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禁欲系神豪在线阅读 - 第481章 遇到一个女人

第481章 遇到一个女人

        第二天中午,新德里机场,阴雨。

        “赵灿我发现你现在就是个王八蛋!玩失踪是吧?有意思吗?睡一觉起来,你人没了?不是……你最近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好玩么这样?”

        赵灿走出机场,郭皇后和薇薇安一人一条60秒的微信口吐芬芳伺候。

        “没玩失踪,我就是有点事出去处理一趟,很快就回来了。”

        “说在哪儿!处理什么事!”

        “你们暂时不用知道,我保证我不乱来,我真的是办正事,我必须办完这件事,二位老婆大人多多理解!”

        “我们还不理解你?嚯——,赵灿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以前很胡搅蛮缠是不是?”

        “……唉!你们想多了,我没那个意思,是我的错,但我有苦衷的,等我回来在跪键盘信不信,我现在真的有急事要处理!”

        “跪榴莲!”

        “行行行!跪榴莲跪榴莲。”

        “真是服了你了,你早点回来,要是以后再突然消失,我们也会玩突然消失的。”

        赵灿哄了好一会儿,才稳住两位老婆的情绪。

        唉——

        老婆多了真的累人。

        挂断电话,走出机场大厅,那边等候以后的拉吉普特从丰田阿尔法车上下来,穿着一套典型的印度风格的服饰走过来双手合十,赵灿也双手合十回了一个。

        “赵公子,两年未见,依旧风采依旧。”

        “拉吉现在你也是。”

        “请。”

        “嗯。”

        上车离开。

        赵灿本以为自己第一次出国是会带着老婆去西欧国家旅游,没想到是邻国印度。

        沿途看大很多僧人和建筑,不过路线是富人区那边,倒也和华夏差不多,至于贫民窟那边赵灿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路线并未走,大概拉吉普特也不想给赵灿留下坏印象。

        “多久能到泰姬陵?”

        “泰姬陵并不在新德里,在新德里外面200公里的地方,今天天气不好,所以先安排赵公子到酒店下榻,等明日天晴了,我们再去,如何?”

        拉吉普特很礼貌的说。

        赵灿一笑,“拉吉先生昨日在电话里你可是比催命还催得紧,现在你却一点都不急了,我总觉得你有猫腻呢?”

        “我?哈哈哈……赵公子多虑了,纯属天气原因。”

        赵灿伸了个懒腰,“行吧,反正一路上我也没睡好,正好回酒店补个觉。”说着,赵灿想到了一个人,拿出电话找到,拨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几声后接起。

        “你好,赵公子。”

        “阿席,好久不见。”

        这是赵灿第一个认识的外国人,那个去巴厘岛的时候,海边别墅的私人管家——阿席。

        “阿席还在巴厘岛吗?”

        “没了,去年就回新德里工作了。”

        “那正好,我现在也在新德里,晚上一起吃饭吧。”

        “赵公子也来新德里了,是和鱼幼薇小姐一起来度假吗?”

        “没有,我一个人来的,有点事要处理。晚上见面再说吧,待会我把地址发给你。”

        挂断电话,拉吉普特说:“赵公子在新德里也有朋友?”

        “哦,认识几年了,这次既然来了,理应聚一聚。”

        “赵公子真是重情义啊。”

        “害,你呢!”

        “我?”

        “之前高小峰杀人案,你应该听说了吧?”

        “听说了,唉——,挺可惜的,好好的一个医学家,都提名若贝尔了,他怎么就走上这条路不归路了!实在是可惜。不过我真没想到他会干出杀人的人,就为了那个所谓的熊猫血?听说还卷入进酥婉妹妹。”

        “嗯,的确是这样,幸好酥婉机智逃脱,才免于被他杀害。”赵灿想起这是,还是心有余悸,幸好当初和楼酥婉发生了关系,在她17岁的时候,当时的确有点心里内疚,毕竟才17岁,当时想到后来要不然【天使之魅皮肤】和【活色生香buff】竟然能发生反应,产生出超体体质,后果不敢想,恐怕就早已失去了楼酥婉。

        目前的楼酥婉作为一个月的交换生在英国剑桥,所以赵灿一直未能与她相见。

        仔仔细细算起来,上一次见楼酥婉是在巅峰之旅之前,一转眼都快2年了。

        楼酥婉已经19岁的大姑娘了。

        好想看看这个妹妹。

        赵灿笑了笑,问拉吉普特:“是神是魔都在一念之间,高小峰一念之差,遁入魔道,才会过激的想要当救世主,研发出能解锁人类癌细胞的药物,对了你是他研究所的合作伙伴,你应该知道吧?”

