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25章 嫂嫂请自重

第25章 嫂嫂请自重

        顾雁枫看向门外。

        “来人。”

        “郎君有何吩咐?”

        赵德彪的声音立刻响起。

        “备马,回家。”

        “喏!”

        赵德彪立刻去准备。

        半刻钟后。

        顾雁枫带着赵德彪和两队亲随出了矿场。

        众人打马进城。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顾雁枫忽然发现街头巷尾的茶摊酒肆,无不在讨论他们顾家的内事。

        驻足听了片刻。

        结果听到的全是各种版本的‘他和苏妙彤不得不说的故事’。

        顾鹏霄大婚。

        满街都在讨论小叔子和小嫂子。

        这还真是……喜闻乐见啊!

        至于苏妙彤?

        徽山剑派大师姐?

        老实讲!

        顾雁枫不止一次捋过他和苏妙彤之间的记忆。

        二人的交情完全淡如清水。

        更何况,前身那么厌恶武道,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武夫?

        现在的顾雁枫对苏妙彤更没什么感觉。

        最主要的是……

        在前世的剧情里,顾鹏霄直至身死都未曾娶妻纳妾。而徽山剑派的大师姐,分明是燕九霄的女儿燕初晴才对!

        谁知道苏妙彤又是哪路神仙!

        难道这一段也是内测之前的隐秘剧情吗?

        还是说……

        徽山剑派在内测之前就发生了变故?

        顾雁枫目光闪烁。

        正想着,众人已经行至顾府。

        顾府上下张灯结彩。

        正是忙碌之时。

        “郎君。”

        见到顾雁枫回来,忙碌的下人纷纷躬身行礼。

        “没事,你们继续忙。”顾雁枫转身看向赵德彪,“德彪跟我过来,其它人都下去休息吧。”

        “喏!”众位护卫转身走向护卫大院。

        顾雁枫回到别院。

        院内陈设一切如故,干净整洁。

        显然有下人每日打扫。

        赵德彪躬身道:“郎君,咱们自城门打马而来,沿途闹出好大的动静,府中不应该无人知晓。”

        顾雁枫笑了,“怎么?你是想说,我回顾府,没有人前来迎接?”

        “属下只是感觉事情有些不对。”赵德彪的身子压的更低。

        顾雁枫摇头,转而问道:“你觉得明日的婚宴如何?”

        “宴无好宴!”赵德彪想也不想脱口道。

        “瞧,你都知道明日会有大事发生,三位族老那么精明的人物,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沾染是非?”顾雁枫讥笑道,“况且,没有修为的顾家嫡子才是好嫡子啊!至于二房和三房,呵呵,不说也罢!”

        赵德彪默默听着。

        “德彪啊。”顾雁枫忽然道。

        赵德彪拱手,“郎君有何吩咐?”

        “记得你在府中有个相好?”顾雁枫笑着问道。

        赵德彪干咳一声,红着脸道:“郎君别听范老四他们胡咧咧,人家未必就是那个意思,那都是没影的事儿……”

        顾雁枫将檀香盒交给他,严肃道:“这些檀香交给你,明日的婚宴上,必须燃起这种香!明白了吗?”

        “郎君放心。”

        赵德彪郑重地接过檀香盒。

        “府中眼线众多,行事注意隐秘。”顾雁枫摆了摆手,“行了,你去做事吧。”

        “喏!”赵德彪躬身告退。

        顾雁枫唤丫鬟打来热水。

        好好洗漱一番后。

        舒服地躺在床上静待明日到来。

        咔——

        屋顶瓦片微动。

        “这又闹什么幺蛾子?”

        顾雁枫抬头望梁,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捉刀出门。

        月夜下,屋脊上。

        白衣女子优雅地坐在瓦片上,旁边放着碧玉酒葫芦和一盏白玉雕花杯。

        “苏妙彤?”顾雁枫错愕,试探着道。

        “你果然有修为在身。”苏妙彤复杂地看着他手中的月芒刀。

        顾雁枫掂了掂刀,“世事无常,握笔不如握刀。”

        “你变了!”

        苏妙彤深深地看了一眼顾雁枫,自嘲的笑道。

        顾雁枫眼睛微眯。

        再次快速的捋了一遍自己的记忆。

        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

        他和苏妙彤!

        绝对没有任何感情上的纠葛!

        所以?

        这女人是在发什么疯?

        顾雁枫语气渐冷,“少废话,你来顾家做什么?”

        “来看看你。”

        顾雁枫眼角微抽,“你有病吧?”

        苏妙彤淡淡地瞥了一眼院外夹道,摇头轻呷杯中酒,半带忧思半挑眉道:“我可是特意为你而来……”

        “嫂嫂请自重!”顾雁枫耳朵微动,立刻一本正经的道。

        霎时——

        院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是巡夜的护卫。

        闻得苏妙彤和顾雁枫的对话。

        众护卫哗然!

        院门虚掩,众人也不敢擅入。

        即将和大哥定亲的小嫂子半夜爬了小叔子的墙头。

        传言小叔子和小嫂子还有旧情!

        这让他们如何是好?

        众护卫举步不前,搁着半掩的院门,‘无奈’听起了墙根。

        顾雁枫心中暗叹,难道他的记忆有缺失?

        原身和苏妙彤确有私情?

        不应该啊!

        她眼中看起来全无情意!

        而且顾鹏霄也不会用自戴绿帽的方式来陷害他。

        难道徽山剑派有变?

