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12章 实力是一切的基础

第12章 实力是一切的基础

        “黄宝在青山镇有个姘头,对方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算算年龄,今年也该有八岁了……”

        “什么?你这消息从何得来?”黄维不可置信地打断顾雁枫的话。

        顾雁枫摇头,“消息来源不重要,是否准确才重要,只要不打草惊蛇,你大可亲自去查。”

        看着脸色几度变幻的黄维。

        顾雁枫再给它添一把火,“啧啧,你大哥做事真是滴水不漏,儿子再过几年都该成年了,还能瞒得天衣无缝,你说,他这么藏着他儿子,究竟是在防备谁啊?”

        黄维声音嘶哑,“够了,我自会辨别真假。”

        “好,我等你的消息。”顾雁枫爽快的应下。

        黄维拎着虎啸刀转身出了密林。

        看着黄维离去的背影。

        顾雁枫连连摇头,青蛟寨养了条好毒蛇!

        即便他不插手。

        青蛟寨也会在近期迎来内乱。

        前世,黄维手下心腹意外发现了黄宝的秘密。

        黄维率领心腹杀兄上位。

        这一世,黄维手下心腹已经死了个七七八八,显然是没有机会知道这个消息了。

        既然如此,顾雁枫何不做个好事?

        他最喜欢助人为乐了。

        更何况——

        黄维手下仅剩一名凝气境大头目。

        黄维要做得万无一失。

        唯有和他联手!

        到时候他的模板就能提到统领级了。

        这一波,绝对不亏。

        “可惜,黄维虽然奸猾狡诈,却是空有枭雄心,没有枭雄的命!”顾雁枫感慨万千,“到头来,万般算计终被绝对的实力碾碎。”

        按照游戏内的剧情。

        黄维的确如愿以偿的登临寨主之位。

        可就在今年年末,长江流域最大的匪帮长江帮,将会顺江南下鲸吞荆州十二匪,位列十二匪之末的青蛟寨最先被吞并。

        黄维的满腹豪情被汹汹来袭的长江帮彻底击碎。

        至于长江帮南下的原因……

        记得是被真武高徒笑道人单人双剑挑了山门?

        面对真武道这样的顶级势力。

        长江帮该怂还得怂!

        待到明年年初。

        宫傲白手起家,整合十二连环坞,率众从瞿塘峡顺江而下,又将长江帮彻底吞并,至此形成了独霸长江的庞然大物。

        屹立乱世数十载。

        长江两岸皆尊一声宫天王!

        这才是枭雄人物!

        顾雁枫的目光越发坚定,“弱肉强食!这个江湖,归根结底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

        当天下午。

        顾雁枫的小院被塞进一封书信。

        “明日酉时,青山镇,十字渡。”顾雁枫看过后笑着将信放入火盆燃尽。

        看着信纸彻底化作飞灰。

        顾雁枫抖抖衣衫走出书房,“来人,命赵德彪来见我!”

        “喏!”院外护卫领命。

        不过盏茶的工夫赵德彪就到了小院。

        “郎君有何吩咐?”赵德彪毕恭毕敬的道。

        顾雁枫坐在院内凉亭,为赵德彪斟了一碗茶,指尖轻扣茶几,“最近半个时辰,都有谁接近了小院,查到后给他家人送笔抚恤金过去。”

        赵德彪瞳孔一缩,连忙抱拳,“属下这就去办!”

        “处理的干净些,包括他平时与谁结交,都要做到心中有数。”顾雁枫指了指桌上清茶,继续道,“我想,你也不愿意再经历牛二那样的事情了吧?”

        赵德彪将茶水饮尽,郑重地点头,“属下必不让郎君失望!”

        顾雁枫挥手,“去吧。”

        赵德彪领命出门。

        当晚,为顾雁枫守门的护卫换了一茬,往门中投信那人也列入了当日伤亡名单。

        书房内,烛光摇曳。

        “这么一场大戏,不把柳家拉进来,实在有些说不过去。”顾雁枫婆娑着下巴,眼中闪烁着阴谋的味道。

        “要搞就搞波大的!”

        顾雁枫眼神变得坚定,挥毫写下三封书信。

        写好书信,顾雁枫夜入江陵城,分别投入柳家三兄弟的宅邸。

        次日,清晨,柳宅。

        “啊!”

        柳老三被门外的尖叫声吵醒。

        柳老三骂骂咧咧地推开身旁小妾,“玛德,大清早的叫魂呢!”

        “信,门上有信!”

        外面的丫鬟慌慌张张的道。

        柳老三皱眉起身,披了件外衣打开房门。

        房门上,飞刀深嵌,刀上绑有书信!

        柳老三额头瞬间冒出一抹冷汗,恶狠狠地看了眼正不知所措的小妾,“玛德,昨夜就不该搞的这么晚,有人摸到家里了都没听到!”

        说着,柳老三取下书信。

        “戌时,黑石镇,青砂口,刀……”柳老三看罢怒目圆睁,厉喝,“竟然是那窃刀小贼发来的书信!”

        柳老三将纸攥成一团,举步就要去主宅找柳老大。

        柳家大管家快步跑过来,气喘吁吁地道:“三馆主,大馆主适才忽然发了飙,说要寻您和二馆主议事呢!”

