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4章 名刀月芒,杀神一刀斩

第4章 名刀月芒,杀神一刀斩

        翌日清晨——

        顾雁枫收拾利索,在族中好手的护卫下出城前往焦源山。

        护卫总管林虎半路凑到顾雁枫的身边:“小郎君,您说您去醉月楼喝喝花酒不好吗?非要跟着我们这帮糙汉去焦源矿场吃苦,到时候打起来再溅您一身血!”

        顾雁枫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是凝气境十重天的江湖散人,为躲避江湖仇杀进的顾家。他不是顾家培养出来的直系力量,对顾雁枫也就没有顾家人那般尊重。

        当然,或许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林虎是他大哥顾鹏霄招揽进顾家的!

        “哈哈,虎爷说的没错,要不郎君先回吧。”

        “打架的事儿,交给我们就成。”

        平时跟林虎关系好几个护卫笑了起来。

        顾家家规森严。

        他们虽然不敢说什么过分的话,可是武人骨子里的傲气,让他们很难对顾雁枫心服。

        顾雁枫笑而不语。

        他知道林虎这是在向他宣布这支队伍的领导权。

        就是手段未免太幼稚了!

        顾雁枫仔细打量着众人,同林虎交好的几个护卫实力也不低,都是炼血境以上的护卫队长,剩下的是百十个淬体境的普通护卫。

        整支队伍的实力基本和同规模的府兵相当。

        沿途林虎多番挑衅。

        顾雁枫看戏似的看着他上蹿下跳。

        旅途无聊,权当解闷。

        林虎自己唱独角戏也无趣,到了后半程就消停了很多。

        进入焦源山地界。

        焦源矿场的副管事怀玉森,早早率队在矿场门口迎接。

        他也是顾家招揽的年轻侠客。

        同样凝气境十重天!

        身后跟着几个炼血境护卫队长和百十号普通护卫。

        怀玉森把玩着手中小巧的匕首,冷眼扫过队形松散无序的林虎等人:“青蛟寨来势汹汹,铆足了劲要打下这里,我向城内连发了七封告急信,结果就等了你们几个废物过来?”

        “小子活腻了!”

        林虎脾气火爆,手中长枪悍然出手。

        “放肆!”

        “找死!”

        其余护卫队长纷纷拔刀怒视。

        矿场护卫同样抽刀。

        但双方都心照不宣的停了手,静观怀玉森和林虎的战况。

        林虎和怀玉森的距离太近,他甩出的枪势还未成型,就被对方拿匕首连番点向手掌。

        连环三击,衣袖翻飞。

        林虎的长枪连连撒手,被怀玉森占尽先机。

        精钢大枪脱手横飞!

        下一瞬——

        利刃加颈!

        林虎感受着正在压迫颈动脉的匕首,羞愤难当,脸色更是涨得通红。

        同样的修为,他竟然瞬间落败。

        他花了一路的时间树立威信,刚进了矿山就被别人彻底摧毁。

        这滋味实在不好受!

        顾雁枫的眼底却闪过一抹异色。

        脑中不时的回想着怀玉森出手时衣袖翻飞之迹显露出的独特刺绣!

        那个刺绣有些眼熟。

        自己肯定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顾雁枫将此事记在心里,出声为众人解围:“我带来的人,就交给怀管事你了,具体怎么给他们安排任务,这个你自己看着来,现在带我去我的房间!”

        怀玉森领命。

        将顾雁枫带至原矿场主事的房间。

        将行李什么放下后。

        顾雁枫整个上午都在矿场闲逛,初时怀玉森还到旁边陪着,后面见顾雁枫真的只是在闲逛,索性也就不管他了。

        顾雁枫下午依然在到处闲逛。

        再三确定过没有人注意到他后,趁机摸到焦源铁矿后面的山神庙。

        按照前世记忆中的方法。

        成功触发机关。

        将庙中山神像轻轻挪开。

        神像下面!

        赫然露出个密室的洞口来。

        看着室内秘藏!

        顾雁枫激动地走进密室:“这笔宝藏果然还在这儿!”

        这里仿佛是个小型储藏室。

        安安静静的摆放着一口方方正正的大木箱和一具枯骨。

        旁边石壁上有刻字。

        “某名天蛛手,醉蛛二老门下大弟子。

        随师赴东瀛助长屋王起兵,于东海之畔遭遇纯阳弃徒谢云流截杀,师母至此长眠东海,师父重伤不知所踪,众师弟皆葬身鱼腹。唯有某侥幸逃出,却终日受剑意侵蚀,奔波至此,方知大限已至。

        原来当日中得那剑意,便注定断绝了某的生机。

        太虚剑意,果然名不虚传!

