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阿伯丁伯爵

第一百五十五章 阿伯丁伯爵

        布鲁诺夫男爵愣了,因为他觉得英国人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如果不是因为英国外交部强势抓人,现在外面这帮暴民能如此暴躁?

        既然如此,应该说英国官方还是比较友好的,既然如此,那就再信他们一回?

        布鲁诺夫男爵心中有点拿不定主意,英国人的解释虽然有点道理,但作为一个老牌外交官政治敏锐性他比缅什科夫强到了哪里去了。现在的事情他下意识就知道肯定不寻常,好像是有人在故意做文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但是吧,布鲁诺夫男爵又没有充足的证据,既然没有过硬的证据自然不能指控英国外交部门。别看他刚才的态度很强硬,但那有一多半都是被外面的暴民给吓出来的。

        布鲁诺夫男爵还是知道英国的国力有多么强大,多么不好惹的。无端地去招惹英国人,破坏两国关系,这个罪名实在太大了,反正他这个大使的小肩膀是扛不动的。

        这里就必须要说一说俄罗斯官场的通病了——官僚主义成为滥觞。让绝大部分官儿都只想着怎么保证自己的荣华富贵,是一点儿责任都不想扛。

        而偏偏在此时,尼古拉一世又派了缅什科夫这么一个特使抵达伦敦,这就坏事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在布鲁诺夫男爵的眼皮下发生的,所有的问题所有的责任都归他自己一肩挑。那么熟知责任重大的他肯定不会跟着英国外交部的节奏走,肯定会或多或少的发挥主观能动性,不说是为国家负责,他多少得为自己的前途负责不是。

        但偏偏这时候有个地位、权力比布鲁诺夫男爵更大的特使缅什科夫在伦敦,又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事,搞不好要承担天大的干系,你觉得这个时候布鲁诺夫男爵会傻乎乎地将所有事情都揽下来?

        他才没有那么蠢,也不会那么蠢。既然有个个子更高的缅什科夫站在旁边,布鲁诺夫男爵自然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所以他也就是拱拱手做了个姿态,让后将这个烫手的山芋直接扔给了正在打猎的缅什科夫。

        于是乎差不多等到了第二天,正在兴冲冲的猎兔子的缅什科夫才知道了这个消息,顿时老头也是一阵头大。

        为什么?

        因为他也不傻,作为尼古拉一世的官僚集团中重要的一员,布鲁诺夫男爵会的那些伎俩他肯定也会不是。所以他一眼就看穿了布鲁诺夫男爵是不愿意担责任,是向他甩锅。

        如果这是在圣彼得堡,缅什科夫肯定是不接受任何甩锅的,从来都只有他甩锅给别人,哪里有别人甩锅他的份?

        问题是,这不是在圣彼得堡,这里是伦敦,而且很不幸的是他还是特使。他这个特使还就是比大使牛逼,就是比大使个子高,就是得扛事情不是么!

        缅什科夫是既恼火又无奈,他不得不提前终止了打猎计划,不情不愿地返回伦敦去处理这个黑锅。

        “围攻大使的车架,阁下您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吧?不客气地说这几乎是最严厉地挑衅,几乎等同于宣战了!”

        缅什科夫气势汹汹朝乔治.汉密尔顿.戈登嚷嚷着,当然啦后者还有个更简短的称呼那就是第四代阿伯丁伯爵。

        这位阿伯丁伯爵其实是个苏格兰人,另外必须要注意一点,就是这位优柔寡断的首相和外交大臣有个非常著名的亲戚,那位亲戚叫做乔治.戈登.拜伦,也就是著名第六代拜伦勋爵。算起来这两位应该是堂兄弟,不过拜伦是那个弟弟。

        阿伯丁伯爵从来都不是那种果断刚强的人,他处理大问题总是犹犹豫豫反复跳反,一会儿觉得应该这样,但每每要做了又觉得不合适。其实历史上如果这位果断一丁点克里米亚战争就有可能不会爆发,因为他是完全有能力将这场战争扼杀在萌芽中的。

        只要这位阿伯丁伯爵向俄罗斯或者说向尼古拉一世表明他的强硬,只要他明明白白地将战争的威胁置于尼古拉一世的头顶,那为沙皇是不敢铤而走险的。

        正是因为他太犹豫了,搞得尼古拉一世也跟着错误地判断了形势,以为英国就是纸老虎,根本不敢拿他怎么样,这才导致他不断地得寸进尺最终让事情变得不可挽回。

        当然啦,阿伯丁伯爵的犹豫对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来说其实是好事,如果不是他犹豫,尼古拉一世怎么可能掉坑里,尼古拉一世不掉坑里俄国怎么摆脱这个专制的暴君呢?

        这下说远了,言归正传吧。作为前外交部长和现任首相,阿伯丁伯爵对当前的形势是很了解的,知道能发展到现在的态势究竟是哪些人在搞名堂——他那位哈罗公学的校友帕默斯顿勋爵绝对在其中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阿伯丁伯爵自认为很了解帕默斯顿,当年在哈罗公学读书的时候两人就没少打交道,更没少争吵过,对于帕默斯顿的任性以及偏执他印象深刻。

        尤其是当他卸任外交大臣之后,帕默斯顿正是他的继任者,双方在理念上根本不相容,以至于他担任首相之后,现在这个外交部简直让他太陌生了,他都有点认不出这个机构了。

        外交部最近一段时间在忙什么,他是是有所耳闻的,如果他不知道的话,那这个首相真的就当到头了。不过他虽然发现了外交部的小动作,但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制止。

        原因很简单,最初他认为外交部的动作有助于缓解他的压力,尼古拉一世对土耳其的野心他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了,作为英国首相他自然是不欢迎俄国在巴尔干地区继续扩张的,但是呢,他又没有勇气跟尼古拉一世刚正面,生怕激起战争。

        所以当缅什科夫这个特使抵达伦敦,清晰地传达了尼古拉一世对保加利亚的必得之心之后,阿伯丁伯爵就很焦虑了,他知道必须拒绝,但又担心拒绝会引发一系列不可预测的可怕后果。

        正好这个时候外交部有所动作,他觉得完全可以利用一番,间接地向俄国表明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