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37章 帮我个小忙

第37章 帮我个小忙

        确定顾寒已经离开别院。

        顾雁枫轻轻推开窗,用力敲了两下窗框,“你是不是爬屋顶上瘾,大婚的日子也不怕被别人看了笑话。”

        哗啦啦!

        窗外翻进来一道白影。

        “你怎么发现我的?”苏妙彤好奇的站定。

        她刚才分明已经敛息屏气。

        顾雁枫朝窗沿使了个眼色,道:“你刚才进过书房,窗沿还留有鞋印。”

        其实顾雁枫没说。

        他身为资深毒师、药师,对气味自然极其敏感。

        房间里多了几分胭脂香。

        还又岂能闻不出?

        既留下了鞋印,又留下了气味,这样破绽百出。

        绝不可能是王氏。

        否则,王氏的坟头草都得老高了。

        既然不是王氏。

        那就只有今天刚嫁过来,又有过爬屋顶前科的苏妙彤了。

        苏妙彤往窗沿看去。

        那里的确留下了一道淡淡地鞋印。

        “是我大意了。”苏妙彤摇头道。

        顾雁枫摇头,“说吧,不在院子里待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房子都塌了,院子里有什么好待……”苏妙彤正说着,却看到顾老爷子有些不对劲。

        她悄悄感应片刻,震惊道:“顾老他……”

        “老爷子走的很安详。”顾雁枫慢斯条理的道。

        苏妙彤微微向顾雁枫躬身,歉意道:“这……对不起,请节哀……”

        顾雁枫摇头道:“说正事,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妙彤盯着顾雁枫的眼睛,想起他昨晚说过话,脱口道:“今天的事情,你是不是早有预料?

        不然,你昨天不会劝我留下来!”

        “没错,我早就看出他修炼邪功,只是他以为我不知道罢了。”说着,顾雁枫叹了口气,脸上丝毫看不出真假,继续道:“他走火入魔也早有征兆。

        即便不在今天爆发,也会爆发在明天,甚至后天……总之没几天好活了,所以,我这才会这么笃定。”

        “是吗?”苏妙彤狐疑地看着顾雁枫。

        顾雁枫摊手道:“不然呢,你以为会有多复杂。”

        “可是……”苏妙彤的脸色有些难看,继续道:“现在的情况变得更复杂了,我留在顾家……实在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顾雁枫却浮现出一抹微笑,“是莫掌门对你说了什么吧?”

        苏妙彤默然无言。

        “你师父是什么人,大家心里都有数,顾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我也都清楚。”顾雁枫故意讥讽道,“莫掌门无非就是想趁机吞下顾家这口肥肉,如今家父去世,莫掌门更不会有什么顾忌了。”

        苏妙彤神情复杂。

        她剑道天赋绝佳,自幼努力上进,又是掌门首徒,地位超然。

        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她能见到的,最多也就是同门师兄弟之间争风吃醋。

        比起这满路阒黑的江湖。

        那充其量也就是小孩子过家家,所以她能做出的最大胆的事情,无非就是小孩子闹脾气一样,想要离家出走,去浪迹江湖。

        看着苏妙彤不断变幻的脸色。

        顾雁枫故意刺激她道:“怎么?接受不了你师父的丑恶嘴脸,又要准备去浪迹江湖了?要不,我再给你备份儿盘缠?”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苏妙彤脸上闪过一抹羞恼。

        “你要知道,逃避是换不来自由的。你要去争,主动去争,就像我……”顾雁枫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自嘲道:“如果不争这个位置,不偷偷习武保全自身,估计,现在尸体都发臭了吧?”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苏妙容看着顾雁枫的眼睛,总感觉这个家伙不怀好意。

        顾雁枫真诚的道:“因为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成为敌人。”

        “我……”

        “刚听迎亲的队伍讲,昨晚,徽山剑派又有两名女弟子失踪了?”顾雁枫看着苏妙彤,摇头道,“自从莫家嫡孙到了你们徽山,你们徽山剑派的女弟子,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咔咔咔!

        苏妙彤闻言脸色骤寒,手指捏得咔咔作响。

        “听说你师父,还打算着带领你们徽山剑派并入莫家?”顾雁枫大为感慨,继续道,“啧啧,可惜了徽山剑派的百年基业,你们前掌门若是泉下有知……”

        顾雁枫嘲笑道:“怕是要从棺材里爬出来,打死莫老鬼这个龟孙儿!”

        “你住口!”

        苏妙彤羞愤地看着顾雁枫。

        她倒不是因为莫剑青被顾雁枫辱骂而动怒。

        而是顾雁枫的话。

        真真切切的戳到了她的痛处!

        “郎君,三位族老到了。”门外传来顾寒的声音。

        顾雁枫看了一眼门外,先向苏妙彤交代道:“行了,你也别矫情了,人在江湖,就是你帮我,我帮你!你们徽山剑派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儿。

        不过现在,我需要你先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忙?”苏妙彤谨慎的道。

        “砍人!”顾雁枫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和声和气的道。

        苏妙彤:“……”

        “进来吧。”顾雁枫将月芒刀放在书桌上轻轻擦了起来。

        房门吱扭一声被推开。

        三位族老进门,便看到顾雁枫坐在椅子上耐心得擦着刀。

        顾老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

        似乎是在闭目假寐。

        刚新婚的新娘子苏妙彤坐在次座。

        书房里本就没有准备那么多的椅子,见到众人进来,苏妙彤起身就要让座。

        顾雁枫淡然地向下压了压手,道:“常言道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嫂嫂不必动身,要让座也是雁枫来让。”

        苏妙彤倒是实在。

        听了顾雁枫的话,也就没有再起身。

        可是……

        顾雁枫嘴上说的好听,却也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

        大族老见状也不羞恼,反而笑呵呵摆手道:“郎君不必客气,我们站着便是。”

        “这不太好吧?”顾雁枫轻轻吹了吹刀刃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无妨,无妨,敢问郎君,不知家主唤我们来所为何事?”大族老向顾雁枫拱手道。

        这里是顾老爷子的书房。

        他们三个自打进来,都是小心翼翼的提着神,屏着气,眼睛也始终朝着地上脚尖。

        看上去很是规矩。

        因此,他们只当老爷子在闭眼假寐,并未想到顾老爷子已经去世。

        毕竟他刚才还好好的。

        顾雁枫抬头看向顾寒,出声道:“大总管,门关一下,事涉家族隐秘,别被不相干的人听去了。”

        顾寒转身将房门关紧。

        顾雁枫又看了看门后的木栓。

        唰!

        顾寒捎上门栓。

        书房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顾雁枫依然在慢斯条理的擦着刀,三位族老见状不禁交流了一下眼神。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