这货可是关系到他未来在瓦拉几亚的布置和收益的,得好好交代一些事情。

        “伙计们,你们可是想死我了!”

        一上来李骁就跟几个朋友抱成了一团,他倒没有说谎,对这几个朋友还真是有感情,确实让他想念不已。

        “伙计们,为我们在异国他乡的再次聚首?    干杯!”

        对于真正的朋友而言?    好容易见面之后,没有一上来就是唧唧歪歪情长理短的?    尤其是对大老爷么而言?    那是一切尽在酒中,不管分别多久?    一杯浊酒便也喜相逢!

        酒宴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当所有人都趴在桌子底下才算结束?    不在一个桌子底下躺过?    都不算是至交好友啊!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李骁才算是彻底地清醒过来,虽然打嗝还是一股酒味,头也是炸裂一样的疼?    但是精神上确实愉悦之极。一瞬间就排空了所有的压力?    整个人都像是轻了几斤。

        李骁抱着一杯浓茶,一只手捏着额头,有气无力地问道:“你们两个就不能让我休息两天,至少让我酒醒了再谈正事么?”

        这说的就是列昂尼德和阿列克谢,此时他们俩最猴急?    一个抓着李骁问还有什么攻坚的新战术没有,另一个则是问他未来的瓦拉几亚总督该怎么当。

        对此?    李骁只能叹了口气道:“哪有那么多新战术,我就是有一肚子的鬼点子?    可国内没有实现的技术条件,能怎么办?”

        这倒是实话实说?    不管什么样的新战术?    都受技术手段的限制?    这个时代既没有像样的通信技术,也没有威力足够强的烈性炸药,甚至连机枪都没有,玩什么新战术,现在这些东西,运用纯熟真的够用了。

        三言两语打发走了列昂尼德,面对阿列克谢的时候,李骁就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了,他有些玩味的问道:“怎么,确定了你就是下一任瓦拉几亚总督了?”

        阿列克谢被李骁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回答道:“虽然不敢说百分之百,但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李骁还是谨慎地再问了一遍:“消息的来源呢?是你自己猜的,还是有人告诉你的?”

        阿列克谢小声回答道:“第三部内部的朋友写信告诉我,圣彼得堡已经讨论过相关问题了,虽然有一定的反对意见,但是鉴于我之前干得还不赖,陛下倾向于任命我为总督……此外,米哈伊尔公爵也侧击旁敲地跟我提过,说什么互相配合之类的话……”

        李骁一把就搂住了他的肩膀,呵呵笑道:“那就没错了,估计再过一阵子,盯上瓦拉几亚这块肥肉的苍蝇们都会过来暗示你滴!”

        阿列克谢顿时苦笑了一声:“安德烈卡,你是知道我的性格的,我有点讨厌那些蝇营狗苟的勾当,而且我也确实想要在瓦拉几亚做一点事,而不是做一个只会刮地皮的总督……”

        李骁笑了,因为他从阿列克谢的话语中已经听出了他的成长,这家伙不再是只会凭借父亲余荫混吃等死的二代了,而是一个有想法干事业的男子汉了。

        这样的成长让他很高兴,但同时他也看出了阿列克谢幼稚的一面,对于政坛他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不知道这摊浑水有多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