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虚空里走出的猎人(他来自虚空)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章 进退两难

第五百六十章 进退两难

        血盆大口带着腥风从头罩下,每一颗獠牙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狂乱甩动的长舌,让脑海中自动响起了自己脑袋嘎嘣碎掉的声音。

        卡恩双眼圆睁,时间瞬间陷入了凝滞,周遭的一切都放慢了许多倍。

        他松开双手抵住的枪头,在缓慢前进的锋芒将他捅穿前抽身,然后蹬着身后紧贴的墙壁飞扑到希维尔的身边。他翻滚着落地,从希维尔手里抢过十字刃,朝着鬣狗守卫狠狠抛射出去。

        卡恩已经确认了,恰丽喀尔对这些古恕瑞玛的墓穴守卫有着特殊的效果。

        时间流速回复正常,鬣狗的血盆大口咬在了空处,希维尔只看见一道快得看不清楚的刀光闪过,本应该握在自己手中的十字刃,却出现在鬣狗守卫的身上,从背后没入胸膛将其钉在了墙上。

        它很干脆的死掉了,连挣扎都没有就化成了一堆沙子从墙壁泻下,只留下十字刃仍深深钉在墙里。

        “你用我东西之前能不能说一声?”

        希维尔抱怨着靠近墓室的墙壁,用了不小的力气才将恰丽喀尔拔出。

        对卡恩擅自使用自己武器这件事,她也就只能抱怨抗议一下。她没法真的反抗,刚刚卡恩表现出来的实力是呈现碾压式的,如果她真的不服,那多半会被掐着脖子抵在墙上又被教训一番。

        “抱歉,我被吓了一跳,这‘狗东西’不讲武德,居然咬我。”

        卡恩松了口气,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几千年前的东西好端端的居然会动嘴咬人,欺负他的肤甲没有嘴巴。

        这是偷袭,偷袭他这个十八夏的小同志。

        看来以后跟飞升者打要小心这一招,这些兽首人身的怪物思想已经不是纯粹的人类了,他们急了是真的会用嘴咬人的。

        “算了,不过恰丽喀尔对付这些鬼东西确实意外的好用。”

        卡莎看着希维尔把十字刃重新握在手中,问道:“为什么恰丽喀尔在卡恩手中不会弹射?”

        这话让卡恩注意到他之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细节,恰丽喀尔在自己手中不会回旋,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飞镖。但希维尔刚刚拿到的时候就已经本能的掌握了这种技巧,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跟飞升血脉有关吧,这神器会认主。”卡恩随口说了一个理由,按理说这么沉的东西会弹射回旋才是最违反物理定律的,只能解释为神器的特性,并且只有特殊的人才能发动。

        “话说你在这里干什么?进入帝王陵墓前的预热?”

        目光重新放在希维尔的身上,这女人还是一点儿身为皇室后裔的觉悟都没有,堂堂阿兹尔的唯一直系血脉,居然还和一群不入流的宝藏猎人厮混,在恕瑞玛的古墓里摸爬滚打。

        “找乐子呗,无聊的时候总得找点事情做。”希维尔把护符收起了,若无其事的说着:“为了从凶险的帝王陵墓活着出来,我这些年来从死人手里搜刮了不少好东西。”

        “我说过我会保你活着出来的,你这样到处盗墓要是碰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怎么办?”卡恩并不想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她,希维尔是复活阿兹尔的关键,如果她死了,太阳圆盘就只能永远埋葬在黄沙下。

        “起码我现在还好好的。”希维尔不置可否,没有人会乖乖的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掌控。为了不死,多留几手都是应该的。

        “好了,你刚才是不是说内瑟斯在外面等我们?那走吧,别让他等急了。”希维尔绕过这个话题,转身朝着墓穴出口走去。

        走进暗道里,看着堵在狭窄阶梯上的几人,希维尔抽出骨刃在沿途墙壁上划开一道刻痕,岩石砥砺的声音令人全身发颤。

        “别挡路。”隔着悚然的肤甲,她发出湿啰的声音,完全不像人声,但能清楚的听出其中的威胁意味。卡恩卡莎就站在她身后,看她想要对这群人做什么。

        “求你……”看着步步逼近的希维尔,他们哀求着,发出害怕的啜泣:“放我们一条活路吧。”

        “你们现在一起冲出去,说不定还能有幸运儿逃出生天。而挡我的路,杀掉你们全部也只是顺手而为……”

        “别废话了,那东西又活了!”卡恩推了一下希维尔的肩膀,身后墓室里两团沙子开始重聚,勾勒出熟悉的轮廓。

        在这墓穴中似乎有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足以让暴怒的守卫复生上百次。

        “还不快走!真要我把你们一个个切碎丢出去吗?”希维尔加快了脚步向那群人走去,三眼散发着解构万物的原始冲动。

        随着她将楼梯里的无头尸体解离成一团看不出人形的物质,这些人的理智再也绷不住了,被恐惧支配了双腿,推推搡搡的逃向圣所内殿。

        如果横竖都是死,那么被快刀斩断脖颈对比被虚空分解,反而是一种仁慈的解脱。至少痛苦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死亡。

        前面是未知的死亡在等着他们,但如果按希维尔说的去做,一起冲出去的话还有可能有哪个幸运儿能活着去到安全的外殿。

        此刻他们都希望自己是那个幸运儿,身旁的人则成了替死鬼,成就了自己的逃亡。抱着这样的想法,这群人默契的冲出了隧道,然后……

        迎来死亡。

        第一个人,什么都还没有看到,就被迎面砍来的直刀砍断的脖颈,尸首分离。

        第二个人好一点,不仅听到了马蹄声,还看清楚了杀死自己的刀是一把带钩的砍刀。

        第三个人,则看到了挥舞这些砍刀的凶手在空旷的内殿来回冲锋,发出层层回响的马蹄声。

        看着这些骑兵的数量,他放弃了逃亡,留在原地等死。

        接二连三,这群宝藏猎人都被半人马杀死了,最远的一个也跑不出十米,血溅当场。

        但是他们的赴死却让希维尔他们看清了在内殿里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怪物——身披金甲的半人马骑兵,手握带钩的砍刀,铁蹄奔跑间铠甲不断泻出黄沙。

        “砂褐冲锋者。”

        她念出一个名字,这些半人马全是由之前所见的法老金棺里跑出来的,整整一队骑兵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