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8章 物尽其用,请君入瓮

第8章 物尽其用,请君入瓮

        看着脸色越发阴沉的沈玉淮。

        顾雁枫虚压双手:“放心,无论解药怎么配,都离不开一味主药。”

        “什么药?”沈玉淮问。

        “千年血珊瑚。”顾雁枫回道。

        沈玉淮点头:“好,我来想办法。”

        “这倒不用,你赠我六阶功法和武学,我总不能不表示一下?”顾雁枫大大方方的从怀里掏出他修改后的《毒血心法》扔了过去,“五阶魔功《毒血心法》,著名魔道高手醉蛛老人早年修行的功法。”

        沈玉淮皱眉:“你什么意思?”

        顾雁枫摊手:“你拿着它去城中拍卖行,换千年血珊瑚肯定没问题!”

        沈玉淮将功法攥出一个手印,咬牙切齿道:“这部功法可比白云熊胆丸要珍贵的多,你要是真想帮我恢复伤势,大可拿这部功法换来白云熊胆丸,你这人实在歹毒……”

        顾雁枫反而不可思议的看着沈玉淮:“你疯了吧?拿着魔功去恒山派换白云熊胆丸,你确定你还能走出恒山派的山门吗?”

        沈玉淮挫败的坐在那里。

        顾雁枫笑道:“相信我,豹胎易筋丸而已,它的解药并不难炼,而且你应该清楚,自古医毒不分家,毒师未必不是治病良医。”

        “说到底还是想控制我为你做事吧?”沈玉淮冷笑道。

        顾雁枫摇头:“正如你最初所言,你我二人无冤无仇,我是犯不着害你,可我也没义务救你,更何况是冒那么大的风险救你!

        不过既然我治了你的伤,总要在你身上收些利息吧?沈家的功法的确珍贵,可是除了我之外,你敢去别的地方换药吗?

        那些名门正派就等着你上门,然后把你绑了交给沈江海吧!”

        想到自己千里逃窜的经历。

        沈玉淮心中苦涩。

        顾雁枫轻扣茶几,慢悠悠的道:“江陵城最高只有三阶功法,你拿着它去城中顾家拍卖行,定会让拍卖会管事奉你如上宾。按照五阶内功心法的价值,换回一株千年血珊瑚绰绰有余,所以你再顺便帮我把柳家武馆的三阶镇馆宝刀换回来……”

        沈玉淮疑惑的看着顾雁枫身侧的月芒,道:“柳家的镇馆宝刀我见过,比你手中这把刀可差远了!”

        顾雁枫:“我要它自然有用,你照做就是。”

        沈玉淮将桌上心法揣进怀里,走上前拿起顾雁枫旁边的茶杯就要饮下。

        “慢着!”

        顾雁枫挥刀削灭三炷毒香,用刀尖挑了些香灰,洒进沈玉淮的茶杯里。

        “这才是真正的解药,”

        “……”

        沈玉淮的胳膊僵在半空。

        顾雁枫摊手:“这回真的是解药了。”

        沈玉淮深呼了一口气,闭目将茶水一饮而尽。

        筋骨酸软之感顿消。

        体内真气也恢复的如臂使指。

        尽管体内真力已经恢复,他却没有了其它的心思,只想着安心炼化丹药的药力。

        通脉境一重天!

        通脉境三重天!

        ……

        通脉境六重天!

        厚积薄发!

        沈玉淮停滞多年的修为。

        接连突破!

        直接跨过通脉境初期,步入了通脉境中期。

        感受着远胜凝气境十数倍的磅礴真气,沈玉淮抬眼看向悠然饮茶的顾雁枫。

        明明他的实力变得更强了。

        可是面对仅有凝气境的顾雁枫却是浑身都不自在。

        他依然摸不清顾雁枫的底!

        顾雁枫仿佛没有看到他的眼神,径直问道:“记得你们沈家的‘千面药膏’有易容改扮的神效。”

        “那药膏其实是毒药,分黑白双色,黑色为毒药,涂抹在皮肤上会引起肿胀,白色为解药可以使肿胀顿消,两相搭配的确可以使人短时间内改头换面。”沈玉淮也恢复了往日平静的面瘫脸。

        顾雁枫点头:“记得去顾家的拍卖会,而且务必要顾鹏霄在场!”

