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18章 凌雪藏锋,局势再变

第18章 凌雪藏锋,局势再变

        明月高悬。

        顾雁枫熄了烛火。

        回卧房休息。

        刚躺下没多久便闻到窗外飘来一股异香。

        顾雁枫屏息躺在床上。

        “有点意思,今天晚上倒是比想象中热闹多了!”

        他倒要看看这回又是什么人。

        那人倒是够谨慎。

        盏茶之后,才从窗口翻进屋内。

        亏得顾雁枫得到了金针沈家的《金关玉锁二十四诀》。

        内息悠长,延绵不尽。

        屏息的时间也远胜同境界的武者许多。

        否则还真就装不下去了。

        顾雁枫沉下心神,感应来人的修为。

        那人脚步轻盈文件,体内真气内敛,至少有通脉境修为。

        甚至也在通脉境后期也说不定!

        正想着。

        蒙面人手持短刀。

        缓缓逼近屏息装昏的顾雁枫。

        蒙面人看着顾雁枫冷笑,“哼,到底是个没什么江湖经验的后生,亏我这般小心谨慎,真是高估了他!”

        蒙面人声音低沉且嘶哑,应该是用了变声的手段。

        可是声音能变。

        每个人的说话的习惯却不是那么好变。

        听对方说话的语气?

        这蒙面人对自己似乎很熟悉?

        他到底是谁?

        顾雁枫心中疑窦丛生,暂时息了拔刀起身的念头。

        蒙面人收起随身短刀。

        上前将他扛在肩头,劫持之后掠出矿场。

        这人的确很是谨慎。

        即便将他扛在肩头狂奔,对方扶着他的那只手,也始终按在他的死穴上。

        顾雁枫时不时睁眼观察地形。

        直到奔出数十里之后。

        顾雁枫忽然发现,竟然到了徽山附近?

        难道他是徽山剑派的人?

        顾雁枫暗自揣测。

        正想着,蒙面人扛着他进了徽山老林的一处偏僻山洞。

        顾雁枫没有再睁眼。

        依然清楚的感知到山洞内还有第三个人。

        对方气息绵长。

        空气中隐约带了几分胭脂香?

        是个通脉境的女人?

        蒙面人拍手冷笑,“顾家二郎色胆包天,强掳徽山女弟子,啧啧,真不知道明日的江陵城,会乱成什么样子呢!”

        顾雁枫心神一震。

        这蒙面人竟打了这个主意?

        那这第三个人也是被他迷晕绑来的受害者了?

        徽山剑派通脉境的女弟子……

        徽山大师姐苏妙彤?

        还是燕初晴?

        既然是女弟子,总不能是燕初晴的母亲吧?

        杨长老是通脉境后期的老前辈。

        应该没那么容易中招!

        苏妙彤的话……

        本来和自己就有婚约,虽然现在婚约变了。

        可真要闹出什么丑闻。

        以名门大派一贯的尿性,多半会掩人耳目、将错就错。

        更何况顾雁枫如今也显露了修为。

        届时,徽山剑派只需要如约履行顾雁枫和苏妙彤的婚约。

        并坚决称之前的传闻是谣言。

        反而会将丑闻变美谈?

        这蒙面人用心险恶。

        显然不是这等‘助人为乐’的好人。

        那旁边的这位。

        八成是徽山剑派大长老燕九霄和二长老杨观月的女儿燕初晴了。

        燕初晴初入通脉境,又没什么江湖经验,是最容易下手的那个。

        同时她又是徽山剑派两大长老的女儿。

        招惹了她。

        那就真的打了徽山剑派的脸。

        更何况,燕九霄夫妇为人刚正,如果其女受此大辱,情急之下干出拔剑冲击顾家大宅的事情也未必不可能。

        先后顾雁枫挑拨是非,令柳家武馆和青蛟寨剑拔弩张,再有徽山剑派和顾家亲家变仇家。

        到时候,江陵城可真就乱成一锅粥了。

        正想着——

        “嗯哼……”

        旁边的燕初晴向他缠了过来。

        这幅姿态。

        显然是被喂了药。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好好享受吧!”蒙面人抽身欲走。

        不能再等了!

        顾雁枫蓦然睁眼!

        伏如横弩,起如发机,手中怦然射出三根金针。

        云卷流星!

        三根金针分别刺向蒙面人身上三处大穴。

        蒙面人却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一般,手中短刀竟然诡异的挽出一个华丽的刀花。

        皎皎如明月!

        蒙面人身躯异常扭转,竟然倚借刀力踏步挪移,穿花蝴蝶般躲过三根索命金针。

        对方站定后惊骇地看着顾雁枫。

        “三阳玄针,云卷流星!你怎么会金针沈家的功夫!”

        “日月吴钩!山河令?你竟是凌雪阁的人!”

        顾雁枫眼中同样闪过深深地忌惮。

        凌雪阁,取自凌霄揽胜,雪藏英才之意。

        听起来极为风雅。

        实际上却是大唐的秘密组织。

        他们承担着情报获取、暗杀、监视百官的重任;潜伏于朝堂、市井、官员府邸,为李隆基登临皇位,稳固皇权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简单来讲,他们就是和南面大明朝的东厂、锦衣卫差不多的谍报组织。

        只不过凌雪阁在暗杀方面更盛厂卫一筹!

        玛德!

        本想空手擒虎,探手却捉出条龙来!这样的庞然大物,怎么会盯上自己?

        顾雁枫心中疑惑。

        山上忽然亮过密密麻麻的火光。

        隐约间,还有呼唤声传来。

        看来徽山剑派已经发现了燕初晴的失踪。

        马上就要找到此处了。

        “书……书呆子……”

        燕初晴梦呓般呢喃着,红着脸再次缠到顾雁枫身边。

        顾雁枫再抬头。

        蒙面人已经不见踪影。

        凌雪阁的隐形匿迹的功夫十分精妙,门中轻功更是神秘诡绝。

        既不能一招制敌。

        即便让顾雁枫放手去追。

        大概也只有在对方屁股后面吃灰的份。

        轻功一项。

        暂时还是顾雁枫的弱项。

        “玛德!”

        顾雁枫阴沉着脸。

        拎着燕初晴走出山洞,挥手将她扔进洞外寒潭。

        深秋时分,夜间寒潭冷彻骨,燕初晴登时打了个寒颤,双眼一番倒在寒潭之中。

        至于之前的药效?

        显然已被凉水激地十成去了九成。

        看着徽山剑派的人即将到来。

        顾雁枫飞身离开。

        ……

        “晴儿,晴儿你没事吧!”杨观月眼眶通红地抱着浑身冰凉的燕初晴。

        燕初晴艰难的睁眼,“娘……我没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燕九霄眼中既心疼又愤怒。

        燕初晴脑子还混沌一片,想着朦胧中记得的那道身影,脱口道:“是……是书呆子……”

        “什么!”苏妙彤满眼不可置信。

        “竟然是他!”旁边的大师兄刘子舟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燕九霄和杨观月满脸疑惑。

        “谁是书呆子?”

        “顾!雁!枫!”刘子舟咬牙切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