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19章 人在家中坐,帽从天上来

第19章 人在家中坐,帽从天上来

        苏妙彤连连摇头,“不可能,晴儿你又说胡话,雁枫他一介书生……”

        “一介书生?”

        刘子舟冷笑着抬高了嗓门,继续道,“苏师妹近日都在潜心修炼,想必对江陵城近期发生的几件大事还不了解。

        殊不知,你口中的文弱书生。

        可是能和青蛟寨‘翻脸蛟’黄维一较高下的狠角色!”

        “这……这怎么可能……”苏妙彤不可置信的道。

        刘子舟阴阳怪气道:“顾雁枫心机阴沉,隐瞒修为近十年,足见其阴险狡诈,苏师妹可不要被他的表象欺骗了才是。”

        苏妙彤依然不信,可是再看两位师叔复杂地表情。

        刘子舟显然不像是在说谎。

        苏妙彤心中一时难以接受。

        “还有,师妹和他的婚约刚解,他便显露了修为出来。此举,分明是在落我们徽山剑派的脸!”刘子舟再看向燕初晴,眼中更是怒火汹汹,“还有今日,能做出这般下作之事,他顾雁枫与那禽兽何异?”

        “不,不是的,书呆子是来救我的。”燕初晴红着脸辩驳道。

        刘子舟连连摇头,“江湖险恶,师妹焉知,这不是那禽兽的诡计……”

        燕九霄冷喝一声,“够了!此事不必再论!”

        燕九霄身为人父。

        自然不愿意别人拿他女儿做文章。

        更何况。

        今天这事,燕九霄也感觉有些不对,那贼人能轻松掳走燕初晴,却又偏偏留下不该有的破绽,让他们夫妇及时察觉到异状。

        怎么看他们都像是卷进了一场阴谋。

        看到勃然大怒的燕九霄。

        刘子舟脸色一白。

        是他被此事气昏了头,说出的话的确欠考虑。

        虽不敢多言,心中却是无比窝火!

        众人回转山门。

        ……

        燕初晴是通脉境武者,服用了驱寒的汤药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屋内只有母女二人。

        “晴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观月的表情十分严肃。

        燕初晴十分难为情的捂着脸,“刚才修炼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香味,后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杨观月皱眉,“你刚才说见到了顾雁枫?”

        “哎呀,女儿方才中了迷药,脑袋迷迷糊糊的,说出的话又怎么作数嘛!”燕初晴竭力在脑中还原刚才的情景,也只能想到她不知羞耻的往顾雁枫身上爬的场面。

        这样羞死人的情形,让她如何说的出口?

        杨观月盯着燕初晴发红的脸蛋看了半晌,“好好休息吧,今日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明日……你爹少不了又要打你板子!”

        “娘,我也不想的啊!爹他怎么能这样。”燕初晴满脸的委屈。

        杨观月回房找到燕九霄。

        燕九霄沉声问:“晴儿怎么样了。”

        “我看晴儿八成对那个顾二郎有意思。”杨观月自然一眼就能看透燕初晴的小心思。

        燕九霄登时皱眉,“什么?这顾二郎从小就定得是妙彤的未婚夫。虽然现在改换了婚约,可这人心机深不可测,绝非晴儿的良配!

        不对,你的意思……晴儿刚才的确见到顾雁枫了?

        甚至还有意帮他遮掩?”

        “不错。”杨观月道。

        燕九霄气急,“这死丫头,真是不知好歹!合着掳走她的贼人,还成了她的红娘了?我们要是晚去一会儿,是不是正如了她的意!”

        “呸,这是你这当爹的能说出的话吗?”杨观月啐了他一口道。

        燕九霄沉着脸摇头,“反正顾雁枫这人不行!”

        “晴儿的心气随你,都是高傲的性子,她要是真认准了,偷偷跟顾二郎跑了,你能拉得回来?”杨观月担忧的道。

        燕九霄吹胡子瞪眼,“她敢!还真是反了她了!看我明日不打断她的腿!”

        “那就打狠些,免得整天胡思乱想不用心练功,被歹人摸到房门外都不自知!”杨观月同样恨铁不成钢,“在自家地盘被外人掳走,这像什么话!我们就是太宠她了,但凡她有妙彤一半努力,也不至于仅有这点修为!”

        “娘子说的极是!”燕九霄很是认同。

        “明天,掌门若是问起今晚的事……”杨观月迟疑道。

        燕九霄拍板,慎重的道:“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咱们就说晴儿贪玩,自己偷偷下了徽山,这里面的浑水,咱们绝对不参合。”

        “如此甚好,女儿家终归要顾及些名声。”

        ……

        与此同时,后山别院。

        刘子舟愤而舞剑。

        他本来倾慕苏妙彤,可惜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再加上苏妙彤婚约在身。

        刘子舟对苏妙彤也基本上处于放弃的状态。

        随着燕初晴一天天长开。

        刘子舟自然不免对燕初晴动了心思。

        更何况……

        如果他能和燕初晴喜结良缘。

        徽山剑派下一任掌门的位置肯定非他莫属!

        人算不如天算!

        他还没有行动。

        就出了今天晚上这么一档子事。

        再看燕初晴那模样。

        这让他怎么相信她和顾雁枫是清白的。

        人在家中坐,帽从天上来。

        刘子舟越想越气。

        长剑如疾风骤雨,将花园树木砍得七零八碎。

        铛铛铛!

        “大师兄还没休息吧?是我,子穆。”二师弟王子穆拎着酒菜上了门。

        “进来吧。”

        刘子舟收剑看向来人。

        王子穆笑着扬了扬饭盒,“方才见师兄心情不佳,便去后厨做了些酒菜,正好与师兄痛饮。”

        刘子舟心中烦闷。

        见到王子穆提来的饭盒,也起了借酒浇愁的心思。

        “师弟有心了,进来坐。”

        “嘿,那我就叨扰了。”

        二人也没往屋里去,就在院中石桌落座。

        酒菜刚刚摆上。

        王子穆从饭盒中取筷子的工夫。

        吨吨吨。

        刘子舟仰头灌了三碗酒下肚。

        “师兄这样喝酒过于伤身,还是先吃些热菜暖暖肚子……”王子穆劝慰道,“若是有什么烦心事,师兄不妨和我聊聊。

        师弟虽然不才,却也能帮忙参详一二。”

        刘子舟默然摇头,仰起脖子又干了一碗。

        “既然如此,那师兄就不要怪师弟多嘴了。”王子穆忽然小声道,“师兄此般,可是为了初晴师妹?”

        “嗯?”

        刘子舟沉着脸看向对方。

        “师兄不说我们也看得分明,不过看今日之事……”王子穆叹息着顿了顿,正色道,“初晴师妹怕是对顾雁枫有意思,所以大师兄也该及早行动才是。”

        “怎么讲?”刘子舟的脸色越发阴沉。

        王子穆不屑的道:“师兄真的相信那些传言,那书呆子变得那么厉害了?”

        “虽然外界都在这样传,我却不信他有这般厉害……”刘子舟冷笑,继续道,“他这个人心机阴沉,善于伪装,谁知道他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