        “莫慌,某这就去!”柳老三快步走向主宅。

        主宅,议事大厅。

        地上是碎成瓷渣的茶杯。

        “大哥,这回是我们冤枉小妹了,我方才得到了咱们虎啸刀的……”

        “你也收到书信了?”

        柳老三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柳老大和柳老二打断。

        柳老三愣道:“呃?你们这是……”

        柳老大沉着脸侧开身子,桌子上赫然摆着两封书信。

        柳老三上前拿过书信。

        “戌时,武安镇,向阳坡,刀。”

        “戌时,青山镇,十字渡,刀。”

        柳老三肺都要气炸了,“玛德,黑石镇青砂口,武安镇向阳坡,青石镇十字渡,这三个地方隔了上百里,这是哪个王八蛋故意消遣我们?”

        “大哥,这摆明了是针对咱们柳家的阴谋!”柳老二严肃道。

        柳老大慎重的点头,“对方不仅是调虎离山,还刻意分开咱们三人,显然是要分而击之。”

        “可是,咱们的宝刀?”柳老三皱眉。

        “没错,就算我们看出了对方的意思,难道我们还真就甘心将宝刀拱手相让?”柳老三目光渐冷,“这一次,若是我们退了,咱柳家武馆的名声,就臭了!”

        “江陵城有实力和咱们作对的,无非是顾家、徽山剑派和青蛟寨……”柳老二沉着脸看向柳老大,问道,“大哥觉得哪一方针对我们的可能性最大?”

        柳老大同样沉着脸,“徽山剑派自持名门,鸡鸣狗盗的事情,肯定不会去做;顾家老爷子病入膏肓,就算他家通脉境好手够多,也绝不会在这个时间到处树敌!”

        柳老大闻言骂道:“大哥的意思,准是青蛟寨那帮狗崽子了?”

        柳老大点头,“如果不是外来势力的话,十有八九就是青蛟寨干的。”

        “那咱们该如何应对?”柳老二试探这说道。

        柳老大沉思后点头,慎重道:“现在距离戌时尚早,我们带好穿云箭,分别调换地方,率馆中好手分赴三地。若酉时四刻,仍未见敌人踪迹,便率众至三镇中部,以策万全!”

        “大哥高明!”柳老二抱拳道。

        “我带人去武安向阳坡,老二带人去黑石青砂口,老三带人去青山十字渡……”柳老大忽然顿了顿,认真的看着两位兄弟,道,“若是横生意外,务必以保全性命为主,切不可孤身范险!”

        “大哥,我们会小心的。”

        “那就好,都去准备吧!”

        ……

        当日酉时,青山镇,十字渡茶馆。

        顾雁枫迈入走进茶馆。

        头戴斗笠的黄维坐在角落喝着茶,眼睛不时的瞟过码头上来往的船支。

        他倒是小心谨慎。

        就连虎啸刀都用黑布包了起来。

        巧了,顾雁枫也没带血棺鞘,他的月芒也是拿黑布包的。

        二人把刀背在背上。

        看上去的确像是同行的江湖刀客。

        “黄兄打扮得还真严实啊!”同样头戴斗笠的顾雁枫笑着打趣道。

        黄维抬头冷笑,“你不也一样。”

        顾雁枫喝了碗高碎,沉声问:“你确定黄宝今天会来青山镇?”

        “来了!”黄维瞳孔一缩,低声道。

        顾雁枫抬头望去。

        十字渡口,有孤舟靠岸,伪装成老农的黄宝扛着扁担下了船,对方十分自然的和船夫攀谈,二人看起来似乎极为熟稔。

        “装得还挺像!”黄维冷笑道。

        顾雁枫忙道:“这里人多眼杂不方便动手,咱们到前面老林埋伏!”

        “走!”黄维捉刀而起。

        顾雁枫紧随其后。

        二人前脚刚从茶馆离开,旁边的茶客便快步到了后院。

        柳老三坐在井沿上。

        旁边是十多位持刀警戒的武馆好手。

        “三馆主,方才那个背刀客,是在这里等人的,现在两人已经离开了。”茶客抱拳,他原来是柳家武馆的弟子。

        柳老三皱眉,“看清那人背得什么刀了吗?”

        “那人用黑布包着,弟子实在看不出。”武馆弟子摇头道。

        柳老三舀起脚边桶里的凉水泼了那人一脸,“玛德,既然看不出,那就跟上他们,给我确定好了再回来!”

        “三馆主息怒,弟子这就去。”那弟子连滚带爬出了后院。

        柳老三环视几名心腹,厉声道:“让外面的兄弟把招子都给我放亮点,尤其注意那些行踪诡秘的江湖人。”

        “是!”几名心腹出去传达命令。

        数里外,青山老林。

        这是十字渡通往青山镇的必经之路。

        黄宝扛着扁担走在林间。

        忽有寒光冷冽地大刀从旁边的灌木丛中砍出。

        “好狗胆!”黄宝侧身怒喝。

        趁着躲开这刀的工夫从鱼篓里抽出唐刀回身反击。

        刹那间,便是三刀斩出。

        对方的刀法更猛更烈,刀刀如雷霆降世。

        铛铛铛!

        三刀战罢,震得黄宝虎口发麻。

        看清蒙面人手中的宝刀,黄宝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虎啸刀?你是柳家武馆的人!”

        刚到老林外的柳家弟子悄悄探出脑袋。

        那蒙面人手中的宝刀!

        不正是他们柳家武馆的镇馆虎啸刀吗?

        赶快回去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