        “知道了。”

        沈玉淮拿过功法出了书房。

        顾雁枫手中暗扣的两枚雷震子也被他拿了出来。

        真正的雷震子是长江以南的大明朝武林世家霹雳堂雷家的独门火器。

        他手中这两枚只是粗制的仿制品。

        最多威胁到通脉境武者。

        这也是天蛛手遗宝中仅剩的杀伤性武器了。

        另外,除了那枚沈玉淮吞服的豹胎易筋丸,还有剩下不足一半的消筋软骨香堪用。

        其它毒草都是天蛛手修炼邪功用的。

        对他来说毫无价值。

        甚至还不如那些金银珠宝有用。

        顾雁枫把玩核桃似的转着雷震子,感慨道:“天蛛手遗宝的利用度也算是被我开发到极致了,接下来就看沈大BOSS能不能按我的要求完成任务了。”

        ……

        翌日,顾家宝通行。

        “郎君,这是最近半个月的流水。”宝通行掌柜恭敬的将一摞账本放在桌上。

        “嗯。”

        顾鹏霄眼皮都没抬一下。

        立刻有几个带着算盘的随行账房上前清点账目。

        有小厮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掌柜的,外来来了个刀客,说是有好物件儿,非要见了您才拿出来。”

        掌柜瞪了他一眼:“什么狗屁刀客,没有看到郎君在这吗?让他等着!”

        顾鹏霄来了兴致:“慢着,我倒也想看看,那人能拿出什么宝贝。”

        掌柜狗腿的弓着腰作引:“那郎君请,我给您带路。”

        拍卖会,鉴宝室。

        身材魁梧的虬髯大汉抬眼扫了一眼众人,最终将眼神停留在顾鹏霄身上,道:“他留下就够了,你们都出去!”

        “哎,你这人……”掌柜的张口欲争辩。

        砰——

        虬髯大汉拔刀将桌子劈成两半。

        强横的气势让顾鹏霄微微皱眉,随即故作豪爽的抱拳道:“原来尊驾是通脉境的好手,倒是顾某礼数不周了。”

        说罢,顾鹏霄向众人摆手:“你们下去换最好的茶水和点心上来。”

        “属下遵命!”众人告退。

        顾鹏霄笑着请道:“尊驾有什么好宝贝就拿出来吧。”

        “你先看看这个。”

        虬髯大汉轻轻扔出一张纸。

        普通的草纸,劣质下等墨,这字迹……等等!

        顾鹏霄的瞳孔瞬间放大,握着草纸的手不禁有些颤抖,不可置信地看向虬髯大汉,激动道:“这当真是天蛛老人早年所修的五阶内功《毒血心法》的口诀?”

        虬髯大汉自信道:“这只是开篇的一部分,真假你心中应该有数。”

        顾鹏霄反复几次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顾家凭借三阶内功。

        就已经稳坐江陵第一世家的宝座。

        这可是五阶的内功!

        如果被他拿到,他必将一飞冲天!

        甚至带领顾家成为雄霸荆州府的顶级世家也不一定!

        拿下它!

        必须要拿下它!

        顾鹏霄眼中满是狂热。

        这时——

        门外忽然传来下人的敲门声。

        “郎君,茶水和点心到了。”

        顾鹏霄眼中闪过一抹疯狂:“滚!所有人不准靠近房间半步,违我令者杀无赦!”

        门外下人立刻慌张离去。

        “说吧,你想要什么!”

        顾鹏霄看着虬髯大汉一字一顿的道。

        虬髯大汉伸出食指:“第一,我要四大商会的银票十万两!”

        “没问题,我立刻差人去准备!”顾鹏霄满口答应。

        虬髯大汉伸出中指:“第二,我需要一把至少三阶品质的宝刀!”

        “三阶宝刀?”顾鹏霄咬牙:“我即刻遣人去荆州府找!”

        虬髯大汉摇头:“荆州府我去了,那几把宝刀我心中都有数,你恐怕一柄都弄不来!”

        顾鹏霄皱眉:“那你的意思是?”

        “柳家武馆不是挂着一把三阶宝刀吗?让此等宝刀蒙尘,实非刀客所为!以郎君和柳家的关系,何必舍近而求远呢?”虬髯大汉道。

        顾鹏霄摇头:“那是柳家的镇馆之宝,你凭什么认为我能要来?”

        “那就是没得谈了?”虬髯大汉拿起功法便要起身。

        顾鹏霄咬牙按住虬髯大汉:“等等!我再想想办法!”

        虬髯大汉点头:“很好,现在我来说第三个条件。”

        “你不要太过分了!”顾鹏霄沉声道。

        虬髯大汉挑眉:“不敢,这个要求对尊驾来说简单的很,而且这笔生意怎么都是你更赚!”

        顾鹏霄点头:“说说看!”

        虬髯大汉笑着道:“再加一株千年血珊瑚,完整五阶功法立刻奉上!”

        顾鹏霄在心中盘算了片刻,点头道:“千年血珊瑚吗?这个虽然麻烦些,以我顾家实力,也不至于办不到!”

        “好,顾家大郎果然爽快!”虬髯大汉朗声笑道。

        顾鹏霄却是话锋一转:“不知道尊驾有没有考虑过来我顾家,鹏霄愿以顾家供奉之位聘请尊驾。”

        虬髯大汉摇头:“我这人闲云野鹤惯了,我们还是只谈生意为好,尊驾何时准备好这些东西。只管在城北城隍庙后门,第二层台阶上放块小石子,我便赶来与你交易。”

        顾鹏霄点头:“好,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