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38章 攘外必先安内

第38章 攘外必先安内

        屋内场面越发压抑。

        半刻钟后。

        伴随着二族老的一声轻咦。

        三位族老才发现顾老爷子,似乎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大族老再也顾不上什么礼仪,连忙上前探了探顾老爷子的鼻息,惊骇万分地看向顾雁枫,道:“雁枫,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刚才在婚宴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就……就去了呢!”

        “什么?!家主他怎么了?”二族老也连忙上前查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血色全无!

        三族老同样看着顾老爷子的尸体,脸色满是不可置信,“这是怎么搞的,家主刚才还好好地,怎么这会儿工夫,就变成这样了。”

        “雁枫,这到底怎么回事!”二族老急得跳脚。

        顾雁枫挑眉道:“二族老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认为是我对父亲下的手不成?”

        二族老被雁枫挤兑得脸色涨红。

        大族老伸手扯了扯二族老的衣袖,冲他微微摇头,然后和气的看向顾雁枫,道:“雁枫,我们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你至少要给我们交个底。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如你们所见,老爷子心中悲愤,回房没多久就去了。”顾雁枫放下刀,缓缓道,“我把诸位叫来,就是为了宣布老爷子的遗嘱,商量下如何安排我父兄的后事……”

        听到有老爷子遗嘱要宣。

        三位族老也不急着着急上火了,三人立刻交流了一下眼神。

        大族老微微朝门外三房别院的方向使了个眼色。

        其余二位族老顿时会意。

        三族老向顾雁枫作了一揖,道:“郎君,家主去世这等大事,是不是等三房那边到了,咱们再行商议?”

        “是吗?”顾雁枫淡淡道。

        他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自冷笑。

        一群不可救药的蠢货!

        如今顾柳两家,已经在他的谋划下翻了脸,青蛟寨那边肯定也会把黄维和黄宝的帐,算到顾家的头上。

        江陵城四大势力,顾家和两家结了死仇。

        至于徽山剑派。

        谁都知道莫剑青那老王八蛋没憋好屁!

        都到了这个时候。

        还准备把顾鹤轩扶起来分他的权,真以为顾家家主的位置那么好坐?他们难道还以为关键时刻,莫老鬼和高校尉会出手相助?

        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莫老鬼一心想侵占顾家的产业,高校尉则有着监视顾家的任务,更何况因为顾鹏霄的事,顾家已经把高校尉得罪惨了。

        为了保住自己手里那点利益。

        至整个顾家于不顾。

        这三位族老,还真是现实的很啊!

        攘外必先安内。

        到了处理这三个老家伙的时候了。

        顾雁枫的目光跳过三族老,看向另外两位族老,沉声道:“怎么?大族老和二族老也是这个意思?”

        “我等自然全听郎君吩咐。”二人齐声道。

        顾雁枫静静地看着二人,等着他们还未说出的下文。

        果然——

        大族老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道:“只是宣布老家主的遗令,自然还是一家人到齐比较好。更何况,还要准备老家主的丧礼,这种事总不能瞒着三房吧?”

        二族老紧跟着补充道:“当然,郎君若是要乾坤独断,我等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好,很好。”顾雁枫笑着鼓掌,眼中渐起冷意,森然道,“父亲对你们果然过于优待了,以至于,让你们失去了应有的敬畏,生出了不该有的野心!

        看来,我倒是很有必要帮助你们认清自己的身份啊!”

        大族老眼睛微眯,冷声道:“没想到,郎君竟能说出这样的话,可真是寒了我们三个老家伙的心啊!”

        这还真叫顾雁枫说着了。

        他也是跟着老爷子打天下的老人,骨子里也有几分傲气!

        对于顾雁枫的尊重,最多也就是浮于表面,只要不触及他的利益,那大家就互相卖个面子,你好我好大家好也就算了。

        否则的话!

        哪怕顾雁枫的修为臻至通脉境大圆满。

        他也不怵顾雁枫。

        他就不信,他们兄弟三个联手。

        还压不住一个后生?

        这些年,顾鹏霄背后有柳家的先天撑腰。他们三个不仍然扶持着当时未曾显露修为的顾雁枫,达到了分顾鹏霄的权的目的!

        只是没想到顾雁枫藏得太深,竟然把他们也骗过去了。

        现在更是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既然如此,那就换个人好了,三房的靠山王屠已死。

        他们正好可以拉拢三房那边。

        更何况,顾鹤轩年幼,正适合做他们的傀儡。

        三位族老心头闪过万千思绪。

        顾雁枫看着大族老,嘲弄道:“三位族老勤勤恳恳为顾家做事,其志可嘉,可惜你们年事已高,精力难免有些不济。

        既如此,雁枫又怎么好意思,让老三位再受鞍马之劳?

        依我之见,三位族老就退了吧!

        回家颐养天年,含饴弄孙,岂不快哉?”

        “黄口小儿,你有何资格撤我职权?”大族老寒着脸道。

        顾寒看了大族老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义父遗命,顾家家主由嫡长子顾雁枫接任,族中诸事,皆由新家主决断!”

        二族老和三族老眼中满是寒光。

        还没上位!

        就要夺他们的权?

        既然如此,那你就别上位了!

        顾家家主?

        还真是好大的名头!

        老爷子都死了,搬具尸体出来吓唬谁?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大族老冷笑一声,道:“呵,家主遗命?红口白牙的,你说是就是?可有家主亲笔手书为证?”

        顾雁枫咧着嘴笑了,“亲笔手书没有,但是却有这个……”

        下一瞬——

        刀光伴随着话落而起。

        月芒刀在空中划出一道月白的刀芒。

        瞬息之间。

        迫至大族老面前!

        真气吞吐之间,摄人的杀意从顾雁枫身上悍然发出。

        恐怖地气势。

        让大族老心下大骇。

        这厮!

        好凶的刀法!

        另外两位族老也不禁为之心惊。

        大族老连忙抽出平素里缠在腰间的游龙软剑。

        软剑出手如金蛇狂舞。

        屈时如钩如月,纵之铿然有声!

        满天剑影!

        刹那间将月芒刀团团包裹。

        顾雁枫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手中月芒顺势压剑而走。

        本来刚强迅猛的月芒刀。

        竟然也能变得如灵蛇般牵引着大族老手中软剑!

        剑影瞬间消逝无踪。

        取而代之的。

        是那一抹耀眼的月白色刀芒!