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3章 你在教我做事?

第3章 你在教我做事?

        顾家大院,家族议事厅。

        顾老爷子脸色蜡黄,拖着病体端坐主座,身后站着通脉境十重天的顾家大总管顾寒。

        左右手边各三张座椅,左首位空置。

        大哥顾鹏霄坐在左中位,座位后站着二姨娘柳氏;三弟顾鹤轩坐在左末位,座位后站着三姨娘王氏;右边则坐着顾家三名通脉境后期的族老,其后站着各自的后辈。

        顾雁枫昂首步入正厅。

        “郎君到了。”

        “雁枫昨晚睡得还好?”

        “向兄长问安。”

        除顾老爷子外众人皆起身作揖。

        “诸位都坐吧。”顾雁枫颔首坐上左首位,向顾老爷子行礼道,“父亲叫我来,是为了昨晚的事?”

        顾老爷子点头:“你说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人都死了,继续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我看就算了吧。”顾雁枫淡然道。

        这件事具体是怎么回事他比谁都清楚,仅凭这些东西指控不了他大哥和二娘,只会陷入无休止的扯皮和争执之中。

        纯属浪费时间!

        三姨娘王氏却立刻尖着嗓子道:“算了?可不能这么算了!行刺顾家嫡子,这简直就是在打我顾家的脸,我看不仅不能算了,还要一查到底,看看是究竟是哪些人在暗中作乱!”

        右席三名族老微微皱眉。

        家族议事。

        唯有主母有权提出建议,庶妻只能旁听,无权参与议事。

        王氏她僭越了!

        顾雁枫转头目视王氏,平静道:“你是在教我做事?”

        “我……”王氏看到顾雁枫眼神,心中没来由的一慌,他的眼神虽然平静,却极尽冰寒冷冽。她实在想不明白,往日里温吞地顾雁枫,怎么忽然转了性子,变得这般锋芒毕露。

        更何况,这话她可不敢接!

        她虽然是顾雁枫的姨娘,但却只是普通侍妾,哪里能对顾家嫡子指手画脚?

        王氏支支吾吾气得涨红了脸。

        看到王氏的窘状。

        年仅十岁的顾鹤轩脆生生的拱手:“阿兄何必这般苛责,娘亲也是为了您,为了顾家的威严着想。”

        “哦?知道维护家族的尊严,看来我家鹤轩也长大了。”顾雁枫淡淡地笑了笑,转而看向顾鹏霄,“阿兄也是这个意思?”

        顾鹏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

        知画是他派到顾雁枫身边,尽管他已经连夜清理了所有线索,但是深查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查出些什么?况且王氏和老三的态度让他意识到,家里还有一只隐藏在暗处的小狐狸。

        如果被他们抓住此事借题发挥就不好了!

        顾鹏霄强自镇静道:“你是此事的苦主,所以还是你作主,是放是查你说了算。”

        “阿兄客气了。”顾雁枫笑看向三位族老,拱手道,“诸位叔伯都是我顾家的擎天白玉柱,这件事还是交给叔叔伯伯们决断吧。”

        “郎君客气了,还是按郎君先前说的办就好。”

        三人对顾雁枫的话很受用,纷纷点头。

        “好,那就按雁枫之前说的,这件事不用再往下查了。”顾老爷子拍板后,看向顾鹏霄,“此间事了,你那边还有什么事,一并说来。”

        “父亲,诸位叔伯,雁枫今年也十六了,按照顾家的规矩,年满十六就该试着接手家族生意。”说着,顾鹏霄看向顾雁枫,笑里藏刀道:“以前看雁枫醉心诗书,我这个做兄长的就没有考虑这些,昨晚见到雁枫对武道也不再排斥,故此斗胆替雁枫说几句话,父亲也该为雁枫考虑考虑了。”

        “是吗?那真是谢阿兄关心了。”

        顾雁枫知道他大哥肯定另有谋算,但还是拱手还礼。

        “好,好,好!”顾老爷子抚须大笑,“兄友弟恭,你们这个样子让我很欣慰,老大的确有心了。”

        众人相视而笑。

        老爷子问向顾雁枫:“那你的意思呢?”

        “那就按规矩来。”顾雁枫坦然接受。

        顾老爷子环视众人:“好,那你们说说,应该把那部分的生意交给雁枫打理?”

        三族老掌管大部分商队,他眼睛微转笑着抬手:“家主,雁枫不通武道,家中商队倒是不方便交给他,我看还是找些无需长途奔波的固定的产业交给他比较好。”

        二族老连连摇头:“固定产业是挺不错,可城中商铺牵扯太多,涉及各方势力,而且那些掌柜的都对我顾家忠心耿耿,贸然换掉恐怕会影响雁枫的威望,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大族老抚须皱眉:“我这边的生意走得都是神策军那边的老关系,高校尉那个人你们也知道,以雁枫的性子,我还真担心他应付不过来。”

        “这……”顾老爷子同样皱起眉头。

        顾鹏霄接话道:“父亲,其实还有一个地方正适合雁枫!”

