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虚空里走出的猎人(他来自虚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八章 隔岸观火

第五百五十八章 隔岸观火

        看着神像用金丝将人缠成了木乃伊,墓室中的宝藏猎人都乱了套了。

        “诅咒!这是诅咒!”有人惊声尖叫。

        对于这些宝藏猎人,古墓中最可怕的不是触之即死的机关,又或者无可匹敌的远古魔像,而是这种无迹可寻亦无从破解的恶毒诅咒。

        就好比人们在阿木木之墓里找到的那个木乃伊男孩,传说这位小王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坟墓里日复一日的哭泣了上千年,眼泪在黑暗的墓室里积成了咸水湖。

        他哭得很伤心,但却没有人敢靠近他。

        因为即使只是最轻微的触碰,他身上的诅咒之力转移,也足以让人身体枯萎死去。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玩伴,但因为身负诅咒,没有人敢接近他。

        这位古恕瑞玛的小王子,永远都要承担这空虚落魄之痛。

        此刻,他们纷纷远离这个新鲜出炉的金色木乃伊,生怕它用类似的能力为他们带来无比凄惨的死亡。

        被金色裹紧的木乃伊一动不动,倘若只是这样的话倒还没有那么恐怖,无非就是一个倒霉鬼挨了诅咒死掉了。

        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编织完成的金色木乃伊竟然动了起来,从神像最下面的一对鹰爪里接过金盆,一股脑全部洒在墓室里。

        宝藏猎人们慌乱后退,生怕这些金沙落到自己身上,这东西的威力他们刚才可都看在眼里。

        不曾想,木乃伊抛下金沙并不是为了吞没他们,而是为了召唤傀儡。

        神像与木乃伊皆挥动着双臂编织魔法,墓室地上的沙子一边分裂一边聚拢成沙堆,其总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为了盆中所盛时的数十倍之多。

        干燥的尘土腾起,带起地底深处的腐臭。

        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下,两团沙堆逐渐拔高,形成了高大的人形轮廓。虽然其真面目还未显现出来,但巨大的兵器已经被握在了手中,刀锋倒影着火把摇曳的火光,寒芒依旧。

        几个人一瞬间脸色铁青,空气里满是腐朽的泥土气息,肠子好像打了死结般难受。

        在接连不断的冲击下,终于有人尝试逃离这阴森恐怖的墓穴。

        “这该死的报应来的这么快,你休想把我下水。”

        先前那个身裹长袍手持手杖像是牧师的男人冲进了暗道里,他拿出随身准备的卷轴,一边频频回望,一边用自己贫瘠的魔力将其发动。

        只见一道比正午的烈阳还要强烈百倍的金光从黑暗的密道里迸发,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浓重的烟雾顿时充斥了整条密道,然后向墓室里蔓延。

        如果卡恩和卡莎不是出口两侧被墙体遮挡,说不定这一下就被照出来了。

        烟尘涌进了墓室,让本来就糟透了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了。现在烟尘将他们的视野挡住,五步之外敌我不分,原本就紧绷的心弦就快要绷断了,人人自危。

        “奥丹,你他妈的在搞什么?!!”

        “没看到吗?我在想办法打开出口,不然我们全都得死在这里!”

        说着,奥丹又拿起一张卷轴,密道里再次迸发出金光,然后涌出大量的烟尘,引发了此起彼伏的咳嗽声。

        “我快要呛死了!你搞定了没!”

        奥丹没有回应,因为两张魔法卷轴用完,半身像的底座也仅仅是被炸开一些裂痕。他愣了一下,开始拿手杖去捅,想要把这些裂缝扩大,直到出口打开。

        “你们在等死吗?快过来帮忙!”捅了一会儿,灰头土脸的他才想起叫人过来帮忙。

        又有几个宝藏猎人冲进了隧道,卡莎听见卡恩说:“雷声大雨点小的东西,也就是用来吓唬吓唬人。”

        她有些诧异,因为这句话卡恩是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的,只是人心惶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低语。

        看着其他人都在向出口转移,希维尔却站在原地没有挪步。

        她拿起恰丽喀尔,瞄准木乃伊并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遍飞行轨迹之后,用力将其投掷出去。

        十字刃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在两个聚集成型的沙巨人中间穿过,正正削断了木乃伊的脖颈,同时击碎了神像,撞到墓室的墙壁后又弹回来,看似沉重的回旋刃被她轻轻松松接在手中。

        “嘭!”

        无头的木乃伊倒地发出了沙袋砸地般的声响,希维尔定睛一看,却看到了木乃伊体内没有半点血肉骨头,有的只是满满的失去了魔力的黯淡黄沙,不停从颈部的流泻而出,让木乃伊的尸体变得中空干瘪。

        而那神像也是被拦腰打碎成了数块,几只手臂砸地的闷响不是石块也不是沙子能发出的。而是一种听了会让人做噩梦的恐怖声音,就像是风干的肉块所发出的。

        不过希维尔的注意却不在此,她死死盯着木乃伊被斩断的颈口,直到一块闪闪发亮的东西随着沙子从里面流出来,映入她的眼帘。

        希维尔眼前一亮,那块被抢走的护符,果然就在里面。

        她正要走过去取得护符,但沙堆的轮廓渐渐凝实,显露出的是两个兽首人身的高大怪物。

        他们有着像内瑟斯一样的反曲关节,一个长满了浓密的毛发和鬣狗般的头颅,另一个皮肤则如黑曜石般漆黑反光并且带着猫头鹰般的面具。

        他们全都缠着老化的绷带,在残破的紫色战袍下,不停有沙子从盔甲里泻下,眼睛里透出冰冷的幽光。

        “飞升者?”

        虽然不愿意承认强大的天神战士怎么会由沙子构成,但眼前事物的姿态除了飞升者以为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起形容了。

        “擅闯陵墓者,死!”

        随着最后一丝魔法注入体内,这两个沙堆变成的怪物彻底活了过来,鬣狗脑袋发出怒不可遏的咆哮,整间墓室都在它的暴怒下颤抖。

        咆哮带出的风压吹走了弥漫的烟尘,它将手中可以屠龙的巨型长枪用力捅向墓室的天花板,从头顶上带下一大块坚硬的黑石。等黑石落至身前,它然后再狠狠击出长枪。

        落石在巨大的力量轰击下瞬间碎裂成数块,朝着身前散射而去,每一块的威力都不弱于出膛的炮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