        某匆匆逃亡,所带物品不多,唯有在东瀛收集的奇珍异宝。

        有缘之人得之。

        当将某之尸骨送往东海,好让某与众师弟团聚。”

        “原来是醉蛛老人的弟子,而且涉及到剑魔谢云流,这可是当世大宗师级的人物。”顾雁枫感慨:“而且天蛛手也算识趣,知道自己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所以没有提什么诛杀剑魔的要求,否则我肯定当成没看见。将他的尸骨送到东海就简单多了,烧成骨灰洒到长江里,早晚都会流入大海。”

        顾雁枫俯身打开宝箱。

        里面净是些零七碎八的零散物件儿。

        尤以毒药居多。

        其中不乏一些好东西。

        除此之外。

        最引人注目的则是用一整张兽皮包裹着的镔铁刀!

        这柄刀是大唐普遍使用的横刀样式,只不过刀刃比寻常横刀更加笔直修长,刃身充斥着雪花般的纹理,且刀锷处刻有小楷“月芒”二字!

        这显然是这柄名刀的名字。

        这样宝贵的名刀,竟然连把像样的刀鞘都没有,仅用区区一张兽皮包裹!

        顾雁枫心里却十分清楚。

        这兽皮同样是宝贝!

        顾雁枫手按兽皮。

        【检测到:三阶武学《杀神一刀斩(残)》】

        【请问是否学习?】

        果然是它,杀神一刀斩!

        东瀛剑道世家柳生家的绝技。

        刀势诡异霸道!

        完整的《杀神一刀斩》更是名列五阶武学之列,虽然这卷兽皮缺了《杀神一刀斩》之中最强的那式‘雪飘人间’。

        因此跌落到三阶武学的水准。

        对于顾雁枫来说却够用了!

        记得前世那个发现这处藏宝洞的独行侠。

        凭借这式杀神一刀斩。

        在游戏内闯出了好大的名头。

        那些价值不菲的宝藏。

        更为他的现实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现了开豪车住别墅,包嫩模打游戏的财务自由。

        可惜——

        那哥们今世怕是无法逆天改命了。

        “不过这些东西还不够啊,应该还有一本内功心法才对……”顾雁枫转而搜刮尸骨身上的破烂了大半的衣物。

        半卷书册掉了出来。

        【检测到:五阶心法《毒血心法(残)》】

        【请问是否学习?】

        顾雁枫果断学习。

        庞大的知识量瞬间涌入脑海。

        不过学归学。

        顾雁枫却不准备修炼!

        尽管这部功法扔出去甚至能搅得整个荆南武林不得安宁。

        可这功法却要配合苗疆蛊术和毒物。

        而且还有个致命的缺点。

        不仅极易走火入魔。

        还会将自己练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前世那个修炼了这部功法的家伙,最后被逼得不得不自杀删号重练。

        这一世,他可不是玩家,更没有重来的机会。

        没必要为了这种功法铤而走险。

        更何况,他脑中还有不少大机缘,只是以他目前的实力,暂时无法去取就是了。

        至于这部《毒血心法》?

        他虽然学而不练,却也是另有用处!

        装备,技能尽数到手。

        该去打怪了!

        顾雁枫拎着月芒刀从后面下了焦源山。

        路上尽力避开了巡山的护卫。

        顾雁枫遥望江岸码头。

        青蛟寨的水匪正在设卡收去来往商船的过路费。

        ……

        “快点快点,交税了,上岸税!”

        “什么?不交?玛德,给我把这小子扔到江里凉快凉快!”

        “另外这小子的货扣下三成,权当给他涨涨记性,当咱们青蛟寨好惹的吗?”

        “都给劳资听好了!江陵城所有的码头,都是我们青蛟寨罩的,都特娘的给我识相些!”

        “想上岸?那就给劳资交税!”

        身穿青色麻布衣的青蛟寨小头目,翘着二郎腿坐在江边码头的藤椅上啃着苹果,旁边有青蛟寨的小喽啰弓着腰为他撑伞。

        来往的商人排着队交钱。

        刚才冒冒失失的那个年轻人喝了一肚子水之后。

        老老实实的上岸交了钱。

        带着他只剩下七成的货灰溜溜的向城里走去。

        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想在这世道混出个人样,归根结底还要看实力!

        比如说,青蛟寨的人就不会收江湖中人和拥有高手护卫的大型商队的上岸钱。

        此时的顾雁枫头戴斗笠,穿着麻布衣乘船而下,舟是在上游花银子买的,衣服和斗笠也是原来那船夫的。

        虽然没有什么易容道具,但是换身衣服和手脸上都抹些泥土。

        终究还能起点作用。

        顾雁枫瞥了一眼码头上的青蛟寨群匪。

        一个炼血境青蛟寨小头目,五个淬体境的青蛟寨喽啰。

        很好!这一波,我吃下了!

        顾雁枫停船上岸。

        他这幅山村老农的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武林中人,腰间那柄镔铁刀更显突兀。

        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意外得到宝刀的老农。

        那小头目注意到顾雁枫腰间月芒,双眸之中立刻流露出几分贪意。

        旁边的小喽啰立刻会意。

        小喽啰嚣张道:“喂,干嘛去,耳朵塞驴毛了?过来交税!”

        顾雁枫手按刀柄!

        手上月芒刀犹如青色月光从众人眼前闪过。

        毫无防备的小喽啰被当场劈开。

        血洒长空!

        周边商旅哗然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