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及时雨徐豪

第三十三章 及时雨徐豪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赵白安的手机铃声莫名其妙的响了起来,她重新又把电话抓在了手里,一看之下才发现,原来是竺老师。

        赵白安不敢多耽搁,赶紧接通了电话。

        竺老师焦急的催促声音,在电话里传了出来:“赵白安同学,你快点把书赶紧弄过来,把书摆好了之后,我们好细节继续往下进行细节的安排。”

        竺老师在电话里催的很着急,赵白安真的有些无可奈何,但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她对着电话里说:“好,知道了。”

        竺老师立马挂断了电话,可见在漂流书屋那边也是各种忙碌,毕竟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嘈杂声亦是源源不断。

        而赵白安又陷入了沉沉的思考当中,她面对这些众多的书籍,开始在心里快速规划搬运计划。

        最终她只能先在群里说了一下状况之后,自己去学校的工具室借来了一辆手推车,自食其力。

        毕竟大家都很忙碌,自然不能指望别人来帮助自己。

        赵白安孤独的劳动着,她本来的想法是将这些书全都堆在车上,然后一口气全都拉过去。

        可是等堆了一些书在上面之后,她发现车子的容纳空间是有限的,而且如果装得太高,书籍会因为走动太快的惯性而倒塌。

        她的计划落空了。

        角落里现在还有好多好多的书,之前说是小山丘真是毫不夸张。

        赵白安看着那些书,细细的在心里估摸了一下,即便是有车,大概得搬个十几趟。

        再加上咖啡馆到剧社活动场地算是有些距离,赵白安有些无助,但是,她不想要去麻烦别人,尤其是明知道大家都不空的情况下,就更不想向困难示弱了。

        无论遇到怎样的千难万险,这都是她自己的事情,所以她一定要努力完成。

        于是赵白安不再犹豫,开始了一次一次的搬运。

        可是再大的决心,遇到了铁一样的事实之后也会变得有一些气馁。

        平时不运动的她,只搬了三四次就开始感觉到有些气喘,头晕眼花。

        在第四次的路上,满头大汗不停向外冒的赵白安都快要晕倒了,不过还好遇到了匆匆赶来的徐豪。

        一看徐豪就是冲着她来的,他直接承担了接下来推车的任务,而赵白安则只需要在一旁扶着书籍,让一摞摞小山不要移位即可。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向着漂流书走了回去,这完全是1+1大于2,两个人行动起来方便了许多,速度也立马上来了。

        “徐豪,你怎么会突然赶来?今天你不是有事吗?”赵白安在徐豪背后问道。

        “哦,我是正好下课了,想到了今天是距离咖啡馆开张的最后一天,一想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在那儿忙活,我就匆匆的赶了过去。”

        “不过只走到了半路,就看到你发在聊天群里的消息,于是我就直接来帮你的忙了。”徐豪又补充了一句。

        宽厚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不禁让赵白安有一丝感动。

        她真心诚意地说:“谢谢你!”

        “哎~不用不用。”徐豪连忙摆摆手,“不过我很惊讶,你怎么只有一个人?为什么不寻求大家帮忙呢?”

        赵白安叹了口气:“事出突然,而且大家今天都挺忙的,这时候不是还在布置书屋呢么。之前这个书屋的事情竺老师是交给了我一个人,剧社原本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大家已经帮了我这么多,我已经很感激了。”

        赵白安在这一刻,把自己全部的心里话对着徐豪倒灌而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感动吧,反正她是想这么说。

        徐豪在前面听着,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不太赞同赵白安说的话,在他的心里面深深的感觉剧社的大家,原本就是同伴,互相帮助也是正常。赵白安这样说,有些无厘头,说难听点,那就是太见外了。

        这不就是明显不把自己和剧社的大家当成朋友吗?

        徐豪有点受不了,这完全不符合他的价值观。

        他把推动的车子停下来,然后郑重其事的对赵白安说:“小安,你这是什么话?你忘了,我们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集体啊。”

        说完便又开始忙活了起来,赵白安则在旁边微微一愣,她印象当中的徐豪虽然豪迈,但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不过他刚才所说的话却的确引起了她的一些思考。

        自己似乎的确不会完全依靠任何人。

        亦或者说,自己的内心真的如此冷漠吗?

        哎,算了,但不管怎么样,刚才自己所说的话似乎有欠妥帖,而且当务之急是搬书。

        想到这儿,赵白安对着徐豪渐行渐远的身影喊了一句:“徐豪,还有好多书没有搬呢,你搬完这趟,在等我回来取。”

        徐豪转头露出了笑容,比了一个ok的手势。赵白安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浅浅的微笑,随后赶紧追寻而上,一起与徐豪忙碌了起来。

        两人合作,就意味着有一个人扶着书,也就表示他们可以讲书籍在小推车上垒得高高的,也就是能够缩短很多时间了。

        两人真诚合作,互相努力配合,不多一时,便将所有的书全都搬运到了漂流书屋里。

        然后剧社的大家一起努力,将书归总分类后,摆在了书架上。接着又把咖啡馆内书屋的部分简单的布置了一下。

        所有人上下攀爬,递书的递书,摆放的摆放,几个人犹如一条不停歇的生产线,虽然劳累,但大家也都乐在其中。

        临近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漂流书屋终于布置完了。

        大家终于开始享受起了轻松时刻,在现在只属于他们的咖啡馆里四仰八叉地坐着。

        只有赵白安一个人独自走开了,她没有和大家倒在一起,而是走到了漂流书外面,似是有心事一般。

        她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大家的笑颜不太能开心起来。

        她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陈昱荻,而且怎么都挥之不去,刚刚隐藏起的那一丝杂乱的情绪,突然间又迸发而出。

        在这圆满的日子中,她心绪难安,只想一个人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