        拉吉普特一惊:“我真不知道,我和高博士,不,高小峰合作一直都是在新生物药业方面,断然不知道他在搞这些名堂。”

        “害,你紧张什么,知道又怎样。”赵灿笑了笑,“只是命运不同罢了,现在高小峰惨淡收场,是因为没成功,对吧?你想想如果他真的成功了,研究出解锁癌细胞的药物,会拯救全世界多少人?到那时,那些被他杀害的人,就不叫被害人,而是叫烈士!”

        “……”拉吉普特想了想,的确是这样。

        你成功了,全天下的福。

        你失败了,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头。

        “不过……”

        赵灿欲言又止,拉吉普特看向他。

        赵灿望着车窗外的某处,说:“当时阿强一枪击中高小峰,落入湍流中,我们打捞了3天也不见尸首。”

        “茫茫长河捞一个人何其难。”

        “嗯,也对。罢了,不想了。”

        丰田阿尔法一路向西,驶入一处风景独好的高档印度风格的酒店门口。

        下车。

        “赵公子先上去换洗一下,我在餐厅等你。”

        “ok!”

        赵灿上楼,总统套房入住,室内装修很奢侈,洗了个澡,换了套短裤t恤下楼吃饭。

        走进电梯,按下5楼,电梯门缓缓关闭,只剩下最后一丝缝隙的时候,一只女人的人伸了进来,赵灿赶忙开下打开键,电梯门打开,女人冲了进来,快速按下关门键。

        “呼——”

        长出一口气。

        这个女人大概和自己年纪差不多,长得挺白的,眼睛大大的,总体来说是个美女。

        “谢谢。”

        女人平复了一下情绪,双手合十向赵灿致谢。

        “不客气。”

        赵灿没好奇心她为何急匆匆的。

        叮!五楼到了,赵灿头也不回走了出去,女人继续下楼。

        来到餐厅,等候已久的拉吉普特礼貌起身迎接,赵灿看了看菜品,西餐!幸好是西餐,刚才就担心万一是印度手抓饭,赵灿可没手抓食物喂进嘴里的习惯!

        和拉吉普特客气的聊天途中,赵灿看到有几个身强力壮的西服人在餐厅搜索什么人,联想到刚才电梯里的女生,不会是她吧?只是那么一两秒,然后赵灿就抛诸脑后,继续和拉吉普特聊天。

        “拉吉先生,你还没告诉我,泰姬陵到底有什么东西非要我来取。”

        “赵公子何必急于一时呢,耐心再等一日,明天到了泰姬陵,你不就知道了吗?”

        “好吧,我就在等一天,干杯。”

        “干杯。”

        饭后,拉吉普特送赵灿到了楼上房间,才离开。

        赵灿昨晚上到现在一直在来的路上并没有怎么睡觉,于是现在吃饱喝足,自然是要补觉。

        滴滴滴——

        薇薇安的电话,这真是不放心吗?又来电话了?

        “喂——”

        “在干嘛!”

        “在睡觉。”

        “赵灿你混蛋!”

        “????”

        “你跟我说你有急事,非处理不可,睡觉就是你的急事?你可真有精力,旁边的女孩儿是谁?”

        赵灿无语的大笑,“哎哟我去,薇薇安你想什么呢,我旁边没人,我是那种大晚上扔下老婆前来约pao的人吗?”

        “你是!”

        “……好吧。”

        “真一个人谁?”

        “真的,我发誓。”

        “那好吧,你睡吧。”

        挂断电话,郭皇后打来了。

        “听薇薇安说你在睡觉,你悄悄的告诉哀家,你是不是搂着姑娘在睡觉?”

        “……没有,真一个人在谁。”

        “嘁,没劲,不说实话。”

        “……”

        赵灿明白这个郭暮厉害得很,你别看她在给你开玩笑不在乎的样子,其实是在套你话,你顺着她去就被坑了。

        “听话,乖乖在家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给你带好吃的。”

        “嗯嗯嗯。”

        “不亲一个吗?”

