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内因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内因

        李骁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究竟什么地方有问题了。他是真没想到这帮保守派是这么能搞事,稍不留神这帮家伙就能钻了空子。

        幸亏他在黑海舰队还有关系,否则真心是被阴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儿李骁由衷感谢道:“太感谢您了,这个消息对我们太重要了!”

        科尔尼洛夫只是摇了摇头道:“感谢就不必了,您之前也帮了我们不少,真要说感谢的话,我和帕维尔.斯捷潘诺维奇不知道要感谢您多少次呢!”

        稍微一顿他叹道:“不过这一次……哎……国内的那些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为了一点私利,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看得出科尔尼洛夫对保守派的所作所为也是看不下眼,为了谋私利为了拍尼古拉一世的马屁,简直连脸都不要了,活脱脱的一**佞小丑!

        李骁听了也不由得叹了一声,谁说不是这么回事呢,保守派这么搞完全就是不折手段,连基本的吃相都不要了。

        “那相关人员都逮捕了吗?”李骁忽然问道。

        科尔尼洛夫抬眼看了李骁一眼,他有点拿不定李骁想做什么。涉案的相关人员黑海舰队肯定要逮捕,只不过逮捕了又怎么样?肯定不可能真的一查到底,将所有参与了这项阴谋的涉案人员统统逮捕不是。

        更何况这批人的所作所为很有可能圣彼得堡不会当回事儿,甚至还有可能让圣彼得堡很高兴也说不准。毕竟尼古拉一世很讨厌某个侄儿这个都快人所共知了。

        科尔尼洛夫顿时苦笑道:“您应该知道,该抓的肯定都抓了,但该逍遥法外的肯定依然是逍遥法外了!”

        李骁也清楚这一点,他从来就没指望黑海舰队的宪兵能秉公执法一查到底,那不现实。他想要的其实是这帮人究竟联系了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哪些势力去执行那个邪恶的计划。李骁想要将这些势力连根铲除,免得一转头,这帮家伙又伙同国内的保守派一起阴他。

        “这个告诉您倒是无妨,”科尔尼洛夫淡然地点了点头,往上追究国内的保守派他做不到,但是往下打死一些蚊子和苍蝇还是轻松愉快的,“稍后我会将名单给您,只不过我提醒您,想要以这个案子本身来追究他们的责任是不可能的。因为别尔赫已经下了命令,要封锁案情,这个案子直接就冷处理了,任何记录都不会留下,涉案人员也会用其他的理由逮捕审判。”

        李骁点了点头,愈发地感激科尔尼洛夫了,他暗中下定决心,在未来的克里米亚战争中一定得拉他和纳西莫夫一把,免得这两位落得跟历史上一样的结局。

        “您放心,我知道的。对这些家伙我会案中侦查,会用合适的理由收拾他们的!”

        科尔尼洛夫点了点头,又跟李骁商量了一下水雷战以及塞瓦斯托波尔的防御事项之后急匆匆地就走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景,李骁深深地叹了口气,穿越了这么几年,他愈发地感到这个时代的俄国改革派是多么不容易。方方面面的压力就不用说了,稍微不留神就会被暗算被坑死。难怪后来亚历山大二世停止改革之后这帮人直接就疯魔了,直接就变成了一群革命暴徒。

        “你准备怎么做?”

        就在李骁准备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收拾瓦拉几亚的那群二五仔时,穆拉维约夫忽然叫住了他。也不知道这老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给李骁吓了一跳。

        “您都听见了?”

        穆拉维约夫点了点头,坦然道:“自然,我的耳朵还是挺好的,都听见了!”

        李骁顿时是苦笑不已,明明他都很小心了,怎么还被穆拉维约夫给撞见了,幸亏这老头也是改革派,否则事情就大条了。

        一时间,李骁是挺无语的,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良久,还是穆拉维约夫首先打破了沉默,他问道:“你认为英法一定会帮土耳其人?甚至不惜与我们开战?”

        李骁叹了一声,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穆拉维约夫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为什么,理由呢?”

        李骁不得不将自己的分析跟他讲个明白,他现在只希望老头不是那种老顽固,否则他就要头大了。

        穆拉维约夫当然不是老顽固,听完了李骁的分析之后,他悠悠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不得不说您分析得还是挺有道理的,之前我就有同样的预感,看来我的预感没有错!”

        这话让李骁有些吃惊,因为以前他跟其他人包括科尔尼洛夫、阿列克谢他们做同样分析的时候,那是很费了一番功夫才将对方说服的。而穆拉维约夫竟然说他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老头太不一般了。

        穆拉维约夫叹道:“之前我就很奇怪陛下为什么将我从远东召回圣彼得堡,又奇怪他为什么突然派我来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视察。现在差不多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

        说着他自嘲地一笑道:“恐怕他觉得我这把老骨头虽然有点讨厌,但打仗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如今他的一帮子心腹爱臣要么老的老、要么就是功高盖主不好再用,也就只能将我这样有能力而且勉强能用的人放在圣彼得堡以备万一了……”

        李骁先是一愣继而也反应过来了,穆拉维约夫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因为上次欧洲革命的关系,帕斯科维奇已经封了亲王,米哈伊尔公爵也是荣升元帅,这两位能打仗的老将基本已经到顶了。倒不是说他们不能再用了,而是尼古拉一世担心一旦这回搞定了保加利亚又是一场辉煌的胜利,那这两人该怎么表彰?

        那不就是功高盖主么?

        至于其他的将领,比如缅什科夫这种,尼古拉一世又不完全放心让他们指挥全局,毕竟能力和年龄摆在那里。

        那么现在让谁来指挥接下来的军事行动呢?想必尼古拉一世心里头也是非常为难,巴里亚京斯基倒是可以,但稍微年轻了点,哪怕亚历山大皇储对其很推崇,但那毕竟不是尼古拉一世的心腹,毕竟隔了一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