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16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16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顾家二房,顾鹏霄书房。

        顾鹏霄安插在矿场的心腹,跪地汇报了顾雁枫的情况。

        顾鹏霄越听越心惊!

        砰!

        手中瓷碗被捏碎!

        茶水泼散!

        “二郎好心机啊!这些年来装作文弱书生,若不是父亲病危,恐怕还诈不出他会武功这件事!”顾鹏霄阴沉着脸,咬牙道,“那时候他才多大?六岁啊!他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提防我了吗?”

        他的心中依然难以置信。

        他是顾家庶长子,比顾雁枫年长五岁。

        顾雁枫六岁那年,他已经年满十一,顾雁枫的生母也在那一年死于江湖仇杀。

        没有生母在侧,难免缺乏照料。

        想到那一年的光景。

        顾鹏霄和柳氏的确存了毒害顾雁枫。

        废了他的武道根基的念头。

        后来,顾雁枫由于生母遇害,对武学产生了厌恶,让他们打消了那个念头。

        现在看来!

        这小子六岁那年便嗅到了危机!

        学会了隐忍!

        可是——

        这小子装得也太像了吧?

        十年如一日!

        这得多深的心机啊!

        顾鹏霄在书房来回踱步,周身散发着暴戾地气息。

        地上心腹战战巍巍地咽了咽唾沫。

        顾鹏霄转身逼视这人,“那小子真能和黄维平分秋色?”

        他心中依然难以置信。

        “虽然是倚仗兵器之利,但刀法的确精湛……”心腹小心翼翼的道。

        顾鹏霄面如寒霜,“黄维可是通脉境八重天啊!”

        “行了,你下去吧!”顾鹏霄挥手斥退对方。

        书房之中,只余顾鹏霄一人。

        摇曳的烛光下。

        顾鹏霄小心翼翼的从暗盒中取出《毒血心法》。

        “要想以绝对的优势压制这小子,我必须要在短时间晋升到先天境。若不成,则要紧紧拉住柳家和徽山剑派这两大外援!否则,他既有通脉境的实力,又占据名分大义,我这十多年经营,可就只能拱手相让了。”

        顾鹏霄面带冷笑,眼中闪过一抹嘲弄。

        “放在以前,我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以嫡长子的名义顺势接任家主之位。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谁能想到我手中多了《毒血心法》这样一部神功。”

        顾鹏霄翻到功法后记载的禁术上。

        看着后面记载的各种毒物,还有诡秘莫测的巫蛊之术。

        “收集奇毒、蛊毒,既然要练,那就练的彻底!”

        顾鹏霄下定决心!

        铛铛铛——

        “霄儿,是为娘。”

        门外传来柳氏的声音。

        顾鹏霄收起功法,上前打开房门。

        “霄儿,你三舅他……他被贼人害了……”柳氏满脸哀伤,看到顾鹏霄便哭出声来。

        顾鹏霄怔住,“这怎么可能!”

        “是青蛟寨的黄维干的……”柳氏神色有异,悄悄带上房门,低声道,“是黄维联络了一个走飞檐的盗走了虎啸刀,事情败露后……”

        顾鹏霄刚听了两句就没往下听了。

        虎啸刀是怎么丢的,他们娘俩心中有数!

        这件事从根本上就错了。

        不过……

        有人背锅总是好的。

        “娘亲放心,三舅的仇,儿一定会报!只是儿势单力孤,实在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顾鹏霄叹息,继续道,“娘亲有所不知,我那好弟弟,本事可大着呢!

        还黄维?哼,听说雁枫在矿场。

        一人一刀杀得他黄狗子抱头鼠窜,颜面尽失啊!”

        “对,没准就是因为这个,黄维才把心思打在了虎啸刀上……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雁枫在矿场杀得黄维抬不起头来?

        这怎么可能!

        这小王八蛋不是没有修为在身吗?”

        柳氏闻言又惊又怒。

        顾鹏霄又将他打探道的消息讲了一遍。

        柳氏恨得咬牙切齿,“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小狼崽子好歹毒的心肠!”

        顾鹏霄摊手道:“所以,大舅想找我顾家联手,我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以后的顾家,还得雁枫当家做主,咱娘俩都得指望别人的脸色过活呢!”

        柳氏忙道:“你放心,你大舅那边我去说,你可是他的亲外甥,他肯定会帮你的。”

        顾鹏霄躬身作揖,正色道:“娘亲可与舅舅言明,只要他能助我上位,我以后必不负他!届时,顾柳两家联盟,我又是徽山剑派的姻亲。

        江陵城三方势力联手,还愁缴不灭青蛟寨?”

