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34章 曲终人散,终落幕

第34章 曲终人散,终落幕

        【成功融合:初级BOSS模板(顾鹏霄)】

        【境界提升:通脉境十重天】

        ……

        姓名:顾雁枫

        身份:江陵城顾家二少

        模板:NPC(初级BOSS模板)

        等级:40

        境界:通脉境十重天

        功法:顾家心法(三阶)、毒血心经(残·五阶)、金关玉锁二十四诀(六阶)、青蛟诀(二阶)、柳家心法(二阶)

        已运行:金关玉锁二十四诀(六阶)

        刀法:杀神一刀斩(残·三阶)、虬龙刀法(残·二阶)、柳家刀法(二阶)

        暗器:三阳玄针(六阶)

        轻功:无

        特殊天赋:融合(特殊)、魅惑(下品)

        声望:10(不闻一名)

        ……

        顾鹏霄凌晨才踏入先天境。

        根基修为不稳。

        自然无法将顾雁枫直接推到先天境。

        这一点,他心中早有准备。

        顾雁枫强行合上顾鹏霄死不瞑目的双眼,缓缓放平对方尸身的同时,气息逐渐攀升到通脉境十重天。

        “你……你的修为!”感受到顾雁枫的变化,高校尉不禁瞪大了眼睛。

        “难道又是邪功?”

        场中众人再度哗然,皆作戒备状。

        “邪功?”顾雁枫不屑的摇头,走向受伤的沈玉淮,盘膝为他渡入沈家真气。

        与其多费口舌,不如拿出事实。

        反正他的修为本来就没有人摸得清,所有人都当他已经隐藏修为十多年,只要顾雁枫证明内功不是魔功,邪魔歪道的帽子就扣不到他头上。

        沈玉淮登时会意。

        他现在的身份是投靠高校尉的江路散修,为了避免身份暴露,自然不方便运行沈家内功疗伤。

        顾雁枫出面就再简单不过了。

        二人盘膝打坐。

        共同运起他必生所学。

        天下武学共分九阶,前三阶为下乘武学,中三阶为中乘武学,后三阶为上乘武学。

        《金关玉锁二十四诀》提金精上玄者为金关,紧叩齿者为玉锁,是极佳的炼养修身、救死扶伤之法。

        如其秘诀曰“叩齿存神,咽津服炁,保养精血,培丹田气,清静惜气,精血不衰,长生不老”。

        嗯,长生不老或许是胡吹大气,但这部六阶的中乘功法,在恢复能力和疗伤能力上。

        绝对不输于七阶以上的上乘功法。

        顾沈二人同时运功。

        功法同本同源,疗伤效果倍增!

        沈玉淮本就三分真、七分假的伤势,很快就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感受着顾雁枫传过来的醇厚内力,沈玉淮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顾雁枫当时明明只是扫了一眼自己交给他的功法,立刻就烧掉了!

        自己还以为他根本就炼不成,没想到他竟然修炼到了这般境界?

        难道他当时说已经学会了。

        真不是在扯谎?

        嘶,世上怎会有这般恐怖的天赋!

        正思忖间。

        顾雁枫收功起身,抱拳道:“我修炼的是不是魔功,想必高校尉已然心中有数。”

        沈玉淮抛开脑中杂念收功起身,快步走向高校尉附耳道:“校尉,顾二郎的真气中正平和,对于内伤的疗伤效果极佳,的确不是什么魔功……”

        “如此最好,否则,本校尉也不得不再行屠魔之举。”高校尉冷哼一声跨步离去。

        沈玉淮挥手。

        左右亲卫立刻上前抬起王屠的尸身。

        “大哥……”王氏眼中满是悲戚。

        沈玉淮抱拳,“夫人请节哀,王兄弟的身后事,尽管找我们军中的兄弟,能帮的我们一定会帮。”

        王氏木然的点头,心中百味杂陈。

        她和王屠是亲兄妹,潜伏在顾家多年也只是为了完成阁里交代的任务。

        她对顾家?哪有什么感情!

        哪怕她扶持儿子争夺家主之位也不过是她任务中的一环。

        失去至亲的她心中恨意更盛。

        可是……

        她又能拿顾家如何?

        观顾雁枫展露出来的修为,即便顾老爷子马上去世。

        他也能稳坐家主之位。

        无论是嫡庶、年龄、修为、天赋、甚至是心性,顾雁枫都没问题。

        顾鹤轩拿什么和他争?

        更何况王屠已死。

        神策军已经没有什么借口插手顾家内事。

        除非……

        找机会对顾雁枫下手!

        哪怕是联合高校尉强行下手,她也不想再继续潜伏伪装下去了。

        戴着假面活了二十年。

        她也累了!

        她只想尽快结束任务。

        “娘,你没事吧?”顾鹤轩担忧地看着王氏。

        王氏强扯出一缕笑容,揉了揉顾鹤轩的头发道:“娘没事,这里交给你兄长,咱们先回后院。”

        “儿扶娘亲回去。”顾鹤轩不甘地看了一眼顾雁枫,低头扶着王氏走向塌了半边院墙的院子。

        另一边,宾客也都纷纷离开。

        柳老大却始终意难平。

        他如何也没想到,竟是自家妹子盗走了镇馆宝刀,甚至……那狼子野心的外甥,还害死他的亲舅舅!

        这混账东西。

        他怎么能下得去手!

        那日的树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并不存在什么青蛟寨新晋的通脉境武者?

        那人其实是……顾鹏霄?

        这混账先是伙同他娘盗出虎啸刀,又和青蛟寨勾结害了他的亲舅舅,最后黑吃黑杀了黄维和黄宝?

        这孽障为了修炼魔功,当真已经泯灭了人性吗!

        柳老大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可笑他还被对方骗的团团转,还要帮他坐上顾家家主的位置。

        看他今日这般狷狂。

        若是真让他成长起来,莫不是还要对我下手?

        好一个歹毒的小人!

        真是看错他了。

        “顾家的大恩,我柳镇武记下了!”柳老大放下狠话迈步离开。

        顾老爷子漠然站定。

        好似没有听到柳老大的话一般。

        莫剑青连忙上前,同仇敌忾道:“柳镇武这厮好不晓事,他柳家自己出了内贼,反而来怨恨别人。即便鹏霄他有错,可人死如灯灭,这仇怨也该放下了……”

        顾老爷子抬眼看了看莫剑青,摆手道:“这的确是鹏霄的错,至于他和妙彤的婚礼,倒是我害了你……”

        “老友莫要这么说,妙彤既然进了顾家的大门,那就是你顾老哥的儿媳!”莫剑青佯怒道,“难道老友认为我是那种背信弃义,见风使舵的小人!

        会不承认鹏霄和妙彤的婚事不成?

        若如此,今日我便带妙彤回徽山,你我数十年的情谊就此一刀两断!徽山剑派和顾家,就此井水不犯河水,再也不相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