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23章 老爷子的青青草原

第23章 老爷子的青青草原

        “霄儿,你急着将婚期提前,莫掌门那边会同意吗?”柳氏看着刚出关不久的顾鹏霄担忧地道。

        顾鹏霄眼中满是自信,“他会同意的,因为我有绝对的实力可以坐稳顾家家主的位置!更何况,他主动向顾家来信询问亲事,娘亲以为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根据我安插在焦源矿场的手下汇报,雁枫今日可是狠狠挫了徽山剑派的颜面。”

        “矿场那边又发生什么事了?”柳氏皱着眉头道。

        “我那好兄弟还真是深藏不露,前些日子刚刚击败黄维不说,今日更是三招逼退徽山剑派燕九霄……”顾鹏霄冷笑道:“莫掌门来信哪里是询问亲事?他是在向我顾家施压,让我尽快摆平此事,好给他一个交代!”

        “什么?他竟然故意破坏咱们和徽山剑派的联姻!”柳氏咬牙切齿道,“该死,那狼崽子好狠毒心肠!”

        顾鹏霄摇头,眼中满是冷意,“不止是他,这件事八成还有三房插手,只不过雁枫也就将计就计,顺水推舟了。”

        柳氏气得跺脚大骂,“哼,顾雁枫,顾鹤轩,王氏那个小贱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顾鹏霄安静的看着柳氏好一通发泄。

        “那你急着将婚期提前,是担心日子拖久了横生变故?”柳氏气消了之后,担忧的道,“可是贸然将婚期提前,若是徽山剑派那边不应……

        那咱们岂不是既丢了面子,又丢了里子?彻底沦为笑柄?”

        “娘亲放心,我不是说了吗?”顾鹏霄笑着道,“今时不同往日,既然他顾雁枫能击败燕九霄,我为何就不行?”

        柳氏不可置信地道:“难道你……”

        “没错,毒血大法不愧为五阶神功,短短几篇秘法便让我的修为大进。”顾鹏霄的右手在胸前虚握,激动道,“若不是收集的奇毒异草少了些,这次闭关甚至可以让我直入先天!”

        “那你现在?”

        “已是通脉境十重天,只差冲开体内丹田气海,就能踏入先天之境了!”

        “当真!”

        “千真万确!”顾鹏霄坚定道。

        柳氏满是激动地看着顾鹏霄。

        她明白的顾鹏霄的感受。

        在这个武道昌盛的乱世。

        实力就是权力。

        强大的实力,是一切的基础。

        无论是拉柳家做盟友,还是和徽山剑派结姻亲。终归要自己足够强大,才能掌握足够的话语权。

        想起顾雁枫和三房那边。

        柳氏依然十分小心的道:“为娘每每想到雁枫那个狼崽子在暗中窥伺,还有三房王氏和鹤轩那个满肚子坏水的小狐狸,娘这心里便总是不安……”

        顾鹏霄自信的挥手,眼中豪情万丈。

        “娘亲放心,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把婚期提前到后天?那是因为我将名下商队所有的盈利都私自换成了毒药!

        三日后,我要当着江陵城内诸多宿老的面!

        破通脉,入先天!

        以庶出子的身份,入主顾家!”

        顾鹏霄回转身来笑看柳氏。

        “娘亲尽管安心,且看三日之后,顾家谁主沉浮!”

        “好,吾儿好志气!”柳氏激动的抓过顾鹏霄的手,恨恨道,“为娘争了一辈子,也没争过那个贱人。为娘知道,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你一定要替为娘争口气!”

        “娘亲放心,霄儿会的。”

        顾鹏霄拍着手柳氏的安慰道。

        ……

        顾家大院,后院卧房。

        顾老爷子高盘病榻之上,顾寒在旁边端着药站定。

        “药不喝了,大限已至,神仙难救喽……”顾老爷子半睁着眼道。

        “早就让您吃药,您从来都不听,现在旧疾复发,您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犯犟?”顾寒重重地摇头,坚持将汤药端上。

        顾老爷子倒是坦然,“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多年征战留下的旧疾,再加上凌雪阁的毒药,大罗神仙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

        “到底谁是叛徒,是不是已经有了目标?您说出来,我去做了他!”顾寒将药碗放下,认真的看着顾老爷子,好似顾老爷子报出个名字,他便要立刻去拿了那人性命一般。

        顾老爷子叹息:“当局者迷,我身在局中,哪里看得出来?”

        “您就不怀疑二郎?”顾寒试探着问。

        顾老爷子神色复杂,“以前不曾怀疑,现在……”

        “现在如何?”顾寒追问。

        顾老爷子随手指了指正燃着火的炭盆,摇头道:“现在怀疑也没用了,你也看过刚刚传来的密报,你还觉得你能收拾得了他吗?”

        顾寒无奈道:“三招重创燕九霄,二郎实力之强,顾寒自认不如。”

        顾老爷子笑了,“所以啊,你能拿他如何?”

        “二郎的变化着实惊人,仿佛忽然之间就拥有了可以匹敌先天的实力。”顾寒的神色同样十分复杂,“他如此突然地变化,很难让人不怀疑他。

        而且……即便是那边,也不会轻易信他的。”

        “那能怎么办?骨头已经丢了出去,谁咬到就算谁倒霉!真以为顾家家主的位置那么好坐?谁这么想,那就让谁上来坐!都是一群不省心的玩意儿!”顾老爷子冷哼一声,抬头瞥了眼顾寒,继续道:“你知道的,其实我最属意的还是你,密室里留了我的亲笔信,无论鹏霄还是雁枫,都不如你来得合适。”

        “我的身世来历,义父最清楚了,家主?呵呵,我是不会想的。”顾寒扑通一声跪倒地上,自嘲道。

        “唉!”顾老爷子看着跪倒在地的顾寒不禁叹息。

        “若是如此,你便安心看着……”顾老爷子眼神深邃,淡笑道,“如果不出意外,那只家贼也该露面了!”

        “是啊,无论雁枫,还是二房,或是三房,他们的动作可都大得很!”顾寒认真地点头道。

        “还有一件事……”顾老爷子眼中忽现杀意。

        “何事?”顾寒眼皮微微一跳。

        “王氏昨晚去了高校尉那里?”顾老爷子森然道。

        “是……”顾寒连忙低头。

        “待了多久,几时归?”顾老爷子继续问。

        “当夜,未归……”顾寒的声音又小了几分。

        “好!很好!”顾老爷子脸色铁青,“记得多打一副棺材出来,黄泉路上也让我有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