        念此,顾雁枫在墙外众护卫的注视下跳上房顶。

        “到底怎么回事?”

        顾雁枫淡定的坐在苏妙彤旁边。

        院外迟迟赶来的顾鹏霄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旁边护卫纷纷低首不语。

        “哼!”

        顾鹏霄青着脸拂袖离去。

        众护卫看着顾鹏霄的背影满是同情。

        顾雁枫微微挑眉。

        嗯,破案了。

        这次真不是顾鹏霄的手笔。

        徽山剑派是真出事了。

        顾雁枫拿过她放在一旁的酒葫芦在手中掂了掂。

        【检测到:徽山玉露酒(无品阶)】

        顾雁枫瞥了一眼旁边的白玉酒杯,仰脖灌了几大口,摇头道,“直接用酒葫芦不好吗?都半夜爬别人家屋顶了,还这么矫情!”

        苏妙彤脸色涨红,“荆州莫家嫡孙莫冲,今早到了徽山剑派。”

        顾雁枫眉头紧蹙。

        莫家嫡孙莫冲?

        这不是内测开启之后的剧情吗?

        就是这个莫家嫡孙逼得燕九霄夫妇叛出徽山剑派。

        堂堂荆州第一世家被他坑得一蹶不振。

        实力坑爹的典范!

        顾雁枫顺着她的话,故意问道,“你师父好像也姓莫,不会也是荆州莫家的人吧?”

        “没错,莫家不受重视的旁支,早年犯了些小错被驱逐。”苏妙彤笑的也很讽刺,缓缓道,“如今岁数大了,想回去认祖归宗。”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苏妙彤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恨恨道:“莫冲刚到徽山剑派,便强招了三名师妹……侍寝。”

        “你师父同意了?”

        “嗯。”苏妙彤艰难的点头。

        顾雁枫冷笑,“瞧,这就是世家大族、名门正派。”

        苏妙彤暗叹一声。

        “可是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顾雁枫继续追问。

        苏妙彤咬牙道:“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却让我看清了他的嘴脸!”

        苏妙彤口中的他显然不是别人。

        指得正是她师父。

        江湖人称莫老鬼的徽山剑派掌门莫剑青。

        其实顾雁枫心里清楚。

        莫老鬼远比他现在表现出的更没底线。

        前世剧情里。

        他可是瞒着燕九霄,把燕初晴都送到莫冲床上了。

        只不过,燕初晴人虽小,性子却很刚烈,未让莫冲得逞,就咬舌自尽了。

        不然,燕九霄夫妇岂会叛出徽山剑派?

        “你想怎么做?”顾雁枫再问。

        苏妙彤坚定道:“我想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

        “你这是准备一走了之?”顾雁枫恍然,继续道:“所以你是来向我告别的?”

        “嗯。”苏妙彤缓缓点头。

        顾雁枫笑起起身,掸了掸身上灰尘,道:“你果然有病,要走就走,跑来和我说个什么劲?”

        苏妙彤看向顾雁枫,“因为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顾雁枫皱眉,“不用问,没爱过。”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苏妙彤脸上迅速升起一缕羞愤。

        原来不是想问这个?

        “那你想问什么?”顾雁枫好奇道。

        苏妙彤摇头道:“算了,不想说了,后会有期!”

        “哎,等等。”顾雁枫叫住她。

        “怎么?”

        “其实……这个婚你可以结。”顾雁枫目光闪烁,“它并不影响你……掌控自己的命运!”

        苏妙彤驻足皱眉,“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顾雁枫飞身跃下屋檐。

        苏妙彤独站屋顶犹豫不定。

        她好不容易下的决心。

        就被顾雁枫简简单单一句话给搅乱了。

        想着越发不平静的顾家。

        苏妙彤忽然瞪大了眼睛,“难道……”

        ……

        顾鹏霄的书房。

        啪!

        上好的青瓷给摔得粉碎。

        顾鹏霄气急败坏道:“贱人!贱人!”

        “这贱人不识好歹,日后有她后悔的时候。”柳氏恨恨地道。

        顾鹏霄拔剑斩下书桌一角:“我发誓,一定要这对狗男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儿慎言!”柳氏连忙捂住顾鹏霄的嘴巴。

        顾鹏霄沉着脸坐下。

        “那这婚还结不结?”

        柳氏小心翼翼的看着顾鹏霄。

        顾鹏霄眼中满是阴郁,咬牙道:“现在还不是跟徽山剑派翻脸的时候,结!”

        顾鹏霄哪里知道。

        这和徽山剑派半毛钱关系没有,完全是苏妙彤自作主张。

        若不是顾雁枫多说了两句。

        他明天甚至还要被苏妙彤在大庭广众之下放鸽子。

        “吾儿,委屈你了。”柳氏心疼得看着自己儿子。

        顾鹏霄喘着粗气,眼中闪过一抹暴虐,“等我修为大成,定要打上徽山剑派,让莫老鬼给我跪下认错!”

        看着顾鹏霄的样子。

        柳氏心中越发担忧。

        近日来,顾鹏霄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顾鹏霄忽地看向门外,“商队还没回来?”

        “回郎君,刚才有快马来报,商队约要凌晨才到。”门窗纸上透着门外婢子颤颤巍巍的照影。

        顾鹏霄下令,“待商队回来,立刻把药材搬到我院子里来,一刻也不要耽误!”

        “喏!”照影福身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