        在场诸人全都看向顾鹏霄,不知道顾鹏霄又要耍什么手段。

        顾雁枫静静地看顾鹏霄表演。

        “城外焦源铁矿,前些日子遭到青蛟寨的袭扰,矿场王管事受了伤还在养病。此时正值焦源铁矿群龙无首之际,若是雁枫亲自过去,定会让矿场士气大增!”顾鹏霄眉飞色舞的道。

        顾老爷子连忙摇头:“这……雁枫不通武道,贸然主管城外矿场,实在太过凶险!”

        顾鹏霄再次解释道:“其实不然,我们本来就该多加派些高手去矿场换防,就让雁枫随他们同去,既能保护雁枫的安危,又能解焦源铁矿危局,还能为雁枫扬名。在儿看来,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

        顾老爷子隐隐被顾鹏霄说动。

        顾雁枫显出几分异色,焦源铁矿竟然是顾家的产业,它不是属于青蛟寨的吗?难道就是被青蛟寨在这段时间将它抢去的?

        他昨晚还在考虑要不要伺机潜入,今天就被他大哥送到眼前了?

        倒是省了许多麻烦。

        至于顾鹏霄的打算,他心里也清楚的很。

        毕竟焦源铁矿兵凶战危,即便有族中高手保护,谁又能保证不出任何意外呢?

        可惜……

        顾鹏霄注定要失算了!

        对顾雁枫来说。

        没有什么地方比那里更适合,更何况那里还有他需要的机缘!

        那里面可都是好东西!

        ……

        顾老爷子看向顾雁枫:“你的意思呢?”

        “就焦源铁矿吧。”顾雁枫点头。

        顾老爷子点头:“好,我会让顾寒为你安排几个好手,但是你还是要注意安全。”

        顾雁枫行礼:“谢父亲关心,您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顾老爷子摆了摆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娘在那边等了我十多年了,我再不过去陪陪她,她就该生我的气了。”

        “父亲说得哪里话,您这病久不见好,定是那些庸医无用,我看咱们不如冲冲喜。”顾鹏霄又道。

        顾老爷子错愕:“冲冲喜?”

        顾雁枫下意识的挑眉,他这个大哥还真是不消停。

        顾鹏霄起身走到中堂,作揖道:“前些日子偶遇苏家妹妹,见之倾心。儿便想着,若是借着结婚的喜事,兴许能让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便托母亲去徽山剑派下了聘礼,莫掌门清晨遣人回信,已经允了这桩婚事。”

        二族老脸色微变,脱口道:“徽山剑派,苏家女娃,那不是雁枫的娃娃亲……”

        另一边的大族老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

        顾鹏霄虚伪的道:“倒是忘了雁枫也和妙彤认识,莫掌门的意思是将婚期订在下月初八,届时雁枫那边的战事也该结束了,正好回来喝兄长的喜酒。”

        顾老爷子皱眉欲言:“这……”

        “家主……”柳氏快步走到顾老爷子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依然保持着能让众人听个清楚,“雁枫不通武道,莫掌门早有悔婚之意,若是这份亲事断了,我顾家将会失去徽山剑派这个盟友,鹏霄说到底也是为了顾家的未来考虑!再者说了,你们定下的是儿子和徒弟之间的婚约,鹏霄难道就不是您的骨肉了吗?”

        三位族老经历的多了脸色丝毫不变。

        顾鹤轩眉眼之间笑意尽显,他身后的娘亲王氏更像是在忍着笑。

        顾老爷子沉默了良久,叹息道:“罢了,我这个老头子快不行了,顾家以后没有先天高手坐镇,还要多靠他徽山剑派帮衬,既然莫老鬼中意鹏霄,那就鹏霄吧。”

        顾老爷子心中有愧,久久不敢和顾雁枫对视。

        顾雁枫抚掌冷笑:“很好,告诉我,这是谁的主意?”

        顾鹏霄眼神微微躲闪,故意低声道:“雁枫莫怪,主意虽是三姨娘提出来的,兄长瞧着妙彤也的确心生欢喜。”

        本来还在暗自窃笑的三姨娘王氏顿时暗骂不已。

        没想到顾鹏霄转眼就把她给卖了!

        “是吗?三姨娘?”

        顾雁枫淡淡地看向三姨娘王氏。

        “娘亲,阿兄瞪我,我害怕……”顾鹤轩从座位上跑下来,带着几分哭声抱住王氏。

        王氏同样哽咽:“轩儿别怕,有娘亲在,咱们不怕他。”

        顾老爷子沉声道:“行了雁枫,适可而止!”

        看着母子二人做作的表演。

        顾鹏霄和柳氏的笑里藏刀。

        顾雁枫忽然笑了:“很好,下月初八,好日子,这酒我吃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