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长生归来当奶爸在线阅读 - 第1821章 罪大恶极之人

第1821章 罪大恶极之人

        不等紫萱的话说完,玄济已经是霍然起身,略略提高的声调,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九煞蛊!”

        觉明的神色之中,也是带了几分紧张,跟着玄济也是站起身来,不过,他只是张了张嘴,面色紧张之余,却是并未说什么,盯着自己的师尊看,眼神已经是表明了,他对于此事也是知情的。

        并且这件事,对于他们二人来说,还是相当的重要。

        唐峰料到了玄济对于这蛊师的事情,肯定是知情的。

        玄济带着觉明游历天下,虽说觉明年纪尚小,可玄济做这事情,怕是已经超过百年的,这华夏国,尽管幅员辽阔,面积是相当的庞大,但经过百年,并且玄济还是专门做的到各处降妖除魔的事情,大部分时间,都是花费在路上的,想必已经将这全国各地,走了几个行程了。

        再加上这修行者的圈子,其实并不大。

        修行的宗门加上那些散修,也是寥寥无几的,彼此之间互相知晓的可能性相当大,再加上这个蛊师,活的年头也是相当长的,从其行为当中,可以看得出,他是在谋划一些事情。

        不管谋划的是什么事情,这件事都是需要牵扯他很大精力,从他的行动轨迹来看,也是需要在各地游走的。

        那蛊师所作的事情,从目前的来看,伤天害理的比较多,而玄济做事,则是为了守护天下平安,这样一来,两人的做事有冲突,不免就会有所交集。

        即便是玄济没有和这个蛊师正面交手过,必定也是知晓对方的存在,也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可玄济居然能直接说出九煞蛊来,倒是让唐峰有些意外了。

        “居然是那个妖人!居然是那个妖人!居然会是他!”

        玄济的口中不住的重复着这句话,脸上的神情,又是纠结,又是愤怒的,“早就该想到!早就该想到!除了他,还有谁能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此大逆不道!如此祸国殃民!为了自己那点心思,居然致天下苍生于不顾!”

        说话之间,玄济已经是越发的愤慨了起来,在房间之中,不住的踱着步子,脸上颜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皱着眉头,经常合十在胸前的双掌,也是有一只手,微微的握起了拳头,可以看得出来,他内心的波动,还是相当大的。

        紫萱脸上,已经是透出了几分疑惑,她也没有料到,她这么一番话,居然会令得玄济的反应如此之大。

        她向着玄济道:“长老,你们果然是认识这人的?

        他还曾经做过什么事情?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既然玄济说此人是“为了自己那点心思”,致天下苍生于不顾,那便是说明,他对于此人的目的,是知晓的,故而紫萱才会直接问他。

        可是,玄济似乎无心回答紫萱的问话。

        他的心思,也全然不在这里。

        他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之中,步子已经是停了下来,站在窗边的位置,向着外面看着。

        现在已经是入了秋的,夜里有了几分凉意,再加上是这等小地方,周围没有高楼大厦的阻挡,风会显得更大一些,若不是为了给小灰和小桃留着回来,窗子早就关上了。

        不过,这等凉风,对于修行之人来说,自是算不得什么。

        玄济被风吹着身上单薄布满补丁的长袍,就那么站着,似乎在看什么,可这窗外景色,又着实是没有什么好看的。

        见到玄济不讲话,紫萱便是又把目光转向了觉明,向着他道:“想来你也是知道的吗?

        说来让大家都了解一下。”

        她对觉明说话,可就没有对玄济那么客气了。

        一来是他年纪小,二来则是他的修为,也使及不上紫萱的。

        在修行界,年龄辈分其实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这修为,当真是强者为尊,修为高的人,就有更多的权利。

        而这少年禅修,似乎也并未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他也是站在原地,紧紧的皱着眉头,目光里面透着惊色,嘴巴则是抿着,也没有对紫萱的话,做出任何反应来。

        紫萱不耐烦,起了身,朝着觉明的方向又稍许探了探身子,伸出手来,在他的眼前上下晃动,一边晃着,一边道:“小光头,愣什么神儿,姐姐在问你话呢!”

        觉明“啊”的一声,显是被紫萱的举动惊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向着后面退了一步。

        他身后,就是沙发,他这么一退,一下子就跌坐回了沙发里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紫萱瞧着他这模样,立时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觉明窘得脸色涨得通红,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他就因着在山里时候,紫萱和他抢白,对紫萱心有余悸,尽量避免着和她有什么接触,一直都不讲话,生怕紫萱注意到自己,却未料到,紫萱居然会直接过来,让他是完全没能招架。

        唐峰都看不过去了,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觉明作为禅修,平常肯定是和女人接触少的,加上人家禅修有自己的规矩,紫萱这样,未免有点过分。

        紫萱这才放过了觉明,可脸上却仍是带着几分取笑的模样,朝着他道:“快点说说,你师尊说的,究竟是什么,看来你们知道不少事情呢!”

        觉明心有余悸的朝着玄济那边看看,见他还站在窗边,若有所思,这才擦擦额头上被紫萱吓出来的汗水,道:“其实,那个人,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不光是我,师尊和他是打过交道的,只是——”觉明说到这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紫萱马上又催促道:“别吞吞吐吐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觉明仍是迟疑了半晌,朝着玄济看了两眼,才依旧有些犹豫的道:“师尊说,此人是包藏祸心的,已经是活了数百年,这些年来,为了延续自己的寿命,使用了一些很是丧尽天良的手法,相当的毒辣,只是此人的修为,是相当高的,即便是师尊,也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