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九章 都不行

第七百二十九章 都不行

        施瓦岑贝格在彼得.沃尔孔斯基这里又收获了一场酩酊大醉,除了脑瓜嗡嗡的痛之外啥也没得到。这让得到消息的涅谢尔罗迭是一肚子的无语。

        一开始涅谢尔罗迭对施瓦岑贝格还有很大的期待,准备和这位奥地利老乡一起力挽狂澜说服尼古拉一世重新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但是施瓦岑贝格来了个把星期之后,涅谢尔罗迭发现这个小老乡有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做事情没有章法,容易被容支使得团团转。

        如果施瓦岑贝格只是个一般的外交官也就罢了,那问题还不是太大,可这货是奥地利首相,一言一行不光代表着奥地利的脸面,还代表着奥地利的意志,如此低劣的表现很容易让人看轻了奥地利好不好。

        至少涅谢尔罗迭就知道他那位神通广大的陛下尼古拉一世已经有点看轻了奥地利,觉得脸施瓦岑贝格这样的小丑都能当奥地利首相,那奥地利真心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啊!

        涅谢尔罗迭了解尼古拉一世的个性,这位与其说是个俄国人,还不如说是个普鲁士人,他的德语比俄语说得还要溜,思维方式更是接近古板的普鲁士人,他更欣赏铁血手段,对意志坚定行为果断的强者更加信任。

        相反,哪怕你嘴上能说出花来,一条舌头能够或死人肉白骨,到了尼古拉一世这里都是混不开的。他最讨厌这些逞嘴皮子的主儿,觉得这些人一概靠不住。

        而施瓦岑贝格给尼古拉一世的印象是既只有嘴上的能耐,又不够果敢坚定,这样的形象想要打动他实在太难了。

        其实吧,施瓦岑贝格一点儿都不对尼古拉一世的口味,换他那个妹夫温迪施格雷茨来其实效果要好得多。历史上尼古拉一世就不是一般的欣赏后者,觉得后者的果敢坚毅和铁血手段才是最好的。

        可惜的是,这一世施瓦岑贝格跟温迪施格雷茨提前翻脸了,施瓦岑贝格根本不放心让这个政敌出访俄罗斯。否则,温迪施格雷茨就算能让尼古拉一世心花怒放又如何?到头来他还不是为人作嫁!

        只能说李骁的出现真是坑惨了施瓦岑贝格,历史上这货虽然短命,但处境可没有这么可怜,在奥地利他那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废帝都是一句话的事儿,弄得他扶上台的弗朗茨.约瑟夫一世都小心肝颤颤的,等施瓦岑贝格一死,干脆是废除了首相这个位置,就是怕有人继续效仿施瓦岑贝格让奥地利的皇帝都没好日子过啊!

        这个历史时空中施瓦岑贝格的日子就太难过了,不光废帝没有得偿所愿,连带着便宜妹夫都反目成仇了。反正说起来都是杯具!

        不过就算施瓦岑贝格再惨再难过,也不会让涅谢尔罗迭同情他,作为政坛不老松和老狐狸,涅谢尔罗迭只信奉一个真理——那就是强者不受谴责,弱者那就是有原罪的。

        施瓦岑贝格弱所以不光不能同情,还得好好鞭策,否则这家伙真的会坏了他的大事!

        是的,涅谢尔罗迭一度觉得自己这边重新又有优势了,觉得尼古拉一世终于恢复了清醒,终于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了。他还准备借此机会拨乱反正好好跟亚历山大公爵之类的混蛋算算账,最好一波就给这些王八蛋送走。

        那真心是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了施瓦岑贝格这个盟友,可谁想到这货竟然这么猪!

        你想想涅谢尔罗迭的心情吧,换做一般的老头,估计能气得直接心脏病发作或者脑梗什么的。

        “这个家伙一点都靠不住!”涅谢尔罗迭终于发脾气了,“跟彼得.沃尔孔斯基这样的老油条有什么好纠缠的,去找缅什科夫,去找奥尔多夫,或者直接去找亚历山大皇储啊!简直是不知所谓!”

        完全坐不住的涅谢尔罗迭再也无法忍耐,只能亲自下场了,他放下了身段直接去找奥尔多夫公爵,准备先说服这个特务头子,然后再跟缅什科夫这个太监总管慢慢磨。

        大概是涅谢尔罗迭觉得相比缅什科夫来说奥尔多夫公爵应该更好打交道或者更好说服。不得不说这个老头真的不服老不行了,他的判断出现了重大问题,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奥尔多夫公爵更没有看清楚缅什科夫。

        涅谢尔罗迭根本就没有想到奥尔多夫公爵其实已经跟亚历山大公爵结成了政治联盟,他们这个团体正是他这个首相最大的敌人之一,如果他能够做通奥尔多夫公爵的思想工作,那真心是小母牛坐飞机——牛逼上天了。

        再说缅什科夫,这货其实真的只是个样子货了,除了尼古拉一世还宠着他,其实正事真的是没啥水头了。

        涅谢尔罗迭其实先去说服缅什科夫,让施瓦岑贝格用金钱开路,老太监还真就就范了。但是吧,偏偏他先去找奥尔多夫公爵,你都不知道他这个行程是怎么排的,偏偏要先难后易,先在真正的老狐狸那里碰软钉子,引起奥尔多夫公爵的高度警惕,然后再慢悠悠地去找老太监,你说奥尔多夫公爵怎么可能给他搞事情的机会。

        “这个滑不溜丢的老狐狸!”

        走出了第三部的大门,涅谢尔罗迭就开骂了,因为他跟奥尔多夫公爵聊了个把钟头,看似奥尔多夫公爵很好说话,看似唯唯诺诺,但是仔细一想,对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答应他,全都是一些空话套话。

        “失误了!”

        这时候涅谢尔罗迭也知道自己出错了,他早就应该想到奥尔多夫公爵作为尼古拉一世的秘密探子头子,怎么可能好说话,这个家伙一贯就是云山雾罩不露真言,想从他嘴里得到实话——姥姥!

        “走,立刻去海军部!”

        涅谢尔罗迭知道自己不能再耽误了,得赶紧去搞定缅什科夫,他觉得自己跟老太监还是有点香火情的,就算老太监不讲感情,但他也不能完全不讲金钱吧!看在钱的份上他也该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