        “木……马”

        “真乖。”

        挂断电话,赵灿的睡意也被打消了,翻来覆去睡不着。

        于是起身穿好衣服出去看看新德里的风土人情。

        人多!大街上的确人很多。

        因为没有拉吉普特的带领,赵灿就随便逛逛,看到了有钱人穷人,这贫富差距真是巨大。

        同时也看到了很多苦行僧在修炼。

        赵灿以前是个学霸,一直好奇一点他们这个国际贫富悬殊那么大,竟然大家都没有反意,就觉得自己应该这样的。

        这就有关于一个信念的问题——来世报。

        因为是上面的人宣传,所以大家都相信来世报,所谓来世报就是你这辈子受的苦受的难,是在给下辈子积福,到了下辈子你就会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因此有很多苦行僧修炼,就是在为下辈子集福,这种‘来世报’是深入骨髓去了,所以大家都接受(愚昧的老百姓接受),所以不闹不吵,就静静的熬过这辈子。

        赵灿看着这些苦行僧,心里觉得朕愚昧。还是觉得我们的理念最好,我们的理念是——现世报。

        所谓现世报就是,举个例子就是我今天做了那么多工作能拿到多少工作,很现实的问题,要是付出和收获不平等,对不起拜拜……这就是最简单的现实报。你别给我提下辈子当有钱人,老子这辈子就要搞钱。

        去了一个地方,见到当地人,领略了当地风土民俗,自然是要想到一些道理,这才不负此行。

        赵灿就是个现世报的人,他就要把这辈子过好,至于下辈子?扯淡——

        一边拍照,一边逛街,咔嚓一声,相机拍下一个闯入镜头的女人,拉近一看,是电梯里的那个女人。

        她又在逃?

        每次见到她,她都再逃?

        “帮我!”

        女人很怕很着急的用英语在朝赵灿求救。

        赵灿看到他身后方的人堆里面是餐厅看到的那几个壮汉。

        几个壮汉,一个印度女人?

        嘶——

        赵灿对印度的了解在于一件件触目惊心的禽兽新闻上。

        什么一女子被十多个男子论干了!

        超级恐怖的。

        莫非这女人要遭殃了?

        这是新德里,治安那么差吗?

        再看看这娇滴滴的印度美女,尤物是必须的,这要是被糟践了,真是可惜。

        赵灿一直都是心地善良的人,最看不惯这些禽兽不如的事情。

        路见不平一声吼。

        “这边!”

        赵灿牵着女人的手就向人多的地方跑去,女人也很听话,大概是看出他是电梯里的男人。

        “在哪儿——”

        “跑!”

        如此你追我赶。

        赵灿只对大街上熟悉,女人见赵灿没了方向,于是拉着赵灿往旁边寺庙跑去。

        在寺庙里兜兜转转很久,躲到一尊石像后面,探头看到那几个壮汉在分头搜索。

        “呼——”

        喘气。

        “谢谢你救了我。”

        “请加个又字。”

        “呃,对,你又救了我。实在是太感谢了。”

        “别客气,举手之劳。”

        女人看着赵灿,“你是曰本人?”

        “华夏人!”赵灿斩钉截铁的说。

        “噢。”

        “你好,我叫玛妮。”

        “玛妮?曰本人?”

        “……本地人!”

        赵灿念着她的名字,总觉得是在谁的嘴巴里听过。

        玛妮觉得这个华夏人还挺幽默的。

        “你叫什么?”

        “我也姓玛,叫亚麻得。”

        “亚麻……”玛妮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俏脸一红,“你——”

        “哦——”

        赵灿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合着她知道‘亚麻得’的意思。

        “你——”

        玛妮狠狠的踩赵灿一脚,可惜赵灿脚一缩,玛妮踩在了佛像脚上,疼得啊的一声叫出来,赵灿一把捂住她的嘴巴,“你想死吗?把人引过来看你怎么办!”

        就这样把玛妮搂在身上,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抓着她的柰子,赵灿纯属于误抓,眼睛看着外面还在搜索的壮汉,是觉得手软绵绵的,低头看了看,呃……抓着人家的柰子,玛妮死死的等着赵灿,但不敢出声。

        “再瞪一眼,给你抓爆你信不信!”

        “啊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