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20章 你有本事开门啊

第20章 你有本事开门啊

        顾雁枫不断整理脑中纷杂的思绪。

        可惜,顾家幕后的神秘推手究竟是谁、突然出现凌雪阁杀手等等这些,都无法从前世剧情中得到解释。

        毕竟顾家出场没多久就全家齐上路了!

        顾雁枫这一世逆天改命。

        可不止改了他自己的命,原本沦为炮灰背景的顾家。

        同样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前世的顾家。

        应该就是在还没有暴露出这些问题的时候。

        就被黑化的顾雁枫灭掉了。

        所有的秘密随着顾家灭门而烟消云散。

        “不对,问题还是出现在自己身边,一定有什么地方被自己忽略了!”

        顾雁枫皱眉沉思。

        就听得外面传来阵阵喧闹声。

        “让顾雁枫出来见我!”

        “顾雁枫你出来,你有本事抢女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顾雁枫,你给我出来!”

        声音嘈杂且十分微弱,显然是从矿场大门处传来的。

        顾雁枫皱眉,“何人在外喧哗?”

        “回郎君,是大门口传来,属下已经遣人去问了。”院外值夜的护卫恭敬的回道。

        “走吧,过去瞧瞧。”顾雁枫起身披上墨色大氅。

        打开房门,左右护卫单膝伏地。

        墨色大氅拂地而过。

        从内院到外院,沿途护卫皆伏地行礼。

        他们大可不必如此。

        唐礼也没苛刻到那种程度。

        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

        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向顾雁枫宣誓效忠!

        因为顾雁枫传授他们武学。

        给他们内功心法。

        对他们来说,这是天大的恩情!

        ……

        焦源矿场的矿门楼台上。

        赵德彪按着刀和刘子舟几人对骂,“把神机弩都给劳资架起来,这几个王八蛋如果敢上前,就给我射他们几个窟窿!”

        赵德彪瞪着眼发号施令。

        看到这帮贱奴竟然敢阻拦他们。

        众弟子群情激愤。

        “混账东西,小爷要你好看!”

        “大师兄,咱和他们费什么话,直接打进去!”

        “没错,让姓顾的知道咱们的厉害!”

        刘子舟扫了一眼矿场护卫。

        全场修为最高的也才凝气境初期,零零散散还有几个炼血境的小杂鱼。

        其余全是淬体境的废物!

        “打!”

        刘子舟挥剑跃上矿场楼台。

        众弟子紧随其后。

        “射!”

        赵德彪悍然下令。

        十几架神策军淘汰下来的神机弩发出。

        纵然刘子舟带来人的早有准备,依然有二三名弟子被弩箭擦伤。

        “敢伤我徽山弟子,找死!”

        刘子舟跨步扬剑,徽山剑法连环变幻。

        瞬间贯穿赵德彪的琵琶骨。

        铛!

        赵德彪钢刀脱手。

        “废物!”

        刘子舟冷笑,抽剑的同时,提脚重重落在赵德彪胸膛。

        噗!

        赵德彪登时倒飞下楼台。

        “赵哥!”

        矿场护卫纷纷惊呼。

        楼台到平地的距离可不低。

        他这样倒飞下去。

        若是摔实了。

        就算不死也要瘫在床上一辈子。

        赵德彪更是万念俱灭!

        忽然间,有手掌自后方按来,稳稳落在他的后背!

        磅礴的真气。

        顺着那双手掌缓缓涌入他的体内。

        他的伤势竟然在恢复!

        如此浑厚的真气。

        赵德彪哪里还猜不到后面那人是谁。

        “郎君,属下没用……”

        赵德彪翻身下跪,羞愧难当。

        “你的天赋不差,以后好好修炼。”顾雁枫拍了拍他的肩膀,抬头看向楼台上的刘子舟,森然道:“我好像听到你在找我?”

        顾雁枫饱含杀意的眼神让他心神一震。

        玛德!

        这家伙的修为真有那么强?

        不对,绝对不对!

        他一个文弱书生,就算内功修为不俗,也是沾了顾家心法的光。

        若论切磋较技,如何能比得过我?

        刘子舟压下心头那抹不快,朗声道:“顾雁枫,听说你最近打败了黄狗子,徽山剑派刘子舟特来请教!”

        “不错,听说黄维都败在了阁下手里,徽山剑派特来讨教!”

        “顾雁枫,可敢与我等一战!”

        “来来来,我们打个痛快!”

        其余凝气境的弟子竟然也跟着瞎起哄。

        顾雁枫能猜到他们为什么来。

        毕竟,他也是刚才徽山脚下赶回来。

        可惜,知道是一码事。

        现实是另一码事。

        在他的地盘撒野?

        还伤了他的属下!

        徽山剑派的这个名头可不够用!

        顾雁枫解下大氅。

        旁边的护卫立刻上前接过。

        顾雁枫按刀,“很好!不愧是徽山剑派的高徒,喝了几斤马尿,就敢来我这里撒野?还真是让顾某人刮目相看。”

        “顾雁枫,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可敢应战!”

        声音从人群之中传来。

        顾雁枫环视人群,那人顿时不出声了。

        “有点意思。”顾雁枫笑了。

        刘子舟拔剑,“废话少说,你可敢战。”

        顾雁枫玩味得看着刘子舟。

        他这个废物!

        明显是被别人当枪使了。

        愚蠢啊!

        顾雁枫缓缓抽刀。

        刀锋出鞘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澈。

        刘子舟眼中却闪过一抹忌惮。

        人群中再次传来那人的声音,“江湖切磋,不能用你身上那把刀,否则,谁知道你是不是占了宝刀的便……”

        顾雁枫瞬步前行,月芒刀闪电般出手。

        “啊!我的耳朵!”

        王子穆捂着耳朵惊声尖叫。

        “藏头露尾也敢狺狺狂吠,你三番五次的起哄,真当我没有注意到你吗?”顾雁枫将月芒刀狠狠压在王子穆的颈动脉。

        “顾雁枫你敢!”刘子舟扬剑而上。

        其余弟子也是怒不可遏,纷纷拔剑准备往上围。

        顾雁枫身后的矿场护卫同样纷纷拔刀。

        刘子舟怒喝:“顾雁枫,我们等前来只为切磋,你怯懦不敢接也就罢了,何故伤我徽山剑派同门?

        你这是要代表顾家和我们徽山剑派全面开战吗!?”

        “全面开战?你闯我矿场,伤我属下!轻飘飘一句切磋,就想把这件事揭过去?你真以为你有那么大脸面?”顾雁枫讥讽的摇了摇头,看都不看刘子舟一眼,反而继续逼视王子穆,森然道:“我告诉你们一句话,是龙得卧着,是虎得盘着,跟我顾雁枫拼,你们还不够格!”

        “顾雁枫,你不得好……”

        唰!

        又是一只耳朵落下。

        可是回过神来。

        顾雁枫的刀依然压在王子穆的颈动脉上。

        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

        刘子舟和徽山剑派众弟子,依然没有看清顾雁枫是怎么出的刀。

        连顾雁枫的刀法都看不清。

        刘子舟忽然没了底气。

        顾雁枫反手拿刀背砸断王子穆的四肢。

        “啊!”

        王子穆凄声惨叫。

        顾雁枫扔死狗一样将他扔进矿场。

        “子舟啊,师弟脾气太不好了,得管管!”顾雁枫讥讽得看着刘子舟,“你把他放我这里,我替你们教育几天。”

        刘子舟紧握手中长剑,始终提不起出剑的勇气。

        恰此时——

        浑厚的声音从山脚下传来。

        “哼,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谁要替我徽山剑派管教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