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9章 我真的没想那么多

第9章 我真的没想那么多

        “什么?五阶功法!”柳氏震惊的看着顾鹏霄。

        “娘,你小声点儿,小心被人听到了。”顾鹏霄压低了嗓门,皱眉道,“关键那人看中了舅舅那把虎啸刀,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向舅舅开口。”

        柳氏摇头:“你开口他也不会给你。”

        顾鹏霄满是不甘:“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这部五阶功法和我失之交臂吗?”

        柳氏咬牙:“放心吧,这件事交给娘亲来办!”

        顾鹏霄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柳氏又问:“那人还要了什么?”

        “他要一株千年血珊瑚,儿已经派人去州府寻找,荆州府应该有这种奇珍。”顾鹏霄叹息一声,继续道,“这人好像吃定了我,还另要了十万两银票。”

        柳氏瞪大了眼:“千年血珊瑚加十万两银票,这起码几十万两的开销,你去哪儿弄这么多银子!”

        “我是没有,可咱们顾家有啊!”顾鹏霄笑的格外狡猾。

        柳氏恍然:“你想挪用顾家内库的银子?”

        “非常时期当行非常手段,只要我学会这部功法,不仅有望步入先天境,还能够走的更远!”顾鹏霄豪情满志,“顾家在我手上必然会更加强盛,区区几十万银子又算得了什么?”

        柳氏眼珠一转:“我们何不直接抢了那厮?”

        “不行,那人的修为不在我之下,若是和别人联手……”顾鹏霄沉声道,“我怎么知道别人会不会在背后给我一刀?五阶功法的诱惑摆在那里,我可不准备拿自己的小命涉险!”

        “说的也是。”柳氏慎重的点头。

        顾鹏霄道:“娘亲,我们还是各自去准备吧。”

        “好!”柳氏匆匆离去。

        二人连夜各使手段,竟真办成了这件大事!

        这边,天还没亮。

        前往荆州府寻千年血珊瑚的伙计也传回了好消息。

        顾鹏霄星夜赶往荆州府。

        仅仅一夜的功夫,就把这些全部凑齐,顾鹏霄也没问柳氏那虎啸刀是怎么来的。

        都说家贼最难防。

        柳氏除了把它偷出来,估计也不会有别的办法。

        顾鹏霄一早就去按照约定放了石子。

        没过多久。

        虬髯大汉就到了店铺,将顾鹏霄准备好银票揣进怀里,又将虎啸刀把玩了一番挂在腰间,最后验了千年血珊瑚的成色,赞叹道:“顾家不愧是江陵第一世家,筹集这些东西竟然只用了一夜,我还以为怎么也要等上三五天呢!”

        “不知那功法……”顾鹏霄急切道。

        “你尽管放心去验。”虬髯大汉将心法扔给顾鹏霄。

        “尊敬稍待,我去去就回。”顾鹏霄越看眼中越是欣喜,就连拱手作揖都走了形。

        顾鹏霄转身走到就近的密室尝试修炼《毒血心法》。

        按照心法所示。

        真气成功运转了一个小周天。

        而且《毒血心法》修炼的效率简直是顾家心法的十多倍!

        就这短时间的修炼。

        明显感觉到他的修为又有精进!

        “眼下我还只是普通修炼,《毒血心法》如果配合毒蛊修炼,修行速度更是一日千里。”顾鹏霄眼中满是狂热,“怪不得天蛛老人年轻时,甚至力压诸多名门新秀,原来都是《毒血心法》的功劳。”

        顾鹏霄整理了下衣衫。

        起身出了密室。

        “怎么样,这功法没问题吧?”虬髯大汉笑着道。

        顾鹏霄抱拳:“尊驾果然是信人。”

        “如此便好,那我走了,我们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

        顾鹏霄目送虬髯大汉扛着包裹后的千年血珊瑚离开宝通行。

        ……

        咔——

        顾雁枫伸手掰下血珊瑚的一角。

        “你这是什么意思?”已经恢复了容貌的沈玉淮皱眉道。

        顾雁枫很自然的道:“做解药哪里用得着这么多珊瑚,你带着剩下的这些血珊瑚,送给神策军的高校尉,想办法在他那里补个旅帅的缺。

        高校尉最喜奇珍异宝,你拿着这千年血珊瑚,正好能投他心头所好!”

        沈玉淮气结:“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顾雁枫抬眼看了看他:“如果你还打算复仇,最好按我说的去做。”

        “金针沈家的名号响彻剑南,麾下随便哪个附属势力,都足以灭你顾家千百遍,你竟然说能帮我复仇?”沈玉淮满脸不信。

        顾雁枫笑道:“你不信?”

        沈玉淮别过脸去:“你还有什么计划一并说出来吧!”

        “王屠这个人你知道吧?”顾雁枫问。

        沈玉淮稍加思索:“高校尉的亲卫队长,还是三夫人的亲兄弟。”

        顾雁枫点头:“没错,银两可以随时找我支取,你只管尽快和他们搞好关系。”

        沈玉淮忌惮的盯着顾雁枫。

        久久说不话来。

        “怎么了?”顾雁枫笑道。

        “你拿出五阶功法,是要设计你大哥;派我去神策结交王屠,是要断你三弟的根基;还有……”沈玉淮瞥过那柄虎啸刀,恍然道,“你要这柄宝刀的目的也不纯,这是柳家武馆的镇馆宝刀。仅一夜的时间,顾鹏霄不可能说服柳家,哪怕他是柳家的外甥也不行。他只怕是用了非常的手段,保不齐还会和柳家武馆交恶……”

        顾雁枫作倾听状。

        饶有兴趣的听着沈玉淮的猜测。

        沈玉淮继续道:“或许,即便顾鹏霄有能力圆过此事,你依然会在中间推波助澜,所以他最大的倚仗也终将被你斩断。”

        顾雁枫摆了摆手,将虎啸刀抽出:“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拿到这把刀而已。”

        沈玉淮深深地看了顾雁枫一眼,脸上分明写满了不信,道:“青蛟寨来势汹汹,三位堂主都是通脉境,我走了,你能应付得来?”

        顾雁枫摇头:“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看来你早有打算。”沈玉淮点头,转身离开书房。

        顾雁枫手握虎啸刀。

        简单舞了几个刀法招式后随手扔到一旁。

        反而认真地拿起虎啸刀鞘。

        刀鞘血红而修长,看上去和虎啸刀并不相配。

        顾雁枫手抚血色刀鞘,讥讽道:“好鞘配好刀,柳家人忒不识货,拿着血棺木鞘作装饰,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昔年的魔道巨擘血刀老祖曾开创魔道宗派血刀门。

        血刀门徒背负血色棺材行走江湖,门人弟子皆以敌人之血温养血棺,再以绝凶绝煞的血棺温养手中血刀。

        出刀时,宛若尸山血海扑面而来,刀势凶狠狂暴势不可挡!

        这把刀鞘的材质极其珍贵。

        由破碎的七阶血棺木制成,拥有部分血棺养刀的特性。

        就这一把血棺刀鞘!

        至少可以让顾雁枫的刀势更盛三分!

        青蛟寨的通脉境强者?

        那就让他来吧!

        顾雁枫将月芒收入血棺鞘,自言自语道:“所以啊,我真的只是为了得到这把刀……鞘而已,哪有他想得那么多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