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奋斗在沙俄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知道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 知道了

        穆拉维约夫张口闭口都是将尼古拉一世挂在嘴边,一副忧国忧民的架势,这让伊利亚很是蛋疼。虽然他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但又不能说穆拉维约夫有错,他只能闷闷地回答道:

        “就算如此,咱们还是的主意分寸,不能越权,毕竟别尔赫中将才是黑海舰队司令!”

        穆拉维约夫自然能听出伊利亚话语中的警告意味,只不过他是个老油条了,脸皮比城墙还要厚,嘴上那是嗯嗯啊啊地答应了下来,但实际上是该咋地还咋地,根本不当一回事。

        这就是就在官场的老油条的能力了,只有像穆拉维约夫这样的老油条才知道,有时候就不能太讲面子了,你要跟伊利亚这样端着架子放不下来,那真心就会被忽悠被敷衍,下面的这帮人有一万种办法敷衍了事,他这还是看伊利亚不算太讨厌,没给他上损招呢!

        这样又不过了两三天,伊利亚也终于回过味来了,穆拉维约夫嘴上是答应了,但实际上根本就是自行其是,完全把他的劝告当耳边风。而更让伊利亚苦恼的还是老头对他的态度还特别好,让他想发飙都做不到,简直让他哭笑不得。

        伊利亚这边还仅仅是哭笑不得,而别尔赫那边则是真心哭都快哭不出来了。就跟伊利亚之前想的差不多,按照别尔赫原本的意思,那就是先随便敷衍一下穆拉维约夫,给老头哄走就完事了。

        可老头这是大马金刀的留下了,天天跟个监工似的到处巡察,迫使他把不想做的那些事儿全都给做了,这给他憋屈得简直想要撞墙。

        别尔赫这是一忍再忍,忍到现在他终于是忍无可忍了,他实在是受不了穆拉维约夫拿着鸡毛当令箭,受不到这个老头干涉他的职权了。

        前面几天他也隐晦地暗示过穆拉维约夫,告诉老头他也不是没后台的浮草,想让老头意思意思差不多就得了,可不管他怎么暗示穆拉维约夫就是当做没看见,依然是我行我素。

        所以他算是明白了,指望做通老头的工作让他滚蛋是没可能了,可他又不能对尼古拉一世派来的特使说送客,他没这个权力,而且这回尼古拉一世派穆拉维约夫和伊利亚出来的时候也没规定时限,毕竟尼古拉一世也不知道会不会跟土耳其开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他给穆拉维约夫丢过来就是让他熟悉环境有备无患的,自然不可能规定时间让他回去喽。

        而这就给别尔赫折腾苦了,他连送客的借口都没有,人家特使就是窝在塞瓦斯托波尔视察,你能咋滴,难道你还能给人家赶走不成?

        指望让穆拉维约夫自己走别尔赫知道是没可能了,行贿给好出让老头走,老头是好处只管拿但就是不走,无奈之下别尔赫也只能找伊利亚这个副使想办法了。

        在他看来如果能做通伊利亚的工作,让伊利亚主动要求换个地方视察,那穆拉维约夫不能当做没听见吧?

        “特使阁下,最近生活还习惯吗?塞瓦斯托波尔比不得圣彼得堡,条件很是艰苦,实在是怠慢阁下了!”

        伊利亚看着一脸谄笑的别尔赫,他太清楚这位是来干什么的了。肯定是来做他的工作,让他帮忙让穆拉维约夫早点滚蛋的。

        这种事情在俄罗斯官场太常见了,唯一不太常见的就是别尔赫送上的那份孝敬或者说慰问金实在是太多了,足足五万卢布,这真心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光从这个金额就能看出别尔赫被逼得有多惨了,否则断然不可能如此大方。

        只不过伊利亚却没打算收这笔钱,倒不是嫌少,而是嫌不干净也嫌烫手。他这个人不算是特别正牌,以前也不是没收过类似的钱,但别尔赫给的钱他真不想收。

        很显然光靠别尔赫的俸禄十年都凑不够这五万卢布,如果他没有上下其手贪污腐败,这五万卢布根本拿不出来。伊利亚只要一想到这些孝敬是用黑海舰队的营房以及防御工事换来的,他就觉得恶心。

        那这样的钱不等于是吃黑海舰队将士们的血肉吗?他虽然不算是好人,但这点起码的良知还是有的,尤其是看到了黑海舰队将士们的实际处境之后,他是真不忍心。

        更何况这钱也太烫手了,穆拉维约夫这个特使如此放肆的折腾别尔赫,连带着他已经劝过几回了人家都不收手,那显然就是冲着别尔赫去的。

        说明人家不是为了敲诈一点孝敬,而是有内情的。搞不好这就牵扯到了派系之间的斗争,或者其他的很要命的破事。伊利亚的一贯宗旨就是不惹祸,不该出的风头坚决不出,不该管的事情也坚决不管。

        他要是拿了别尔赫的钱,那就真的卷进去了,到时候必然要跟穆拉维约夫刚正面的,他可不会如此冒失。他就想老老实实地当个闷油瓶副使,安安稳稳地回到圣彼得堡。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将钱推了回去:“道塞瓦斯托波尔来检查工作这是鄙人的职责所在,辛苦也是应该的。正所谓食君之禄分君之忧,我拿了国家俸禄,自然要好好做事,仅此而已。”

        别尔赫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之前还以为伊利亚会比较好说话,就算不好说话冲着五万卢布的面子上也应该好说话。可谁想到这位副使根本是油盐不进,张口就拒绝了他的好意,这是要把事情做绝啊!

        顿时别尔赫心头一阵恼怒,穆拉维约夫已经弄得他七窍生烟了,他是一刻也忍不下去了,原本还想着让副使出面让老头和平滚蛋,但现在看这位副使的意思,似乎这两个家伙是一伙的?

        别尔赫顿时觉得自己毫无选择了,只能跟穆拉维约夫和伊利亚刚正面了,就在他下狠心的时候,伊利亚又说话了:“只不过你来的意思我也知道了,特使阁下最近是有些过分,我准备跟他谈一谈,可以结束在塞瓦斯托波尔的视察工作,去下一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