        ……

        顾家三房,会客室。

        “说吧,这么急着把我从军营里叫过来有什么事?我那里还有不少军机要务等着处理呢!”身材魁梧披盔戴甲的王屠,大剌剌的坐在主位,端起旁边的茶水漱了漱口,吐在旁边的地砖上。

        真正的主人王氏和顾鹤轩却坐在下首。

        王屠反客为主的姿态。

        让年幼的顾鹤轩眼中闪过一抹愤怒和嫌弃,但是很快就被他童真的笑脸所取代。

        王氏沉着脸道:“大哥现在是神策校尉的亲兵队长,风光了,体面了,也不要忘了,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在背后出了多少力!你没功法,我冒死传你顾家心法,你没资源,我倾尽所有换取资源!

        你说说屠夫不体面,我在老爷书房前跪了三天。

        他才答应出面作保!

        让你去神策军补了高校尉亲兵队长的差!

        别人欺我们娘俩还就罢了,既然大哥现在也这般姿态。

        那咱们兄妹,还不如趁早断了!

        免得将来互生嫌隙!”

        王氏的话刺得王屠浑身都不自在。

        近日,军营来了个南方刀客,送了高校尉一株大礼,补了军中旅帅的差。新晋旅帅为人豪爽,出手大方,言语之间对其余两个旅帅很是瞧不起!

        这么高傲的一个人,但是偏偏还得巴结他,谁让他是高校尉眼前的红人呢?

        从屠夫走到现在这一步,确是让他有些飘飘然了。

        可是,他心里最明白!

        他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家小妹给他谋算来的。

        没有自家小妹的盘算。

        他现在还在城南继续经营他的猪肉摊子呢。

        “哎呦,小妹说的哪里话,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这人一直这样,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哥哥一准给你办妥妥!”王屠皮着脸下来,向王氏作揖赔罪,拍着胸膛保证道。

        “近日城中出了大事,柳家虎啸刀失窃不说,还牵扯到了青蛟寨……但是最让我们娘俩心惊的还是在顾家!”王氏咬牙切齿的道,“那顾二郎竟然有功夫在身,而且还胜了青蛟寨的黄维!”

        王屠顿时惊掉了下巴,惊呼道:“什么?那书呆子能打得过黄狗子?”

        “众目睽睽之下,那么多人看着,这事还能作假?”王氏确定道。

        王屠不禁咋舌,“逼得顾家嫡子隐藏修为十年,世家大族的内斗实在让人心惊!”

        “老头子不行了,顾雁枫这是要顺势上位。

        可是柳家刚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们要想从青蛟寨找回场子,不还得靠顾鹏霄坐稳顾家家主的位置,他们才有机会和顾家联手吗?

        而且……这事也怪我!

        早知道我就不该给顾鹏霄出什么抢亲的主意,柳家和徽山剑派肯定都站在了顾鹏霄的背后。

        顾雁枫那边有名分,有实力,占据大义。

        唯有我和鹤轩,背后无人啊!”

        王屠听得云里雾里,皱眉道:“你的意思是……”

        王氏眼中闪过一抹决断,低头看了看顾鹤轩,温声道:“鹤轩先去玩,娘亲有些话要和舅舅说。”

        “嗯,娘亲,那我出去了。”顾鹤轩懂事的离开。

        “我一个妇道人家,没有多大的能耐,原本想指着你帮我,结果低估了时局的变化……”王氏认真的看着王屠,咬牙道:“现在能帮鹤轩坐上家主之位的,只有你背后的高校尉了!”

        王屠瞪大了眼睛:“高校尉?这如何帮!”

        柳氏道:“顾鹏霄若上位,顾家、柳家、徽山剑派,必然会拧成一块,甚至还会合力剿灭青蛟寨。届时,这江陵城还能是高校尉说了算吗?”

        “那他就会支持咱们?”王屠不可置信的道。

        王氏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你……你只管带我去见他,我自有办法让他同意!”

        看着王氏的脸色。

        王屠顿时明白了王氏心中所想。

        等等!

        这么说来?

        我以后就是高校尉的小舅子了?

        念此,王屠越发激动,连忙起身:“走,我这就带你去见校尉!”

        房门外,顾鹤轩脸色狰狞,脸上满是屈辱,听得屋内的动静,咬紧牙关快步离开小院。

        ……

        青蛟寨,聚义厅。

        “人呢!黄宝呢,黄维呢,人都死哪去了!你们这些饭桶,找个人都找不到,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老寨主沉着脸,堂下乌泱泱跪了一地,杯杯盏盏也摔了一地。

        “义父,他们俩修为都不低,放眼江陵城,也没几个能对他们构成威胁的,您老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不用担心。”二堂主黄勇连忙上前搀着老寨主,“这气大伤身,对您身体不好。”

        老寨主冷笑:“我怎么听说,老三偷了柳家的虎啸刀跑路了?”

        黄勇连连摇头:“您别听下面人胡咧咧,就算老三偷了东西跑路了,大哥总不是这样的人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老二啊!密切关注城中情况,多方查探你大哥和三弟下落,同时加紧寨中戒备,绝对不能出岔子!”老寨主下令道:“即日起,你就任青蛟寨副寨主,你大哥和三弟的人马,任你调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