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疲倦

第一百三十六章 疲倦

        伊利亚虽然精神疲倦,不过真正开始工作的时候还是强打起精神兢兢业业地完成自己的任务。每一间营房、每一处军火库甚至每一个军官都是仔细对待,那是一点儿都不马虎。甚至他还掏出一个笔记本,将所见所闻一一记录在案,那份仔细专注让阿列克谢都为之赞叹。

        这就是伊利亚的另外一个特点了,对待工作他绝地是一丝不苟,任何事情都会完成得尽善尽美,哪怕他本身不赞同这项任务,但只要上级有命令他就绝对会不打折扣的执行。

        应该说他是个有操守的好军人,因为在俄罗斯这样一丝不苟的人实在太少了。军队当中哪怕是贵族子弟做事往往也是草草了事,那真是能糊弄就糊弄,能对付就对付,有那认真仔细的功夫还不如留下来饮酒作乐呢!

        这就造成了俄国军队当中充满了懈怠敷衍的风气,做事不求尽善尽美,上头的命令根本不当一回事,真到了打仗的时候往往就是蛮干一路莽过去。

        这样不注重细节的作风自然让俄国军队很粗犷,不怕死的时候是真不怕死,但战术细节往往就是一塌糊涂,因为根本没有人愿意抠细节。

        如果伊利亚不是尼古拉一世派来监督和检查他们的特使,阿列克谢是很乐意结识他的,像他这样的异类在俄罗斯实在太少了。甚至阿列克谢也很愿意用他这样的异类,在他看来想要把事情做好,那还就得像伊利亚这样去抠细节。

        只不过伊利亚这明显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作为尼古拉一世的特派员,而且一上来就对他们抠细节,这怎么看都像是来搞事情的,而且是来者不善的那种。

        对于这样的人,阿列克谢除了为之惋惜之外,更多也就是警惕了,他可不想被这样的人咬住小辫子!

        至于穆拉维约夫,老头已经惊呆了。因为他明明都已经把某人磨得够惨了,原以为某人应该是无精打采,谁能想到某人竟然跟开了挂一样,这是什么道理?

        穆拉维约夫是怎么想都想不通,昨晚他可是折腾得够厉害了,就是他自己都累得够呛,后半夜几乎也只是迷瞪了一下下,这早上起来脑瓜也是炸裂一般的难受。

        可你瞧瞧某人,有受一丁点影响?简直就跟没事的人一样,难道昨晚陪着他一起折腾的另有其人?

        穆拉维约夫都怀疑伊利亚有个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了,否则能这么有精力?

        只不过老头也是不信那个邪,他决定今晚继续折腾伊利亚,他还就不信某人是铁打的!

        为可怜的伊利亚默哀吧,被穆拉维约夫盯上了不知道是他运气不好,还是那可怜的老头运气差,总之是够奇葩的。

        不过这些阿列克谢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回的两位特使很不好对付,根本就不像以前的那些,只要出点血就能打发,而现在这两位究竟是个什么路数都摸不清好不好!

        “有这么严重?”

        晚上李骁听了阿列克谢的述说也是有些奇怪,尼古拉一世的特使和钦差他们又不是头一回招待,就算是那些憋着一肚子坏水的保守派也不是不能打发,怎么这回的就不一样了呢?

        “这两个人,忒古怪!”阿列克谢想了想回答道,“老的那个看着大大咧咧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准备走过场,但是一遇到关键的问题,你明显就能感觉出他不一样了!”

        李骁问道:“怎么不一样了?”

        阿列克谢搜肠刮肚了一番回答道:“就是表面上看好像不在乎,但是却暗暗地在留心观察,很像个老阴逼啊!”

        李骁愣了愣,回想了一下穆拉维约夫的表情,咂摸了片刻,觉得这位可能有装糊涂的可能性,不过他并没有立刻下结论,而是问道:“那另外那个呢?有什么问题?”

        阿列克谢苦笑道:“那个就是完全一丝不苟,看那架势是要公事公办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缓了缓他苦着脸问道:“你说说这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故意找茬来的?”

        根据阿列克谢的这番描述,李骁不由自主地开始脑补,因为穆拉维约夫怎么看怎么像笑面虎,看着嘻嘻哈哈好说话,但是肚子里头全是坏水。至于伊利亚那更是铁面无情的保守派,根本不会对你有好颜色。

        面对这样两个人的组合,李骁也觉得棘手,想了半天他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能回答道:“明天我也去陪着,看看他们究竟搞什么花样!”

        转过天来,李骁陪着阿列克谢一起出现了。而今天,穆拉维约夫和伊利亚的状态又显然有点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这两人还是面和心不和互相提防的话,那今天表面上的面和几乎都没有了,想互相之间的提防那真心是放到了最大。

        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还得从穆拉维约夫晚上做的好事说起。继前一天的聊天宵夜之后,老头又有了新花样,先是打着总结一天工作的由头强拉着伊利亚开会,又折腾到十一二点,当然这回伊利亚是说什么都不可能答应再去宵夜了,他怀疑自己再来这么一顿,非死在马桶上不可。

        伊利亚不肯喝酒宵夜对别人来说是个问题,但对穆拉维约夫来说却完全不叫事。这大半夜的他就是不休息,愣是命令侍从们叫来了一只交响乐团开音乐会,美其名曰用音乐助眠。

        只不过穆拉维约夫点的曲子不是慷慨激昂的进行曲就是类似命运交响曲那样的大气磅礴的曲子。这一类曲子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即是闹腾。

        反正伊利亚是根本别想睡着,被折腾得实在受不了的他不得不去找穆拉维约夫理论,可刚进了老头的门就走不了了,愣是被老头灌了一肚子的伏特加,理由是伏特加是治疗失眠的良药。

        不喝还不行,因为老头根本不放他走,反正这一晚上又是那一通折腾,不要说穆拉维约夫和伊利亚,整个宾馆以及宾馆的周围都没人能睡得好,都得陪着老头熬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